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木马车缓慢地行驶在官道上,北迟雪正拿着糕点细细品尝,轻饮了口清茶下咽,瞬间感觉唇齿留香,回味良久。

  “北迟国内的小吃味道真是不错。”北迟雪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个俏皮的微笑,嘴角的食物碎渣更衬得她妖孽般的容颜带着丝缕落入尘世的慵懒,“不知道西夏国的食物如何。”

  “公主,已经到了边境,很快就要出国了。”冰芷有些无奈地看着陷入美食不可自拔的北迟雪。

  “嗯……西夏国,呵。”北迟雪接过手帕擦了擦嘴唇,美眸流转,“还真是期待千年古都阳城呢。”

  西夏国都城阳城。

  街巷热闹非凡,早在女帝时期就已打破的坊市限制在这坐大“都市”有了鲜明的表现。

  道路两旁分布着规整分散的小商贩,一栋栋四五层高的客栈,珍宝斋,布铺,米店相间分布,不得不感慨古人的智慧,城市布局与现代城市布局极其相似,因为严格的官府管理整个城市呈现出繁华而有序的状态,每街巷拐角也都会有一两抹绿色点缀。

  北迟轩瑾早早的下车,一身墨绿色暗纹长袍,手中一把绘有流云苍穹的折扇,扇底挂着一块通体苍翠的玉佩,在阳光的折射下,仿佛在缓缓流动。他的一双桃花眼慵懒地扫视了眼周围,等了良久,才将眼神定住在北迟雪的马车上。

  北迟雪从马车上下来,一身宝蓝色绣着茱萸条纹的长袍,外面是一件青竹纹理的长衫,腰际系着一块雕刻有花鸟虫鱼的黄色璞玉,下面是金丝串成的黑曜石与玛瑙小珠。北迟雪的身材本就修长,一身贴身的男装更衬得她俊朗温润。然而,哪张倾国倾城的脸却显得她的气质是偏于柔美的妖孽。

  “十三弟这一身可真是夺目,兄长我的光彩都要被你遮住了。”北迟轩瑾贴近北迟雪的耳际,低语道,“若不是知道你的性别,为兄恐怕早就忍不住了。”

  她怎么会忘了七皇兄是gay了,早知道就不穿的这么骚包了,自食恶果了。

  北迟雪做了个俏皮的动作,潇洒的说道,“爹娘生得好,怪我咯?”

  “呵……”北迟轩瑾忍不住笑出了声。

  北迟雪一行人走进客栈,正巧看到整个客栈一片鸡飞蛋打的混乱ing……

  这家客栈并不算太大,店面也比较清冷,在闹市的都城也算是一清净之地。然而当他们一行走进客栈时,迎面飞来青瓷碗碟带着力度,冰芷眼疾手快上前击落了“暗器”,一旁的七皇兄虽然并没有实在的动作,但一闪一躲间隐约可以看出有武功底子。

  一用银丝绣着暗纹的黄袍男子在前面的青衣男子的保护下步步后退,一个朴素的三十多岁的平凡姿容的妇人对他们穷追不舍,桌子椅子茶壶碗筷不要钱地攻击着两人。

  青衣男子明显武功稍盛妇人一头,然而带着个累赘明显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北迟雪在冰芷的护送下深入到客栈,她高声说道:“不知店家可还有空房?”

  声音洪亮而清脆,如清泉过隙,使人心情舒畅。

  妇人停下动作,瞥了眼突然出现的白面郎君,与北迟雪含着笑意的眸子相撞后,两颊微微泛红。

  “小店还有空房,不知公子几位?”虽说三十几岁的老人了,可是瞥见北迟雪、北迟轩瑾这般俊美的“男子”,少女怀春的羞涩感有一次涌了上来。

  “我行三位,上房三间。”

  “请公子跟随奴家上楼。”

  北迟雪一行刚想移步上楼,耳边便穿来了黄袍男子欠扁的声音:“母夜叉,你怎么不追了,打不过小爷就早点认输吧。”

  妇人的青筋抽动,她竭力压下怒火,笑靥如花的对着北迟雪一行。

  “母夜叉,你不敢打小爷了吧,你不敢比不敢哈哈哈……”

  北迟雪也感觉黄袍男子有点作死了。

  “墨即,你别给老娘太嚣张了。”妇人这爆脾气说来就来。

  “冷御,萧筱这母老虎是怀春了吗?变得这么温柔。”被称做墨即的黄衣男子拉了拉身旁青衣男子的衣衫。

  冷御并不搭理他。

  萧筱忍不住走上前,冷御似乎也认为他十分地欠收拾,当萧筱走进他的时候干脆后退了几步,萧筱一顿爆炒栗子打得墨即叫声“惨不忍睹”。

  某男带着鼻青脸肿的脸可怜巴巴的呼唤着身后的冷御,“呜呜,冷御你不爱我了吗,你竟然任由母夜叉打我,你变心了……呜呜……”

