酷F匠(、网正z版首x发¤g

  燕然没有答应,也不曾拒绝,直到周边绿焰散去,脚下的阵法解禁,他才从木灵的小世界里脱离。

  “两个阿然?”北迟轩瑾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个一模一样的燕然,一个孤高绝俗的矗立,另一个小鸟依人般的将脑袋窝在前一个的胳膊上撒娇。

  “他是木灵。”燕然淡淡的解释道。

  阿翎也将目光移向北迟轩瑾,他对着他粲然一笑,清澈的眸子明媚耀眼。

  石室的封印由于男子的魂灭而支离破碎,北迟轩瑾跟随燕然和木灵准备离开,却在王座下看到了一个小玉瓶,上面刻着“长生不老”之字,他看了眼燕然,那一刻,有一种莫名的恐慌感席上心头。

  总有一天他会死去,而燕然却是永恒的生命和青春。

  他小心翼翼的将玉瓶揣进怀里,神色自然的走回燕然打开的传送阵中。

  燕然一行也离开地宫重新回到了地面上。

  燕然依靠直觉行走在森林的小路上,轩瑾跟在后面,阿翎像是个好奇宝宝似的东奔西跑,不时跑过老抱着燕然的胳膊缠着他回答些哭笑不得的问题。

  被燕然清冷的眸光鄙视很多次之后,心境干净的像一张白纸的阿翎始终没有理解到燕然烦闷的心情。

  他的两根手指轻轻地戳了戳燕然的右臂,抬起充满渴求的眸子望着燕然,“主人~把鹏鹏放出来好不好,它告诉我它很想出来哟~”

  (骚年,是你很想和鲲鹏玩儿吧ヽ( ̄д ̄;)ノ

  表要这么明白的说出心声啦٩(๑´3`๑)۶)

  “墨即!墨即……墨即……”

  一行人突然听到北迟雪的呼唤声,燕然神情严肃,刚想疾速赶过去,却被北迟轩瑾一把抓住。

  “阿然,别忘了伪装。”

  燕然顿了顿,长袖一挥,又变回了平凡小厮的模样。

  他放出鲲鹏先去探查北迟雪的情况。

  “主人主人,是凤凰哎~”阿翎仰头望向天空,拽着身边燕然的衣衫兴奋的大叫。

  “凤凰……”

  燕然抬眸望向东方天空,满天的红霞燃烧了整片天空,火红色的凤凰飞舞于苍穹,整个天穹仿佛化身炽热的火焰,成就了涅槃而生的凤凰。

  燕然的右臂发出耀眼的蓝色光芒,鲲鹏高鸣一声飞出右臂,棕褐色的羽毛在阳光下闪烁着油亮的光泽,它张开庞大的翅膀,飞向天空中的凤凰。

  蓝色的光束与火红色的火焰交缠,凤鸣声与鲲鹏声相奏间,满天流矢被摧毁殆尽。

  凤凰长歌之后返回北迟雪的后背。

  燕然接过北迟雪昏倒的身体。

  鲲鹏还没来的及回去,就被突然出现的阿翎一把抱住,直接上爪蹂躏,“鹏鹏好可爱~”

  某鹏非常呆萌的望着阿翎和燕然,傻傻的分不清站在自己面前的哪个是自己的主人。

  许是因为感受到阿翎身上的天地灵气,它并不排斥这个和它主人长的很像的人的抚摸,反而十分享受地在被顺毛的同时吸收阿翎身上自然散发出的最为纯正的天地灵力。

  北迟雪醒来时却已经到了一个装饰复古的房间,檀香木柜上摆了一件纹着花纹的铜镜,她起身茫然的看了眼四周。

  墨即昏倒后她也很快失去意识,并不记得之后的事情,摇摇手抬抬脚,发现自己毫无损伤,有些奇怪究竟是谁救了她?

  简单的梳妆换了身在窗前的女装,她便走下了楼。

  客栈楼下传来萧筱的啜泣声,坐在桌前大口饮酒的萧筱抓住冷着脸的冷御,哭得梨花带雨的倾诉道,“呜呜呜,我怎么这么命苦,三十多年来第一次一见钟情,接过人家竟然是女儿身……呜呜,我失恋了,我不活了……”

  “师弟,你说我怎么这么命苦……”

  萧筱正哭得起劲,突然看见了走下楼穿着她的一身素色女装的北迟雪,她的眉眼生的极美,周身自带着股灵韵,愣是将一身素装穿出了仙气儿。

  “那个,对不起。”北迟雪也知道自己女儿身暴露了,也并不解释,坦率的面对他们,对于自己女扮男装造成的一些影响也诚恳地道歉。

  “心灵受到的打击太大了,奴家要静静……呜呜……”说罢,萧筱便不敢看北迟雪似的,掩面跑了出去。

  北迟雪有些尴尬,愣在原处,看到冷御,忍不住问道,“墨即怎么样了?”

  冷御斜眼看了她一眼,脸色如常,“他还没醒。”

  “哈哈哈,大家都到齐了吗?”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一身仙风道骨的男子身着一身白色长衫,他笑起来的样子看起来很慈祥,两弯星眸眼含善意,嘴角的梨涡漾起。

  北迟轩瑾也和小厮一起走了下来,阿翎不愿意躲进自己的小世界,他愣愣地听了燕然的话戴了面具遮挡住相貌,当然心情闷闷的很不舒服。

  阿翎觉得,主人这么漂亮的脸为什么要藏起来?

  看着身边平凡姿容的小厮,阿翎越发别扭了,忍住心中无数次怒喊的“你还我美美哒的主人”冲动,乖乖的站在主人的旁边。

  “没想到诸位进入我的小世界竟能如此完美的走出,我为我的徒儿欣慰的同时,也不得不称赞你们。尤其是这位仙友,”玉清笑着走向燕然扮演的小厮方向,“想不到仙友竟能破了百年前神阵师设下的法阵,甚至契约了木灵,真是令吾等心生钦佩。”

  “仙者客气了。”燕然也不掩饰自己,他作揖回了个礼,平凡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波澜。

  玉清意味深长地望了眼鼓着腮帮子看起来不高兴的木灵。

  “只可惜,我的小徒即墨却是落了个昏迷不醒,还真是有些丢脸了。”玉清讪笑道。他活了百多年,一眼就看出燕然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的根骨,却有着接近他的修为,他不得不在心底暗暗称赞这人的天赋奇高。

  北迟雪慢慢了解了很多,眼前的男子是萧筱、冷御和墨即他们的师父。他名叫玉清,是一位修仙界尚有名气的散修。

  他出自百年的某世家之系,后来根骨奇佳,被一得道长老收为徒弟授以功法。

  萧筱是大师姐,冷御排行第二,墨即是他们的小师弟。他们均是修仙之人。

  墨即,不,或许该叫他即墨。

  听到这样一个名字,北迟雪的心底有了些怀疑。

  西夏国如今的皇帝乃是先皇侄儿夏禹即墨,传闻他无意朝政,纵情山水。

  而床上躺着的那个安静沉睡的美男子,有时啰嗦有时贪生怕死,然而在生死攸关之际却能将她护在身下,北迟雪有了些动容。

  “十三。”北迟轩瑾走了进来,“北迟国内出了大事,我们该回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汝言菲说:

马上15章了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