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墨,你还想逃吗?”珟离温润的声音如噩梦般萦绕在柒墨的耳际。

  柒墨浑身伤痕,被神剑和仙力刺伤的伤口还发出浅白色雾气似的的柔光。他一身白色的狐皮大衣已经被鲜血染的看不吃一丝白色。柒墨气息奄奄,他强撑着气息,“为什么要杀我?纵使我曾犯下弑亲之罪,可那并非我本愿。我乃仙狐一族,本性良纯,仙者为何要对我赶尽杀绝。”

  “本性良纯?呵!”珟离的嘴角勾勒出一模弧线,“柒墨,你真的忘记你是谁了吗?”

  “怎么,现在的你如此狼狈,还是不愿意苏醒吗?”

  “曾经的你,可不是这般弱小。”

  珟离的长鞭带着仙力狠厉地挥向柒墨,柒墨来不及躲闪,脊背上留下了深深的一道鞭痕。赤辣的感觉带着仙力的威压,逼迫着柒墨啼出鲜血。

  柒墨强撑着站起,却被珟离一脚踹倒在地上,腹腔狠狠地摔在草丛间。

  他踩着柒墨的手指,碾压着他的骨头,俊美的脸上显露出彻骨的恨意,“当年若不是你,神女又怎会陨落!她被沾染上魔气,经受了七七四十二道天刑的拷打。就算落入转世,也永生永世带着魔气,沦为杀戮的武器。”

  “魔君转世的你,将这一切忘得可真干净。”珟离嘲讽般的说道。

  “我是仙狐一族的十七殿下,怎会是魔族!”柒墨对上他冰凉的眸子,眼神坚定的说道。

  “呵呵,真是固执。”珟离咬烂手指,一滴鲜血从柒墨的额头渗入,白色的光芒慢慢渗入他的脑袋。

  “你竟对我搜魂……”

  柒墨还没来得及说完,意识就淹没在一片白色的海洋之中。

  柒墨的记忆慢慢呈现在珟离的神识之中。

  柒墨看到一团迷雾,他在迷雾之中徘徊,周遭是驱散不尽的阴霾,使他迷失了方向。

  「“阿墨,阿墨……”

  “阿要乖乖的,这样娘亲才会喜欢你哟。”

  “阿墨!答应我,不要随意杀生,好吗?”

  ……

  那是我记忆深处的娘亲,她是一只普通的五尾青狐,她的脸上总是挂着浅浅的酒窝,像太阳一样温暖。

  我们被遗忘在这杂草丛生的宫殿,没有狐族过问我们的生死。

  清晨时,我随娘亲去山间吸食天地灵气,娘亲有时会摘些蘑菇做顿人间美食,我在一旁提水扇风,娘亲总会慈爱的抚摸着我刚化成人形还不能隐藏的耳朵,温声细语地夸奖我,“阿墨真乖。”

  我没有名字。

  阿墨只是我的乳名。

  从出生的那时起,我就没有见过我的父皇。

  娘亲只是他偌大宫廷里的一个普通婢女,她曾经有过自己的爱人,他们曾经相互许诺出宫以后要一起云游天下。

  可是那噩梦一般的深夜夺取了她的自由,击毁了她一直编织的美好未来。

  醉酒后的狐皇宠幸,不,应该说是强奸了她。

  无视她的哭声和呐喊,毁了她坚持千年以来的纯真无瑕。

  不仅毁去了她的清白,还生生夺取了她的修炼成果,害得娘亲从七尾跌落五尾,掠夺灵力过猛,造成经脉受损,再无修炼的可能。

  她成了狐皇最低品级的妃嫔,十月之后诞下了同样无人问津的我。

  娘亲是个很善良的狐族,纵使是因为我造成她一生被永远囚禁在这荒凉的四方天地,但她从未将她悲剧的人生之痛加诸到我的身上。

  我总是易怒而暴虐的,紫瞳显现的那一刻娘亲死死地抱着我哭了一夜,她哭红了双眼,那双明耀如星的眸子变得黯淡,她自责了一夜,在那一夜的哭声中我渐渐压制了内心的杀戮冲动。

  我越发专心与修炼,在这个不知名的宫殿,在娘亲温柔的目光关爱下,在那个平凡的日子里,我终于修成七尾。

  望着娘亲喜极而泣的模样,那时我默默起誓总有一天会带着她逃出这座囚牢。

  因为修炼极佳,我这个被遗忘的十七殿下开始被那个高高在上的父皇关注,我讨厌他高傲的目光,就像是在审视一件是有利用价值的物品。

  那个高高在上化着浓妆的狐后,她犹如赐下天大的恩赐般高高仰起头颅,说着要将我收在她的名下给我尊贵的身份。

  我拒绝了。

  在我们最落魄最辛苦的日子里,只有我和娘亲互相汲取着彼此的温暖,在这那冰冷的宫殿里,我们只有彼此。

  狐后嘲讽我不知好歹,狐皇也皱眉不悦地看着我。

  我何须在乎他们,除了名义上的身份,我们有何关系?