  冷御依旧冷着脸不语。

  本来就没有爱过你。北迟雪默默的在心底为冷御配台词。

  墨即北走地安分了一会儿后,萧筱才重新笑脸迎客:“刚才有些私事耽误了吧,现在奴家领着公子上楼。”

  北迟轩瑾走在前面,北迟雪和冰芷并排走,刚踏上台阶,她忍不住转身看了眼墨即,露出了一个幸灾乐祸的表情,又很快恢复镇定,跟上了北迟轩瑾的步伐。

  偷窥见北迟雪不经意妇人一小笑,墨即仰起鼻青脸肿的脸,眼神变得清明,嘴角微微上扬。

  深夜,凉爽的秋风从门窗吹进,略起北迟雪的发丝,她关好房门准备沐浴。

  衣衫一件件褪去,光滑白皙的肌肤在月光下泛着清冷的光辉,她走进浴桶,雾气升腾,温暖了一室。

  热水浸泡释放了一身的疲倦,花瓣浮在水面上,沁人心脾的浓香萦绕四周。

  她突然想起远去昆仑的柒墨,不知道他如今怎么样了。

  抬眸仰望窗外的那一轮皎洁的明月,渐渐失神。

  墨色的瞳孔慢慢变成紫色,冷冽的内息慢慢散发,一股杀戮般的凶残之气慢慢扩散。

  将要伸出访问的那一刹那,被一阵天蓝色的光芒包裹在房间的领域空间内。仿佛有什么结界阻挡了它。

  模模糊糊间她听见一阵低沉的埙声,不自觉地合上双眸,渐入梦境。

  房内出现了一名身着月白色神袍的男子,白色的衣袍遮住了他的脸,腰间系着一枚纹有腾云飞龙的银制铃铛,步履渐进间,与埙声相奏。

  他长身而立,脸上扣着一张精致的雕琢有飞鸟天穹,镶嵌着金刚石与美玉的银制面具。

  一把锋利的匕首割破了他的手指,沾染上他鲜血的刹那,匕首的刀刃上流动着某些复杂的花纹。

  酷匠R》网唯=一Nt正版,其他-都?!是x盗版i!

  他将自己淌着的血的手指送进北迟雪的嘴里,她不自觉的吮吸着他的血液,仿佛有什么慢慢在她身体里流转,原本躁乱的心境渐渐平和。

  结界突然受到冲击,北迟雪潜意识里觉察到外界的动荡,她停止了吮吸,暴动的杀戮因子又一次鼓动。

  男子眼眸微合,声音空远,“别害怕。”

  他身上的神袍上隐藏着的花纹渐渐浮现,闪着宝石蓝的光辉,虽然他有些体力不支,隐隐有些站不稳。但他仍然温柔的安抚这暴虐的她,“有我在,别害怕。”

  男子的右臂发出耀眼的光芒,鲲鹏形状的纹身仿佛拥有生命力般展翅高飞。

  透过被割破指尖凝炼出的一滴精血,无数蓝光汇集于它,呈放射状包裹着北迟雪。

  温润的光芒驱散里周遭黑气,北迟雪后背的凤凰图案越发明亮,带着气势逼人的金光冲出水面,在她的头顶上飞舞盘旋。

  凤鸣声冲击着整个结界,初生的凤凰雏鸟似乎极力炫耀着自己。

  男子收回力量,敛息调整,蓝眼如炬,“觉醒了。”

  趁着北迟雪苏醒之前,他收起结界离开。

  倒了外面,清冷的月色下是立在树下的墨即,他黄衣飘飘,手心攥着一枚血红色的宝玉护住心脉。

  男子的清冷的目光与墨即深不可测的幽潭相撞,男子说,“刚才强行冲击结界的人是你?”

  墨即对上他波澜不惊的眸子,有些心悸,“后辈莽撞,望前辈宽恕。”

  男子冷漠地扫过墨即手中攥着一枚宝玉,月光的折射下,玉石上雕琢的龙飞凤舞栩栩如生。

  “夏禹家的人?”男子陈述着说。

  墨即的脸色泛白。

  “若没有这块夏禹家嫡传的血玉护你,恐怕你已被我的结界吞噬了。”男子说,“给你一句忠告,切勿不自量力。”

  墨即低垂下眼帘直到男子离开,才神情复杂的看了眼北迟雪的所在方位。

  北迟雪醒来后发现自己仍然泡在水中,然而水已经凉了。

  她穿上衣服走出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有什么变化,可是又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她透过铜镜擦拭湿发,眉眼间若隐若现地浮现金纹,仔细看时却又发现并不存在。

  那铃声与埙声仿佛是一场美好的梦,梦醒了的她,分不清这场梦是真是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汝言菲说:

妹纸回来了,提起这部小说就是一把辛酸泪,呜呜呜,由于感受到大女儿强大的怨恨之力,妹纸不弃坑了,以前实在是太龟速了,导致我们男主大人迄今为止只露了一面。从这章开始就会慢慢揭开女主的真实身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