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面前的男子身着剪裁合身的黑色西服,左手腕上扣着一块宝玑手表,他的左肩靠在门上,长长的睫毛上扬,他抬起棕褐色的眸子,幽深的眼神里打量着苏醒来的幕雪。

  没有惊疑,没有欣喜,他就像一棵沉寂的千年古树,平静地望着这这世界蹉跎驰行。

  像是早就预料到什么似的,他将手中的印着奢侈品商标的纸袋递给她,“穿好出来,我在门外等你。”

  幕雪没来得及拒绝,他便已转身关上房门。

  幕雪看着手中的纸袋,慢悠悠的换下了一身病衣。

  她透过镜子打量着原来的自己,身材高挑,气质偏于成熟,相貌虽然比不过北迟雪的倾国倾城,但也是生得清雅敏秀,初看时虽不觉惊艳,但胜在清丽脱俗。

  她换上了的袋子里的一身白色的森系蕾丝长裙,裙底几点朦胧的亮色和碎花木藤纹理的交织,更显得她透着一种森林的复古和清新感。白嫩的脖子上带了一条绿宝石项链,碎翡翠为琏,指甲大小的绿宝石为坠垂落至锁骨处。手链链子故意做成了枯藤的棕褐色,琥珀里尘封着的绿叶青枝与纹着昆虫鸟兽的银制小铃铛交相辉映。脚下是一双透明色的有干花绿叶作为材料的厚跟高跟鞋,珍珠与精巧的小钻石点缀左右。

  他的眼光很好,这一身不仅衬得她的身段修长,更突出了一种艺术女生的诗意气质。

  幕雪换好后推开门,便看见坐在病房旁休息连椅上闭目修养的他。

  不得不说他的轮廓称得上鬼斧神工,很精致而不又不失男子高不可攀的气势,犹如一幅绝美的水墨丹青,亦或壮美的河山画卷。

  “'走吧。”他察觉到幕雪的靠近,睁开了双眼,在幕雪惊讶的目光下平静地牵起她的手。

  幕雪的手很柔嫩,男子的手很大,仿佛将她的整个手掌都揉进了他的手心。

  坐上车后的幕雪望着他,有些语塞,支吾不出话来。

  他的眼睛轻动,睫毛像灵巧的蝴蝶煽动,他轻启薄唇,“我叫商洛。”

  她仰头看他,这个名字并不出众,是一个很平常的地名,只是一颗久经麻痹的心却仿佛被什么颤动了般,她痴痴地在心底重复这个名字,想唤起某些沉睡的记忆,却终究无可奈何。

  “那个,我们要去哪儿?”坐在副驾驶坐上的幕雪询问道。

  “去拜见岳父岳母。”

  “哈?”

  她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喜爱研究古董的老爸坐在书房里钻研古文字,啰嗦的老妈在厨房里忙进忙出,不时啦啦家常讲讲她小时的糗事。

  商洛一直很平静淡泊,心境平和的仿佛不像是我们这个时代焦躁不安的青年。

  他可以和老爸交谈古今,丰富的知识令人心服,面对着老妈查户口似的谈话他也并无不悦,态度谦恭却不失身份。

  幕雪不敢相信自己的父母还活着,她越发珍惜这次重逢。

  她仔细的倾听着父母的话语,每一个成长故事的背后都曾有着父母的辛苦和操劳,她双眼泛红的望着父母两鬓的花白,心酸涌上心头。

  “雪儿,十三岁那年……”老爸谈起那件事忍不住发怒,老妈也在一旁抹着眼泪。

  我刚想说些什么安慰他们,商洛却平静地回了句,“我不介意。”

  老爸看向他,带着审量女婿的目光。老妈也柔和的看着这个对她女儿真心的青年。

  幕雪也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他,在中国多年来的封建伦理熏陶下,尽管当年的错并不在自己身上,但对着有处女情结的中国男子而言,这样一根刺始终横会叉在夫妻之间。

