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并不吝惜自己的赞美。

  燕然仿佛感到一阵风从身边穿过,顺着风迹望向风吹向的白玉王座上的干尸。

  那尊干尸好像拥有生命般的,燕然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男人,身着优雅的长袍,他望着他,历经岁月的脸上流下的沧桑并不足以摧毁他的容颜。

  他长的偏于秀气,周身带着一股世家的贵公子气质,“你,看到了我。”

  这句话并不是问句,而是陈述。

  他对着燕然笑,幽绿色的眸子闪着诡异的光泽。

  北迟轩瑾并没有灵力,普通人体质的他无法辨别鬼魂,他只是感觉阴飕飕的有股凉意。

  燕然的神识早已辨别出那位前辈的魂魄徘徊在干尸周围。

  “吾为阵法师,乃九州之陆唯一神阶师。”

  “年轻人,”男人的手心冒出莹绿色的火焰,映衬着食指上带着的祖母绿戒指更加浓翠,“这里沉寂太久了。”

  男人望向燕然,幽绿色的瞳孔里燃烧着木灵的火焰,他的声音仿佛带着种致命的诱惑力,一点点引诱着人们走向欲望的深渊,“你也想要它吗?”

  燕然看着木灵之源的火焰,呵,自然最为珍贵的馈赠吗?

  他避开视线,澄亮明澈的眸光投向了男人,“我不需要。”

  男人面露诧异,“为什么?”

  每一个拼尽生命,用尽手段进入这里的人都是为了从他这里夺取木灵,甚至当年那位封印他的强者也是为了木灵灭了他的国家,屠戮尽他的妻儿和兄弟姊妹。将他永远封印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宫之中,纵使死去脱离肉体,灵魂也永远被囚禁在这荒寂的地下宫殿。

  木灵,是天下修仙者的至宝。

  它能无限制的吸收天地灵气给养主人,借助木灵能与天地万物沟通,若不是当年的那位强者哄骗他设下无数阵法隔绝了地宫与外界的联系,神阵师的他加上木灵之力又怎会沦落到如此境地?

  囚禁他的封印随着强者的强大而强大,以他被封印的修为几乎不可能突破。直到他感受到自己的阵法毁于一旦,那个被别人抱进石室的男子身上有一种让他的灵魂为之颤栗的潜藏力量。

  他仿佛看到了希望,假以时日,能够碾压那个强者的希望。

  “吾若愿意将木灵赠给你,你可愿替吾做一件事。”

  仇恨的熊熊烈火灼烧着他的内心,积攒百年之久的仇恨仿佛寻找到了突破口。

  “我不需要它。”

  燕然眼神坚定,眼眸里没有泄露丝毫对木灵的贪欲。

  他有宿命兽鲲鹏,不需要木灵。

  男人被他无欲无求的表情激怒,他的灵魂之力施起阵牌,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速布阵,木灵在他手中跳跃,转瞬化作狰狞的绿焰朝着北迟轩瑾冲去。

  “阿瑾!”燕然快步摆脱身边的法阵,瞬移到北迟轩瑾的跟前,掌心的蓝光撑起结界,阻挡了来自木灵之力的猛烈攻击。

  饶是男子也是被燕然破阵之迅速所惊艳。

  燕然树起结界,他不卑不亢的看向刚才还在痛下杀手的前辈,“不知晚辈哪里做错了,竟让前辈对我的朋友痛下杀手!”

  “哈哈哈……”

  男子仰天大笑,猩红的眼眸泛着彻骨的恨意,“答应我替我去杀一个人,我便放过你们,否则,纵使我被封印在这儿,你们也难逃出去。”

  “若我不愿……”

  燕然还未说完,男子便已接话,“那就葬身这里吧。”

  燕然端正了身子,作揖道,“请。”

  两人几乎是拼尽全力而战,男子虽是魂体,但是携带着的木灵之力不容小觑,北迟轩瑾被燕然的结界保护着,在角落静静的看着两大强者巅峰之战。男子的攻势很快衰退,燕然并没有动用刚才破阵时还没有恢复的神力,他单纯的以灵力相斗,也渐渐感到有些乏力.

  男子手心的绿焰已经变得极其渺小,魂体越发浅淡。

  燕然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他身上的伤口开裂,神力觉醒时留下的隐疾仿佛在渐渐苏醒,局势,不在为他所掌控。

  L@酷r匠网#/正版`n首发

  燕然含眸修养片暇,男子却趁机将神识打进燕然设下的结界,强行对北迟轩瑾设下魂契,“若是你不能杀了那个人,你的朋友便会魂飞魄散,呵呵,不要妄想摆脱魂契!”

  燕然愤怒地望向男子。

  “所有人都想要得到木灵,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只有主人愿以生命为献祭所承认的人,才有资格拥有木灵。”男子的魂体几乎快要消散。

  “别忘了,你要杀了他,才能拯救你的朋友!”男子的灵魂献祭的最后一刻,狰狞的笑意让人发寒,“记住了,他叫澜沧客……哈哈哈……”

  木灵贪婪的吞噬尽男子端午魂体,仿佛重获新生般从将要消散的一粒“火星”迅速恢复为熊熊绿焰,它飞向燕然,讨好般的在他周围盘旋。

  燕然也因为它前主人的疯狂行为而对它心生芥蒂,他从心底里排斥契约木灵。

  莹莹绿光仿佛将燕然包裹进一个虚幻之境,周围布满了绿色的奇纹异符,藤蔓掩映下的木之本源之阵将燕然束缚,绿焰将燕然包围。

  重重火焰之间仿佛走出了一个与他身形相似的人。

  她感觉自己的手指仿佛被生么尖锐的东西刺破,血液开始流逝,燕然冰冷的眸子射向了自己的手指处。

  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人显现在他的眼前。

  那个人的外表与他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然而,与燕然周身清冷的疏离气质不同,他蹲在燕然视线下,小虎牙还停留在燕然的手指边,他的舌头舔了舔刚才咬破的伤口处,殷红的鲜血如玉露琼浆般使他沉醉其中,他如初生的婴儿般扑闪着懵懂与迷茫的神情。

  他对着燕然灿然一笑,灵巧的舌头在唇间打转,“契约了哟,主人~”

  “木灵,你既然拥有了灵识,又为什么还要受制于他人?”

  “不……不要叫我木灵,叫我阿翎。”阿翎笑靥如花,绝美的脸上流露出天真与无辜,“主人的灵魂很香甜,是我从来没有闻过的味道。”

  “还有主人的血,主人的气息,主人的力量……”阿翎的眼前雾蒙蒙的,他一件件说着自己心仪的部分,像是在清数着什么珍藏的珍宝,他抬起清澈明净的眼眸,眼前的燕然仿佛就是他的全世界,他认真的说,“主人的每一处,阿翎都好喜欢。”

  从阿翎的眼睛里仿佛看不到一丝杂质,他近似表白般的真诚回答,让燕然始料未及。

  眉眼弯弯如水,阿翎拽住燕然的胳膊,孩子气般抱着他的胳膊撒娇,干净的眸子里只映衬了主人一人,“阿翎乖乖的,主人不要丢下阿翎好不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汝言菲说:

真的很抱歉今天发的这么晚ಥ_ಥ,手机拿到移动大厅那儿有点事儿,今天是写在纸上刚刚打到文档上,那个估计审核过了也要到明天了,在这里再次诚恳的致歉。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