  但我万万没想到在我在外修炼时,我的娘亲正承受着不怀好意的狐族的伤害。

  当我回来时我第一个就去那偏僻的宫殿去看望我的娘亲,却看到我的娘亲那双曾经灿若星辰的明眸被活活挖出。

  娘亲的脸上缠着长长的不条,她对着我笑,嘴角的酒窝微微漾起。

  第二天在拜见狐后时,我看到我娘亲端午眼睛成了她脖子上的两颗明珠。

  看X正r4版章*节O上酷x匠l/网H

  我打了狐后,从她脖子上抢回娘亲端午眼睛,却被狐皇以以下犯上关进了虚无之境。

  而我好不容易抢回的娘亲的眼珠,也被狐后狠狠地在我眼前碾压成尘。

  我不知道被关了多久,面对着永恒的黑暗和寂静,我的内心早已麻木。

  几乎出乎所有狐族的意料,在被关进虚无之境的哪些日子里,我修成了八尾。

  当我出来时,我已经再也见不到我的娘亲了。

  狐后的嫡子二十三殿下为了替她母后出气,他带领着十九,二十五,和十六一起欺辱我的娘亲。

  他们做了很多残忍的事,极尽虐待。

  娘亲不忍屈辱自杀。

  我抱着娘亲已经发硬的狐形尸体,那一天,紫瞳现世,再也压制不住魔性的我屠杀了我的兄弟姐妹和许多侍卫婢女,欺辱我娘亲的那四个皇子,在他们惊恐的目光下,我剥去了他们的皮毛,削去四肢,挖掉眼珠,并亲手捏碎了他们的元神。

  狐宫一片血流成河。

  在狐皇愤怒却带着颤抖的怒吼中,犹如修罗般全身被鲜血浸透的我境界突然提升。

  我修成了九尾。

  连狐皇都战栗的九尾。

  没有娘亲,我的内心已然空寂。

  屠杀尽狐后的孩子,我又挖去她的眼珠封印在虚无之境。

  狐皇在整个狐族内追杀我,甚至向上神上仙求助,派遣无数人追杀我。

  我逃出昆仑仙境,带着娘亲尸体的我打算前往青丘,将娘亲葬往她的故乡。

  我祈求到流落的万俟神族召回我娘亲飘散的魂魄。

  我带着娘亲前往海上寻找青丘国。

  寻找了很久,始终寻觅不到。

  娘亲曾经对我讲起过她的故乡青丘国,在那里没有狐皇狐后,他们只有族长。

  青丘上没有等级之分,他们自由而快乐。

  娘亲告诉我,她的名字叫翠翠,她喜欢在大树下的草丛上睡觉,她有一个十分宠爱她的姐姐,她的姐姐是青丘第一美人,还没有化成人形时,她就爱窜进姐姐的怀抱里获取温暖……

  娘亲讲了很多,关于青丘,关于她的过去。

  我知道她的姐姐是修行千年的九尾天狐,族长与她的姐姐是夫妻。族长是在狐族曾经是惊才绝艳的天才,继任族长时就已是十三尾天狐。

  我并没有找到青丘,却从一只已活了上万年的龟爷爷嘴中,知道了青丘早已不复存在。

  娘亲口中的姐姐就是曾经祸国殃民的苏妲己,她被诸神斩杀,青丘狐也被神仙们屠戮。

  青丘已是一片炼狱。

  至于那位族长,传闻他为爱妻报仇反抗天道,由于太过强大,被诸神诸仙联合封印。

  娘亲最终选择散失在龟爷爷所说的青丘曾经存在过的海域,她要同死去的兄弟姐妹们在一起。

  我抱着娘亲的尸体哭得泣不成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汝言菲说:

今天更的有点慢,真的很抱歉,中午看笑傲帮太入迷了(❁◡`❁)*✲゚*,这一章重点是将柒墨的番外,关于魔君的故事,让妹纸再酝酿几章哈(๑Ő௰Ő๑)对了那个翠翠的姐姐我会告诉你是我计划中的二女儿吗(*˘︶˘*).。.:*♡,什么时候打还不确定,定义是快穿小说哟,现在还在纸上成形ing.......不多说,大家要支持妹纸的《君心》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