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游鹍独运 【上】

  冰芷在一群野兽之中斩杀,淋漓的鲜血洒落一地,却仍有数不尽的猛兽冲上来。

  冰芷攥紧手中的短剑,长时间的屠杀已使她的身体挥发到极致,她的宰杀速度已经越来越慢,眸子却犹如猎豹般盯着眼前的“敌潮”,不敢有丝毫的退让。

  她清醒的知道,自己的退让,带来的只会是被撕扯咬碎成它们的食物。

  冷御刚刚从迷宫一般的岩洞中走出,背着长剑正走在路上,耳朵敏锐的察觉到野兽的嘶鸣和刀剑入骨的声音,他面无表情的走向声源处。

  冰芷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她的衣衫破烂,隐约露出肌肤,那张坚毅的脸上渐露衰竭。

  几只猛兽仿佛察觉了她的疲惫,慢慢潜行到冰芷身边,突然张开血盆大口,尖锐锋利的牙齿在阳光下泛着森冷的寒意。

  冰芷嘲笑般的闭上了眼,看来今天是要命丧此地了。

  一把长剑突然击毙了里冰芷最近的猛兽,冷御轻功到冰芷的眼前,从野兽血淋淋的脑袋里抽出自己的长剑,背对着冰芷说,“跟着我走。”

  冰芷认出冷御,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走向他的背后。

  他的脊背很高大,因为习武的原因显得强壮有力,她不知怎么,竟有一种将自己的生死交托他人的安心。

  冷御掩护着她很快冲出兽潮,虽然作为被保护的一方,但他们十分默契的合作,让冷御对这个跟在北迟雪身后的丫鬟的形象有了改观。

  摆脱兽潮的他们停在一条小溪边,冰芷这才开始注意自己狼狈的样子。

  衣衫褴褛的已经惨不忍睹,几乎全身上下裸露在外,重要的地方隐隐约约,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平心而论,冰芷的相貌身材并不差,只是长期跟在俊美如妖孽的那个雪公子身后,自然显得逊色不少。

  冷御的耳际有些泛红,他常年隐居,清心寡欲,很少接触女色,但也并不是没有了解。

  他褪下外衣递给冰芷,面摊脸上有了丝不自然,“穿上遮挡一下吧。”

  冰芷有些错愕,她并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身份超然的“护卫”会愿意帮助她这个“小丫鬟”,她呆愣愣的接过冷御递来的衣服,“谢谢。”

  “如果给你的清誉造成影响,我……愿意负责。”

  正在换衣的冰芷突然听到冰块脸严肃的话语,噗的一声惊吓地差点摔倒,正好被冷御搀扶住,冰芷脸上有了些红晕,“公子莫要折煞我了,以我的身份,怎么配得上公子。”

  冷御依旧冷着脸,冰芷也不再触碰刚才那个尴尬的话题。

  “请问公子为何对这里如此熟悉?”

  从刚才她就注意到冷御对这里熟门熟路,很少走错小道。

  “这是我师父的小世界。”冷御回答,“是我们的试炼之境,你们应该是被无辜卷进的。”

  “我家公子也进入了这里?”

  如果北迟雪也落入这种她经历的绝境,冰芷真是不敢想象,她担心极了,“不知公子可否帮我去救我家公子?”

  看着冰芷焦急的神情,冷御的内心稍动,他莫名的起了兴趣,“每个人进入的境不同,我们不可能进入他们的境中。跟随我先走出这个境,我们可以在外面等他们。”

  “可是……”

  v最t新1章Gq节上"酷X匠p网T!

  “不必担心,他们吉人自有天相。”

  冰芷也没有办法,对这个所谓的小世界她并不熟悉,只能带着一颗担忧的心跟随着冷御先离开这里。

  燕然与北迟轩瑾被囚禁在法阵之中,几乎是数以千计的法阵遍布他们的周围。

  刚刚北迟轩瑾的那还未踏出的一脚差点触发了一个以活着的生灵的血液为献祭的血阵。

  阵法之术虽然十分基础,却也是最难修炼之法。

  好在燕然博闻强记,他自小便爱钻研奇阵异法,尽管这位设阵的人几乎是接近神阵师的高阶,但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年轻的燕然很快破解了将近一半多的阵法,有许多连环阵法像烟花一样成群的消散在他的眼前,越往后去,阵法越发艰难,也越发狠辣,燕然开始怀疑,这并不只是一个人设的阵,甚至有可能在上古之阵的基础上又加了层层法阵,似乎想要隐藏什么。

