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败亦可喜【上】

  北迟轩瑾听到一阵杂乱的破碎声,起身看到了从窗户跌落进室内的月白色神袍男子,他的脸色苍白,身上有些淡淡的蓝光笼罩着他。

  “阿然,你怎么会在西夏?月圆之日,你的血脉受限,你不是应该在北迟闭关吗?”北迟轩瑾的语气中有难掩的关心。

  ;H酷0N匠3网w"唯{一X正6d版@☆,,其他都是`U盗+版F

  “轩瑾,我终于找到她了。”被唤作阿然的男子蓝瞳明亮如昼,“我的阿雪,她还活着。”

  “嗯。”听着燕然这么高兴的告诉他那个女孩活着的消息,北迟轩瑾的内心隐隐有些嫉妒和不快。

  “你还在查北迟雪吗?”燕然望向他,清冷的气息弥漫开来。

  “阿然,十五年了,就算她是阿雪,可是谁有会知道不在我们眼前长大的她会成长成什么样子。”北迟轩瑾桃花眼流转,“我们不可掉以轻心。最起码,先要搞清楚,她是如何成为了北迟十三公主北迟雪。”

  “轩瑾,我想跟着你们。”

  “阿然,为北迟雪压制魔性已经耗费了你如此多的灵力,你不回北迟好好调养,跟着我们舟车劳顿做什么。”

  “就算我只是个普通人,阿瑾也能护我周全,不是吗?”

  对上燕然那双明亮澄澈的眸子,北迟轩瑾仿佛感觉自己的心跳加快。

  就好像在他孤独无助时,是那双眼睛将他带出了漆黑冰冷的世界。

  那个在母妃死后变得乖张不驯的卑贱皇子,是被所有人所厌弃的他,在黑暗的世界被漏进的唯一一缕光芒,是他伸出的右手。

  那时的燕然,是曾经惊才绝艳的天之骄子,他的脸上总是挂着温润的笑容,仿佛能融化一切坚冰。

  那时的他不必带着面具四处躲藏,他是如此的张扬和明澈,仿佛每一个见到他的人都该爱上他。

  他是这样,连城也是如此。

  他们以朋友的身份占据着他身边的位置,将内心深处最为隐匿的情感死死地守着。

  纵使落入泥潭的他,也清澈的让他们不敢亵渎。

  在他家破人亡的那个血红色的深夜,北迟轩瑾看到他哭得狼狈不堪的模样,仿佛褪去了所有虚伪的外壳,那个冰冷的夜晚哭得像个孩子的他似乎才是真正的他。

  那一瞬间,北迟轩瑾真想毁了天下。

  他恨他的父皇,囚禁了她母妃一生的自由,还毁了自己最在乎的人的幸福。

  燕然再也不曾笑过,带上面具的他专心修炼自他祖上流传下来的神术仙法。

  那个曾经被所有人爱过的长安王世子再也不存在。

  “轩瑾……”

  他恍然想起长安王教授他武功时曾经问他,为什么这么努力?

  那时的他偷偷看了坐在石椅上安静的看书的燕然。

  他知道阿然因为自出生就有的体虚而无法修习武功,那时他默默起誓,阿然,我宁可负天下人,也想守护你平安一生。

  “罢了,随你吧。”北迟轩瑾妥协了,“不过——”

  他对着燕然邪魅一笑,桃花眼里眸光流转,“接下来可要听我的。”

  燕然淡淡地回答,“好。”

  冰芷进入房间时,北迟雪已经换上了一身男款的黑色夜行衣,简洁的黑色衬着她的身段越发修长,在肩部和腹部填充的不少垫子隐隐衬出她身量的高大,她的腰际系着一把藏青色纹着云腾花纹的唐刀。

  北迟雪正在摆弄着从便宜皇叔那儿拐来的假喉结,冰芷已经开始汇报,“涟漪一行,自半月前到西夏后,一直遭到凤隐旧部的暗袭,不过她也一直巧妙的躲避,今天这场袭击汇集了凤隐在西夏的全部成员,应该是打算强行带走涟漪。”

  “召集雪花宫暗部成员,今天我们来个一网打尽。”

  “是。”

  黑幕笼罩着天空,密不通风的黑色有一种阴沉的气氛。

  涟漪带着丫鬟逃跑,朴素的马车被极速地驾驶,马车里的她即便身处颠簸之中,却依旧平静地观察着周边的动静。

  数十枚暗器袭向马车,就在那一瞬间,平凡的马车突然变作钢铁外壳,将暗器排斥在外。

  三五个穿着夜行衣,胸口绣着凤隐标记的男子紧紧跟着马车。

  马车像是被启动什么机关,几声几乎不宜察觉的齿轮转动间,十多枚带着见血封喉毒药的尖锥袭向黑衣人。

  黑衣人们几乎是瞬间亡命。

  一个绣着虎纹的男子带着七八个黑衣人躲过箭雨,运起轻功径直飞向马车,只在那一刹那间,马车夫还没来得及喊出:“姐姐救……”便被一把匕首一击亡命。

  虎纹男子掀开帷幕,便看见坐姿端正一脸平静的涟漪,以及在她身边吓得脸色苍白的丫鬟。

  “请涟漪姑娘随我等回去。”虎纹男子声音低沉。

  “回去?呵!”涟漪抬起眼眸,明眸皓齿熠熠夺目,“回去送死吗?”

  虎纹男子沉默不语。

  就在两人对话间,雪花宫的人马已经赶来,几枚暗器投掷间,虎纹男子身边的四个死士已经没了声息,虎纹男子迅速转身,带着三个死士质问道:“不知江湖何派在此?”

  “雪花宫。”北迟雪翩然落地,一身黑衣显得气势逼人,脸上一张华丽的紫色面具,衬着她幽幽的墨色瞳孔,犹如罗刹降世,“吾乃祁言。”

  “我凤隐并未与雪花宫有所纠葛,今日护法带人围攻我们,究竟是何意思?”虎纹男子不卑不亢。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北迟雪的嘴角勾勒出邪魅的笑容,挥手间,几名浑身散发着死亡气息的杀手向前,北迟雪摩挲着腰际的唐刀,倾城一笑带着蚀骨的寒意,“诛杀。”

  雪花宫的杀手与凤隐的死士陷入了激战,到底是以暗杀著名的雪花宫棋高一筹,那些剩下来的死士几乎是一招毙命。

  虎纹男子脸色阴沉,北迟雪挥手散开包围他的杀手,抽出闪着醉人光泽的唐刀,嘴角噙着邪魅的笑意,“接下来,该我们了。”

  虎纹男子几乎是节节败退,每当他想要出击,却总被北迟雪以巧妙的身手躲过,他被迫以退为守。

  “真是太弱了,你们凤隐就这些实力吗?”北迟雪脸上带着些愠怒。

  北迟雪的唐刀削断了他的十指,斩断了虎纹男子的手筋。殷红的鲜血迸溅到她的身上,她竟感觉到一丝兴奋,但她很快压制住将要变成紫色的眸子,三刀终结了虎纹男子的生命,眼神清醒地看着他的尸体嘲讽道:“废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汝言菲 说:

新篇在更,支持妹纸哟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