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走下马车,身后的丫鬟看着尸鸿遍野的惨状感觉腹中作呕,差点吐了出来。

  涟漪走向北迟雪,看着这个犹如修罗般“男子”,她微微颔首,“多谢护法相救,只是不知我可否知道究竟是谁愿意重金替我消灾?”

  “你想知道?”

  涟漪对上“他”眼含笑意的墨瞳,一阵心悸,她顿了顿心神,“是。”

  “雪花宫宫主。”她淡淡的答道。

  涟漪有些心惊,但很快静下心,“不知宫主想要我做什么?”

  “哈哈哈,姑娘果真是个聪明人。”北迟雪粲然一笑,惊艳了涟漪的心,“我们愿与姑娘合作。”

  “我们提供资金和人手供姑娘驱使,姑娘只需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西夏经商,赚得的金银四六分成,当然,我们雪花宫也会派人保护姑娘的安危。”

  “合作?你们付出这么多却只拿四成?”

  “我们相信姑娘的能力。”

  “我不想合作。”涟漪望着北迟雪,美眸中闪着坚定的光芒,“我要加入雪花宫。”

  北迟雪带着面具的脸上露出来饶有兴趣的笑容,“为什么?”

  “我……”涟漪语塞,她只想更加接近你而已,可是这种话怎么说的出口,“我相信护法会保护好自己的下属,不是吗?”

  北迟雪有些无奈,古人的奴化思想太严重了。

  “好,不过——”北迟雪眼眸轻敛,“你可不要后悔呦。”

  回到客栈后的北迟雪迅速换衣清洗梳妆打扮,此时黎明已悄然而至。

  她坐在梳妆镜前轻轻抚摸着眼角,不知怎么,往常异常暴虐的杀戮之气竟然被压制住了,就算在昨天的修罗场上也只是隐约的唤起了一丝很快被意志压下的杀戮本能。

  北迟雪梳妆打扮好后推开房门想出去呼吸呼吸大古代没有工业污染的新鲜空气,却猛然间发现了倒在门前已化作原型的柒墨,他白色的皮毛一片血污,裂开的伤口还在流着血,北迟雪赶忙抱他入房,拿了一些金疮药给他上药。

  又用热毛巾擦干他身上的血污,半个时辰之后,才慢慢看出他白色的皮毛和原本漂亮的外形。

  北迟雪望着怀中昏迷不醒的柒墨,担忧地叹息:“柒墨,究竟是谁把你弄的这么狼狈?”

  怀中的柒墨仿佛陷入了一场梦境,无论外界如何,都无法唤醒沉浸在睡梦中的他。

  北迟雪将它放在柔软的毯子上,又披了层雪貂皮盖在他的身上,这才放心的起身下楼。

  七哥北迟轩瑾已经早早的下楼等待,他的身后还跟了个相貌平凡却有种清冷气息的小厮。

  闹腾的墨即偷瞥了小厮一眼,却被什么威胁似的再也不敢看向那小厮,他开始闹腾一脸面摊的冷御。

  进完早餐后,墨即兴趣的拦在北迟轩瑾的面前,“几位既然初次到西夏来游玩,不如由我带着诸位好好游览下我们阳城的大好风光,我墨即祖上几辈定居阳城,对这阳城我可是极为通晓的。”

  北迟轩瑾有些犹豫,北迟雪却已爽朗地搭上墨即的肩膀,“那就劳烦墨即兄领路了。”

  “不当谢不当谢。”

  一旁的冷御却狠狠的剜了眼墨即,“公子,你……很……闲吗?”

  他把最后一个闲字咬的很重。

  +更jz新最#快**上=酷匠网co

  “有朋自远方来,身为阳城人的我们当然要好好的招待他们,有缘千里来相会嘛。”

  墨即笑得很猖狂。

  “你只是想躲开萧筱的魔鬼训练罢了。”

  “哎呀,不要把人家的真实意图讲出来啦。”

  “瑾兄,雪兄,就让我们一起好好地逛逛我大阳城吧。”

  完全无视萧筱怒吼的墨即带着北迟雪一行很快逃离客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