  商洛大方的接受着目光的洗礼,坦然的样子让老爸渐渐心安。

  也许这个孩子这能给雪儿幸福。

  尽管他们之间横叉着巨大的身份差距,但是仍在众人的祝福下举办了盛大的婚礼。

  幕雪几乎是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和这个“陌生”的男子见过父母,聊过婚礼,然后一起走进婚姻的殿堂。

  灰姑娘梦想成真般她嫁给了他。

  她以为自己的内心会抵触,会拒绝,可她还是将手伸向了穿着礼服神情平静如水的他。

  她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可笑的爱情。

  对于这个陌生的商洛,她的内心仿佛总有一种声音提醒着她相信他就好。

  他们好像相爱,然而这种爱和谐的太不真实。

  没有俗套的恶婆婆的排斥,没有恶毒女配的纠缠,没有各种奇葩的事件。

  他们太过默契,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彼此都是如此心意相通。

  然而这种爱情却让幕雪感到发自内心的惊恐,他太了解自己,自己仿佛暴露在公共之下,被透析的如此通透的感觉让她很是难受。

  她除了他的名字和他的身份,她对他一无所知。

  她喜欢什么,她讨厌什么,她害怕什么,好像关于她的一切他都是如此的了解。

  她仿佛真的爱上他般的愿意全心全意的付出,可是哪张如此平静的却总是在击碎她内心的信念。

  他好像爱她,可她并不能肯定这种所谓的被爱,真的是“对她”的爱吗?

  她感觉得到,商洛似乎总是在透过自己在看另外一个人。

  这种该死的被当做替身的感受真令她难受。

  那是在结婚十年纪念日的晚上,她推开了一桌子的烛光,打破了所谓的模范夫妻之间的平静。

  这种计划运行似的婚姻真令她难受。

  她不相信其他人。

  rS最C新?;章$Q节b上酷‘u匠p/网

  这个“原来的世界”的每个人都生活的是如此的幸福而美好,让她的内心感到深深的惊恐。

  她意识到他们也许都并不是真实的存在,她仿佛落入了一个巨大的幻境。

  然而对于商洛,她的感情是复杂的。她无法认清自己的内心,这个奇怪的突然闯入她的世界的“陌生人”,却带着令她不能理解的熟悉。

  她隐约的感觉,除了自己,这个商洛也是真是的存在。

  长脚酒杯摔碎在地,她望着商洛,“这个世界的一切全都是假的,对吗?”

  商洛的表情依旧没有变化,他抬眸望向她,幽深的眸子仿佛在做什么决定。

  他叹了口气,“你发现了。”

  “我要怎样才可以离开这里?”

  “为什么要离开?这里不够完美吗?”

  “正是因为太完美了,所以才不真实,不是吗?”

  “你不喜欢这里。”

  “不,我讨厌你。”幕雪看着商洛,他很完美,无论做什么都自带着一种气质。

  商洛脸上的表情有了一丝的变化,他盯着幕雪,犹如盯着猎物般带着掠夺的侵略性,“为什么?”

  他似乎做好了准备,一旦幕雪做了什么令他不满意的回答,他似乎会做些什么。

  幕雪走近他,“我想知道,你透过我,究竟看到了谁?”

  雷声突降,商洛的身影掩映在闪电的亮光下,更显得犹如天神般气势逼人。

  他慢慢的合上双眸,有些虚弱无力的瘫痪在真皮木椅上,“你离开吧。”

  房门突然打开,暴雨倾盆下世界的一切仿佛都在重组,商洛定定地看着她,“这个世界很快就要崩溃,跑出那个房门就会走出幻境,你赶快离开吧。”

  幕雪转身正打算离开,回头看了眼犹如失意的帝王般瘫坐在王座上的商洛,她忍不住问了句,“你,是真实存在的吗?”

  商洛闭目养神,那个刚开始听到的好听声音幽幽响起,“是。”

  幕雪最终消失在一片缭绕的烟雾之中。

  商洛望着幕雪消失的背影,相貌开始发生巨大的变化,那双棕褐色的眸子最终变成了金瞳,他的瞳孔泛着光泽,脸上无悲无喜,“对不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