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天阙之上,一白衣女子站在商洛神君的府邸前,不依不饶的纠缠着看门的仙童,“为何我不能进去?我与师兄同门之谊,怎得也被拒之门外,是否是你这小童胆大妄为,妄传神君之意。”

  玥璃站在门前,白衣飘飘,容貌清秀。

  她察觉到清瑶神女的灵魂波动,不好的念头涌上心头,她焦急的寻找商洛应证自己的怀疑,若是清瑶神女转世真与商洛相见了,她已然决定一定要趁着她弱小之际杀了她,清瑶对她的威胁太大,只要清瑶还存在着,商洛就永远不会注意到那个倾慕了他千年的小师妹。

  “玥璃仙子莫要威胁小者,君上正在闭关,实在不便与之相见。”小童谦卑地行礼。

  “滚开。”玥璃也不在维持着自己仙子的清高形象,几个仙术下来,法力低微的小童便败下阵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走进内殿。

  “师兄。”玥璃慢慢走进殿中,看到空荡寂静的大殿,她走得很轻很慢,似乎生怕惊扰了商洛。

  商洛正在白玉石壁上打坐,刚刚收回神魂的他听见玥璃的声音,不悦的皱了皱眉头。

  “师兄!”

  玥璃惊喜的声音在商洛听起来很刺耳。

  他慢慢睁开眼眸,一双金瞳耀眼如日,翡翠玉冠下垂落的银白色碎发披散在身上,那是所无法形容的俊美,仿佛日光在他眼前也黯然失色。

  他像泼洒自如的水墨,一山一水,一沟一壑,一笔一划间带着股天地灵气。

  玥璃感受到商洛的威压迫近,但她仍然忍着仙魂受损的风险靠近她心心念念的他,“师兄怎么闭关了?”

  商洛看着在他面前矫揉造作的玥璃,冰冷的眸子里没有丝毫暖意。

  玥璃有些痴痴然,从她初入仙门第一次遇见他的那眼开始,她犹如疯魔般爱上了这个对她而言,遥不可及的男子。

  纵使他总是冰冷如此,但她自我安慰般的告诉自己,他对每一个人都是这样,不是吗?

  除了她,那个名叫清瑶的神女。

  因为她,他第一次展露了笑容;因为她,他不再是高坐在神座上无情无欲的神袛;因为她,他为护她神魂不灭经受了七七四十九道天刑。

  他走出虚空狼狈的摔在神殿上时,她清晰的听到身边诸神诸仙的嘲笑与讥讽声。

  她恨清瑶,没有她,那个永远完美无瑕的师兄怎会变得如此狼狈?

  玥璃瞥见商洛身边一块巴掌大的白玉壁,上面细密的雕刻着些芝麻大小的篆体字。

  “幻镜?”她认出那是师兄收藏的法宝之一,可以借助灵力在任意地方创造一个受自己意识控制的幻境。

  “师兄,你……找到清瑶姐姐了吗?”玥璃心底很难过,阴毒的恨意充溢了内心,但她仍然在脸上做出了期待和兴奋的神情。

  “你无需知道。”

  商洛收起了“幻镜”,他看都没看玥璃一眼,挥手过去,强大的力量卷席着玥璃移动到殿外。

  玥璃想要再次进入,却被结界拦截在外。

  小童恭敬地行礼,“玥璃仙子也已看到,君上并不愿见您,请您离去。”

  玥璃愤恨的咬了咬嘴唇,甩袖离去。

  殿中的商洛摩挲着手中的“幻镜”,俊美的脸上流露出期待的神情,“阿瑶,我等你来找我。”

  醒来后的北迟雪看到叼着棵狗尾巴草破有种犀利哥范儿的墨即躺在大树下,吊儿郎当的摇晃着大腿,“姑奶奶你终于醒了。”

  “我……”北迟雪感到脑袋有些昏沉,但原本听到的歌声却再也听不见了,她迷茫的望向墨即,“我昏睡了多久?”

  “一天一夜,小爷我等的花儿都快谢了,若不是怕你一个女儿家躺在这儿被什么野兽叼走,小爷我早就自己走了。”

  才只是一天一夜,她却在幻境之中几乎快度过了一生。

  北迟雪不禁苦笑一声。

  她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拽起墨即,“走吧,我们继续找找出路。”

  和墨即一起走进密林深处,他们渐渐看到了绿意盎然的山谷。

  清澈动听的溪水流经足下,抬眸望去,飞鸟翱翔,一片绿荫浓密重叠,连绵不绝,难窥边际。

  越往里走,山谷越发高峻幽深,蝉鸣与飞鸟的和声中,北迟雪仿佛感觉身边的环境在发生着极速的变换。

  山谷的四季几乎是在眨眼间就已完成更替,天空不断的发生着变化,诡异的山谷却渐渐放慢了变化的步伐。

  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穿破云层,流矢穿破树林向着北迟雪两人袭来。

  !w酷')匠@2网。首{#发&

  明明是普通的飞箭却仿佛带着难以想象的破坏力量。

  北迟雪挡在墨即的前面,估算着以自己的武功能否挡住,流矢几乎要接近喉咙的刹那间墨即将她推到在地,手心微微泛起的白光渐渐汇聚成强大的力量与流矢势均力敌,豆粒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渗出。

  墨即强呼一口气,白光冲破流矢的莹莹绿光,流矢最终被摧毁。

  他走到北迟雪跟前,“你疯了吗?竟然以血肉之躯抵挡灵力汇成的流矢,幸亏有小爷,不然你性命堪忧。”

  “灵力?”

  北迟雪有些发怔,在原来的世界关于所谓的修仙小说她也有一些接触,只是,这个异世界里,难道也有修仙者?

  想起柒墨,还有送她来这个世界的金瞳男子,她慢慢释然了。似乎这也并没有什么奇怪。

  墨即语塞了,他忘了北迟雪只是凡俗之境的凡人,修仙之事虽说自己接触并没有多久,但是总归是比她了解许多。

  “别怕,在这儿小爷罩着你。”

  “呵……”北迟雪眉眼弯起,银铃般的笑声入耳,“你,别说笑了,一枝流矢都差点挡不住,若是再多些,看你怎么办。”

  说话间墨即抬头瞥见天空,一时间眼睛瞪得浑圆,“真被你这个乌鸦嘴说中了。”

  望着满天流矢,墨即当机立断拽去北迟雪。

  “你要做什么?”

  “废话,当然是逃跑了,打不过还躲不过吗!我用灵力撑起防护罩,我们一起逃。”

  被流矢追的到处跑的两人渐渐变得体力不支,墨即的灵力也越来越稀少,防护罩慢慢变得稀薄。

  “小爷我撑不住了,这鬼主意一定是萧筱出的,小爷我要是能活着走出这个小世界,我一定不会轻饶她。”墨即气喘吁吁,灵力流逝的飞快,使他显得有些虚弱。

  “别担心,我一定会护……”墨即还没来得及说完,就因灵力消耗过多陷入昏迷,他担心没有丝毫灵力的北迟雪的生死,死死的拽住她将她护在身后,却在模模糊糊间仿佛看到一阵强烈的金光闪耀。

  朦朦胧胧间他仿佛听见了鸟鸣声。

  他似乎看见了传说中的凤凰,还没来的及看清,就重重的摔倒在草地上。

  “墨即!墨即!墨……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汝言菲说:

妹纸的封面终于下来了,美美哒,可是女主怀里抱着的“兔子”是怎么回事!!!d(ŐдŐ๑)今天新更一章,我们女主亲亲要慢慢强大了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