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浮生如斯 【下】

  珟离公子正在赶回傲世神域的路上,接到神觋大人的来信和神域眼线的汇报,他大概推测出了傲世神域如今的形势。想不到不过百年,没了他管束的傲世神域竟然成了如此乌烟瘴气之地。

  珟离公子眯了眯眼,不过孤神遗世的消息从一开始只有他和神觋知道,恐怕他们的联络之间出了差错。

  世家不知从何知道这无妄之言,竟敢围攻昆仑。

  虽说天庭与昆仑剑拔弩张,但终究是兄弟一家亲,欺负昆仑,不就是打了天庭的脸。

  想想也知道九重宫阙上的那个男人早就已经磨刀霍霍等着这个良机一举摧灭傲世神域这个隐患。

  不过,有他珟离在,谁也别想动傲世神域。

  锦华宫是淑贵妃顾倾城之宫。

  锦华宫毗邻御霄山,城内河渭水流经,此地气候极佳,树木郁郁葱葱好不生机勃勃。

  青石阶层层而上,华服女子手捻碎花瓣,缓缓转身,一双慧瞳闪着犀利的光亮,她的声音不温不软,如沁人的淡香般缥缈,“连城,十多年了,你也已是这般大了。”

  “阿姊及笄之年,连城还只是个牙牙学语的孩童,一晃十多年,幼弟已生得这般相貌堂堂,令我北迟诸贵女心生倾慕,连那向来眼高于顶的十五公主也难掩心意。”

  “阿姊之言令臣弟惶恐,臣弟一心国事,无意为儿女情长而分心无力。”顾连城态度平常,没有丝毫逾越。

  “呵呵……你若是真对那恶女毒妇有意,才使姐姐为顾氏担心。如今看来,弟弟心思澄明,姐姐也是心安了。”淑贵妃走向顾连城,她容颜姣好,隐约透出些许雍容华贵,纵使近四十的年龄,看起来却仿佛是二八年纪。

  顾连城与淑贵妃眉眼上也是有些相似的,然淑贵妃身上一种清淡寡冷的气性确实顾连城的谦谦君子之气质所不能相比的。

  “不知阿弟心有可属?”

  “臣心指向北迟。”

  “哈哈,不知受何人影响,近五六年来阿弟这嘴越发严实了。”淑贵妃眉毛轻挑,“还记得你儿时,最爱与那长安王世子相伴,那世子也是善言巧辩之才,只可惜长安王叛乱,世子没落死去……”

  “阿姊。”

  “连城,我无意与你们抑或他方势力有所纠葛,我只愿守着十皇子颐养天年。”淑贵妃说这话时仿佛苍老了好几十岁,“不论你背后之人是谁,我只问你一句,他的孩子,是否还活着?”

  “……是。”

  淑贵妃走向圆台,清冷的风簌簌地吹拂,她的衣角飘飘,那张美颜上却笼上了一抹哀伤的雾气,叫人看得不真切,“我曾经如此羡慕那孩子的母亲能嫁为他妇,她新婚燕尔,甜蜜无比之时,我孤身深入这吃人的后宫强颜欢笑苟延残喘;她诞育世子伴他身侧,我却留存后庭为了生存尔虞我诈。我一生是如此艳羡她所拥有的一切,纵然是叛乱之日她甘心以命赴死,我也是心心念念恨不得同他去世界的另一边。终是理性战胜了冲动,而我如今只是恨,我将这世间看得如此透彻,却也要重复着俗人之路。哪敌她,如此烈性之至。”

  “连城,爱,藏不得,也消不去。你越发理性地控制着,它就愈发桀骜嚣张。你顾惜它一毫,它便可侵你一寸,占你一尺,星星之火终可燎原。”淑贵妃哭笑道,“何惧生死,何惧天地,爱,便要真正率性而为,才无愧于来这人世走这一遭。你与我性情相近,姐姐只是怕,藏了一辈子的感情,会害了你一世。”

  “阿姊,原来你……全都知道。”顾连城语气显得沉重些许。

  “连城,姐姐只是不愿你,重复我的错路。”

  “可是我怕,我怕这世间的鄙夷,讥讽,畏尔审视,嘲讽,惧汝等大笑。”