  燕然耗费神族之血消除法阵,身体已经隐隐有些吃不消,他面色苍白,看得北迟轩瑾十分担心。

  “阿然,先休息一会儿吧。”

  “不,我还不知道阿雪现在是什么际遇,我要赶快破阵去救她。”

  燕然敏锐的感觉到这些阵法中似乎设了什么奇怪的阵法,当九个诛杀阵被消散时,一个巨大的吸灵阵的一角开始显露。

  燕然感觉有些棘手,难怪他感觉灵力消耗的如此之快,不得不借助血脉里的先神之力。

  现在身体里储蓄的神力开始衰竭,短时间内很难恢复。

  燕然没有办法,只能再次借助宿命兽鲲鹏的帮助。

  冰封之刃割开他的手指,燕然将最后的灵力融合于一处,平凡的相貌慢慢化成烟尘,他整个人仿佛羽化登仙般闪耀着蓝色的光辉。

  绝美的容颜暴露在阳光之下,他墨发飘逸,眉间一枚朱砂痣将他本就清冷的气质衬出几分缥缈的仙气。

  右臂的鲲鹏冲破束缚飞向苍穹,游鹍独运,带着震天撼地的气势席卷阵法。

  无数阵法闪耀着奇异的光芒,犹如一场短暂的烟花盛会,绚丽的火花像一场美好的美梦。

  燕然从天空摔落,鲲鹏已经回到了他的身体里,连续的消耗摧残了他的根脉,他现在连动动手指都觉得疼痛无比。

  北迟轩瑾接住了燕然,看他俊美的脸上苍白无力的样子,心领神会的一个公主抱抱住了他。

  就像他血脉初次觉醒的那次,他的根脉尽毁,修养了尽半年才在鲲鹏力量的滋润下慢慢恢复。

  地下只剩下一个十米宽的藤蔓围绕的阵法,燕然已经辨认出这是一个传送阵,他艰难的发语,“走……”

  北迟轩瑾不愿他多经受其他的痛苦,抱着他一个轻功飞进了传送阵。

  鲲鹏已经开始在燕然的身体里游走,慢慢修复他错乱的根脉,燕然的脸色渐缓。

  法阵内一片漆黑,北迟轩瑾小心翼翼的摸黑行走,走廊里突然燃起了蜡烛,阴沉的走廊笼上了一层古老的苍黄色。

  一层层石门接连打开,北迟轩瑾缓步行走,仔细探查着周围的动静。

  无数石门一只延续到看不尽的边际。

  北迟轩瑾也不记得自己走了多久,他始终保持着高度的警戒。

  最终他们到达一个狭小的石室。

  七层白玉台阶上是奢华的王座上侧坐着衣着华丽的干尸。

  周围的夜明珠突然亮起,点亮了整个石室。

  “便是汝等破了吾的阵法吗?”

  低沉而又遥远的缥缈的男声难以找寻。

  北迟轩瑾顿了顿,刚想替燕然说话,燕然便强撑着一口气回答了,“后辈……惊扰前……辈,咳咳……是我等……”

  还没来的及说完,燕然就难以说出声来了。

  “哈哈,竟是你这病弱小子破了吾的阵法,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声音顿了顿,“抱着他的小子,将他放到玉床上。”

  北迟轩瑾有些犹豫,燕然一个眼神,提醒他按照他说的做。

  燕然躺到玉床上,身体渐渐开始笼罩着莹绿色的柔光。

  燕然感觉身体仿佛在快速的修复,无数莹绿小光汇聚到他的身上,一种独特的属于自然的木灵之力修复了他的经脉。

  疼痛渐渐消退,燕然起身,右臂的鲲鹏也放出蓝光表示被木灵滋润后的欢愉。

  “多谢前辈施救。”

  燕然朝着空气作揖施礼。

  此刻防护脱胎换骨的燕然仿若翩翩君子,面色清润,眉眼间的朱砂痣更显出他的妖孽之美,只是由于周身的清冷气息,更显得圣洁。

  “我在这儿被封印了几百年,有无数人想要寻找到这里,只有你,破了所有阵法,甚至连对我的封印也有所颤动,年轻人,你很强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汝言菲 说:

关于小说,小世界这几篇很快就要结束了,从第十五章开始,我的风格开始完全改变,只会以女主的视角来推动故事的发展,会更接近网文吧,原本写小说想创造的是一个世界,现在感觉有点不伦不类了,关于君心,会走正常的网文路线,哪些其他的角色不会再有分章,番外除外。加油吧加油安(ღ˘⌣˘ღ)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