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迟雪端坐在寝殿的暖席上,今年北迟的冬天来得比往年早,寒意也更加刻骨。

  北迟雪披着狐裘大衣,修长的手指轻轻端起一杯清茶小抿几口。

  “幕雪,风隐虽说大势已去,但仍有遗部苟延残喘,我看我们还是带一对人马斩草除根的好,以免以后北迟轩亦的反扑。”柒墨墨发飘逸,紫色的瞳孔里泛着些许狠厉,身上仿佛与他浑然天成的狐皮大衣更衬得他的雍容华贵。

  “不急。”北迟雪缓缓答道。

  “你就是太过自信了。”柒墨皱了皱眉头,“凡事总要有些准备才是。”

  “柒墨,你说,西夏国的青山绿水与北迟国内相比更胜几筹?”北迟雪眼带笑意。

  “蛮荒之地罢了。”柒墨的眸子闪过一丝精光,“你该不会打算去西夏国吧?”

  “自然不是,本宫只是觉得,缺银子了。”北迟雪挥了挥手,冰芷递上了几本账簿。“经过这些天对风隐楼的暗中调查我才发现,一个小小的江湖组织其商业却遍布天下各地,虽说搅乱其商分布容易,但若斩草除根,百年都未必见效。我雪花宫虽然也有许多暗中产业,但毕竟束于北迟国内。我听闻西夏国资源贫乏,风隐就是借着西夏国才能积累如此财富。不如我们也在西夏发展商业,挤掉风隐的势力,说不定还能有所作为。”

  西夏国临近西域各国,借此广开商路,说不定能重新复兴千年前的丝绸之路。虽说在这个时代并没有听说过关于汉代的丝绸之路,但是北迟也常和毗邻的罗刹国通商,也有些世家私下底通过西夏国联通西域。听闻大夏盛时,国力雄厚,不仅向四方拓展,其造船业的发展也是首屈一指。当时便已有“海上巡检司”负责检查东南西北四片海域的安全,还设有“海上司”负责来往商船的商税(相当于现在的关税),当时甚至还有一队2万人左右的精兵常年驻扎海外维护大夏宗主国的威仪。

  只可惜大夏中后期的重农抑商政策以及海禁等,束缚了海外的发展。

  不过孝仁帝时期政局比较宽松,对商业没有什么太大的打击,慢慢地就开了海禁。大夏也加强同周边国家的交流,多次派遣使者传道讲学。

  到了末期女帝专政,大夏的经济实力还是十分强盛的。

  女帝极其重视海外,为了鼓励商人开拓海外疆土,曾一度以铁血手段提高商人地位,女帝时期,商人的地位同读书人般受人尊敬。大夏的海外疆域远达现在的澳大利亚地区,有的甚至误打误撞地进了现在美洲。当时的造船业发展更是比得上中国改革开放的速度了,据说当时甚是已经开始使用了“蒸汽机”。由于女帝支持复现百家争鸣的学术繁荣景象,所以当时的手工艺人的地位普遍提高,科技也高速发展,甚至连北宋时期才诞生的活字印刷术也早早现世,为文化传播掀起了巨大的变革之路。

  从某些方面来讲,北迟雪是十分崇拜这位像后世的撒切尔夫人的大夏女帝的。如果按照女帝的规划,百年千年之后的大夏一定会在世界上有着绝对的地位,英美俄日法德意奥比利时西班牙荷兰这些强迫满清辫子签订不平等条约的局面说不定会逆转。当然,如果后世的帝王没有想乾隆这样小心眼搞什么闭关锁国,君主专制主义的话。

  只可惜女帝因宫中大火被烧死了,属于她的时代也很快被新上任的皇帝(复辟的先太子)所终结。新帝虽说励精图治,早年又年轻气盛,颇有变革之心,只不过为了和女帝撇清关系,无论女帝定下的规矩是对是错,全都一股脑儿的都给否定了。在“摸着石头过河”的道路上,新帝走出了一条以先人为榜样的“尊孔复古”之路。极力渲染君权神授,鬼神化国家大事,颇有搞商代贵族凡事皆占卜之势。

  当然,没过个一两年大夏就灭了。

  这新帝也好歹是当过太子处理过朝政的人,女帝开启了民智时代,虽然早早的因换代而被扼杀,但大多数人都已不再是被儒家思想玩弄的愚民,再搞那些落后腐朽,谁还傻了吧唧的任人宰割。

  由于常年的为了争夺领土的国家之战,国家间的政治也因多次的改朝换代而慢慢走向原先的封建制度。女帝时代就仿佛是一场梦,梦醒了一切就都还是原样。

  北迟雪每次翻到关于女帝的正史总是不由得唏嘘慨叹。

  “只可惜我雪花宫人才济济,就是缺少管账的人才。”北迟雪也很是无奈,封建社会的人,对数学什么的不太上心,金融经济,管理方面的人才可以说是严重不足。虽说雪花宫的财政一直有晴师姐操持,可是晴师姐毕竟是个杀手,所谓术业有专攻,晴师在用毒暗杀上可以说是天下无双,商业方面也就勉勉强强了。更何况,她可是打算借着西夏重开丝绸之路,没个得力的主心骨,如何叱咤商场?