  “爱便是爱了,惧怕什么?”淑贵妃抬眸望向远方,雾气迷蒙了双眼。

  “姐姐……我怕我……我……配不上。”顾连城很咬下唇,拳头攥的发抖,“只要能远远的看着,我就觉得已经很满足了。”

  “连城,隐忍与退让,不该是你的选择。”

  “可我更怕被厌恶,彻底失去。”

  顾连城抬起来脸,棕褐色的眸子闪着光泽。

  “多情总被无情扰,悲兮悲哉……”淑贵妃缓缓转身离去。

  顾连城立在寒风中,衣角飘飘,背影凄凉单薄。

  北迟雪正起身梳妆打扮,几点脂粉,几分鬓发,几寸装饰,便将她本就天资之色点缀的更加妖媚入骨。

  “小幕。”北迟轩冽立在门前,修长的身影下是一条长长的影子,仿佛将他整个人都拉的很长。

  几个时辰的等待仿如隔世,北迟轩冽有些发怔的望着眼前倾国倾城的女子。

  最m新BF章3:节上酷匠网E

  “皇兄,我是不是很漂亮啊。”北迟雪如同小猫一般仰起琥珀般光彩夺目的眸子。

  “嗯。”北迟轩冽看见她耳际的一抹碎发,不自觉的伸出手为她捋到耳后。

  北迟雪的眸子荡漾着笑意,二十多年来的蹉跎岁月,除了与父母的相依为命,她几乎不再感受过任何人的宠溺与呵护,这一世的兄长待她,总是那般眼含关爱之情,让她恍然觉得除了异世身死的父母,这个哥哥也是她的亲人。

  “和母妃一样漂亮。”北迟轩冽已经记不大清母妃尉迟贵妃的模样了,只是在记忆朦胧的深处,刻下了她是世间最美的女人的烙印。

  他感受得到自己对小幕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必需隐藏,回忆起母亲的名字,现实将他从幻想中逼醒。

  “皇兄,我们该去参加家宴啦了。”北迟雪挽起他的胳膊,嘴角噙着撒娇般的笑意。

  “嗯。”北迟轩冽宠溺般揉了揉她的头。

  裕华殿。

  太子北迟轩亦刚刚收到手下的来信。风影遭遇重创,商行损失严重,而江湖上青玄派与长虹门被灭绝的事也被诬陷为他所为。

  虽然上次找五皇弟借来了银子周转,可终究是个无法填补的无底洞,他日渐感到无力。

  那个荒淫无度的北迟轩慕也开始催他把涟漪交给他。

  北迟轩亦的手里捏着手下传来的情报——涟漪逃了。

  “无论逃到哪儿都要把她抓回来。”北迟轩亦脸色变得铁青。

  “是。”黑衣男子行礼退去。

  多事之秋,还出来涟漪这档子事,让他的心情更糟了。

  “少主消消气。”潋滟端来一杯茗茶。

  北迟轩亦接过手,清香飘逸,甘涩入醉,宛如清泉流过,洗净身心。他的气也消了不少。

  “若要让我知道是谁在背后阴我们,我绝对饶不了他。”北迟轩亦攥紧拳头,重重敲在檀木桌上,一瞬间桌子崩塌,分离破裂。

  “少主没有怀疑过北迟雪吗?”

  “一个乡野丫头能掀起什么风浪,不过——”北迟轩亦浅褐色的瞳孔里射出阴寒的冷意,“我倒十分好奇她身边的人。”

  “她身边的侍卫和宫女都有武功底子,而且刻意隐藏杀意,这样的未知数,留着终究是隐患。查清楚她身边侍女的身份。”

  “是。”潋滟低身行礼。

  不知道涟漪逃到了哪儿,只盼望她不会被少主的人抓到。至于北迟雪,她隐隐觉得这个人不简单,像是一只蛰伏的蟒蛇,潜藏着巨大的威胁。

  可是少主并不担心,她只凭感觉也无法妄下定论,只是希望,她身边的人能露出些马脚也好。

  抬头仰视那个高傲的男人,敬仰与倾慕之情充满了心田。

  这是她的少主,她一生的最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