  “莫非你看上了从风隐爪牙里逃出来的那个叫涟漪的女子了?”

  柒墨眸光一转,他确实听闻太子靡下的涟漪是个经商奇才,也有想过收归己用,只是可惜了,从太子手里夺人,难免对方不会狗急了跳墙,更何况,皇后母家的势力还没有出手,谁又能预测得了未来的形势。

  “确有此意。不过——”北迟雪顿了顿,“那涟漪也是个高傲的女子,平常的收买自然不能换来她的绝对忠心,五皇子荒淫无度,同太子做交易讨了涟漪,终究是颇有些傲气的女子,怎会屈于命运的安排?想必是逃了,若我没有估计错的话,她的目的地应该是西夏国。”

  “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卖她个人情,帮她在西夏国站稳脚跟,虽说不能完全收服了她,但这雪中送炭之恩,我可要狠狠地宰上一笔。”

  北迟雪狡黠的笑容让柒墨背后发寒,这小丫头古灵精怪,只怕欠了她一份人情,不被压榨干净是不可能罢休的。

  “我这就吩咐墨瞳派人暗中保护涟漪一行。”

  “不急。”北迟雪茗了口清茶,“这次我亲自去。”

  柒墨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她堂堂雪花宫宫主,亲自去护卫叫涟漪的那个女子?

  而且,她现在可是北迟国十三公主,如果从皇宫脱身才是最主要的问题。

  柒墨转瞬一想,眼前闪过一个人影,“你是想探探七皇子的虚实?”

  七皇子曾经说过要带她出宫走走,难道幕雪想借这次机会探探七皇子北迟轩瑾。

  “嗯哼。”她那个七哥才是隐藏极深的,不探探他的底,北迟雪心里很不舒坦,总感觉隐隐的好像有什么大患。

  柒墨叹了口气,这丫头真是想着什么是什么。

  “幕雪。”柒墨抬起头,一双紫色的眸子闪着晶晶光亮,热切的眼神看得北迟雪毛骨悚然。

  “你又想干什么,有什么话咱直说,别用那种……恶心的眼神看我。”北迟雪一阵恶寒。

  “我有些事情要处理,这段时间不能在你身边了。”虽说当年是被作为宠物而收服,幕雪也一直待他极好,这些年来,他一面扮演着乖巧的紫瞳白狐,也担负着一个更大的角色——雪花宫左护法祈言,由于他天生紫瞳,也不知怎么,原本雪花宫神秘莫测的宫主是紫瞳魔女幕雪,后来竟慢慢传成了紫瞳魔王祈言,虽然柒墨心里很清楚这一定是幕雪这谣言也一定有幕雪的推波助澜。不过——怎么不能说这丫头古灵精怪呢!雪花宫宫主不为人所知,她杀个什么重量级人物到最后还不是推到自己身上,虽然幕雪这人有时确实很无耻,不过,祈言这身份本来就是假的,要是真惹上了什么大乱子,假死一次便可。

  只是这次有些事情牵扯上了仙狐一族,虽然他对当年自己弑弟剥皮的行为从不认错,不过对于生他养他的昆仑,他还是有一丝感情的。

  更何况,这次可是傲世神域的人出手,那群满嘴仁义道德的半仙半神可不是什么好人,恐怕昆仑上下要遭遇一场风云了。

  “嗯。”

  “我要回昆仑。”

  “噢。”

  “我还会带几个雪花宫的人回去。”

  “哦……等等,你回仙山带凡人干什么?”北迟雪问道,“昆仑有什么不测吗?”

  “算是吧。”柒墨叹道,“雪花宫的人武艺精进,也能帮衬我一二。”

  “仙人的世界也不太平?”北迟雪笑道。

  “幕雪可曾听闻过傲世神域?”柒墨皱了皱眉。

  “没有。”老子天天未雨绸缪,撒网捕鱼,哪有什么闲心情管你们神仙间的争斗。

  “你还能表现得再无知自大点吗?”

  “……”

  北迟雪甚是无语。

  “傲世神域和昆仑,蓬莱这样的修仙之地不同,傲世神域的人是有真的神仙的,据说是玉帝统一仙神二界时几支神族的遗孤,他们不愿接受玉帝的招安,就跑到人间,自己设了结界,建立了傲世神域。后来有些不得志的仙人也会跑到傲世颐养天年,而经过数万年,神族没落,天下神族屈指可数,傲世存在的意义,也慢慢变成了保护神族的职责。据说这次对付昆仑,似乎就是因为他们的神觋大人发现孤神遗世,有人放出消息说孤神降世昆仑,傲世那些世家坐不住了,打算来昆仑抢人。”

  柒墨内心是很鄙视傲世的人的。

  j酷S匠B¤网唯一5正版,-v其S他都.:是√C盗X版$

  “呵呵。”你们仙家的事,和我普通女子扯不着关系,爱怎么闹腾就闹腾去吧。

  北迟雪摆了摆手,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柒墨白了她一眼,北迟雪清了清嗓子,“雪花宫的人随你挑选,三日后我们各奔东西,互相保重。”

  “嗯。”还算这丫头有良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