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浮生如斯 【上】

  目光转过幽深的长廊,肃杀的清冷弥漫着周围。

  北迟雪素洁的身影穿梭在寂寥的长廊,异频异步缓缓而行,世界静得仿佛只剩下她一个人的脚步声。

  她突然顿步,银铃般的声音游荡在寂静的皇庭之中,“不知顾相为何跟在我的身后?”

  背后之人有稍许犹豫顿步,良久之后才出现一身着藏蓝色华服的年轻男子从柱后走了出来,他身段修长,微微颔首间便给人一种博古通今,胸怀天下之感,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相貌生得也是极好的,应当是属于偏俊朗的儒家书生的气质。

  顾连城行了个臣下之礼,淡淡地答道,“长生殿上十三公主惊鸿一言令吾等十分心慕。”

  北迟雪轻瞥了眼顾连城,以她的角度而已,这顾相相貌堂堂,举止文雅,行事端庄之礼,进退得失有力,也难怪北迟兮若那小丫头会爱慕,只是,终究是柔弱书生,没了那通辩之才,恐怕也只有这幅皮囊了吧。

  这天下,终归还是要靠武将守候。

  后世的中国便是一步步毁在士大夫手里,这些总是纸上谈兵的文臣,她并没有多少好感。

  “顾相谬赞了。”北迟雪微微颔首,回了个谦礼。

  “十三公主才艺双馨,顾某之言公主当之无愧。”

  “何必寒暄,有什么话,顾相不妨明说。”北迟雪眼含笑意。

  “臣听闻公主流落民间多年,不知公主可曾听闻过风隐楼?”顾连城目光犀利,透着寒光。

  “天下诸事,风隐无所不知。我自是听过的。”北迟雪浅笑道。

  “我想同公主做个交易,不知公主可否愿意?”

  “顾相为何认为我有能力?”

  “……臣自认为,公主既然能在民间存活多年而未被皇后罗氏的耳目除掉,想必公主背后的势力并不可小觑。各取所需,岂不乐哉?”顾连城与北迟雪的眼神相对,“更何况,虽然我们道不同却有着相同的目标。”

  北迟雪敛了敛眸子,睫毛上扬,“不知顾相背后之人可否明知?”

  顾连城长吸了口气,眼神惊异了一两秒,转瞬平静如水,“恕难告知。”

  “也罢,我本也不是刨根揭底之人,既然是交易,不妨听听我做什么会得到什么。”北迟雪饶有兴趣。

  “半月之内灭亡风隐楼。”顾连城长呼了口气,他自然知道灭掉风隐有多么困难,虽然这次只是公子在试探北迟雪,但是如此难题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了。“相对的,我们也会提供给您当年长安王叛乱期间罗氏一族犯下的罪行罪证。”

  “好。”

  风隐楼的足下遍布天下各地,大多都混迹百姓之中,处理起来确实麻烦,不过依雪花宫的影响力,寻个名头联合剿杀风隐楼也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只是风隐楼高层的风影,却也的确是个大麻烦,恐怕还需她亲自出手。更何况,触了太子和罗氏的霉头,难保他们不会暗地里对雪花宫下手。

  这一招险棋,是想逼退她的后路。

  不过,若是能趁虚一举推到罗氏一族,罗氏孤立无援,又会有什么办法打击报复,若是再揭开太子的身份,恐怕罗氏再无翻身之日。

  经过一番思付,北迟雪不假思索的答应了。

  “少主,抚州足下全被暗杀……”

  “少主,北漠四省及南广七省足下尽灭……”

  “少主,风隐总部险些失手,风影伤亡惨重。”

  ……

  潋滟正在一旁研墨,北迟轩亦强忍着怒火,手里攥着的茶杯颤出了水花。

  他大手一甩,精美的瓷器瞬间变成碎片。

  “你退下吧。”

  hn最新》章节上酷匠5u网r@

  被瓷片划伤了脸的黑衣男子默默退了出去。

  “究竟是何人如此大肆屠杀我风隐楼人!短短三日,竟使我风隐楼元气大伤。”北迟轩亦变得暴戾。

  “少主,涟漪传来消息,我们风隐暗地里经营的产业也大多遭到挤压,甚至不少掌柜主事死于非命。”潋滟放下手中的砚。“如今风隐元气大伤,又断了经济来源。不如我们带领残部到南疆休养生息。南疆地形人口复杂,休息十年便足以恢复往日风采。”

  “十年呐,如此漫长。”北迟轩亦望着天穹长叹了口气。

  “至于钱财的事,母后母家一向挥霍无度,想必也出不起多少了,看来只有去找五弟借钱了。”北迟轩亦咬了咬牙,五皇子是什么样的人,他怎会不知道,只是如今风隐若想复起,没有钱财定然成不了事。

  “嘤嘤……殿下,您轻点,奴家好疼,不要啊……殿下,请给奴家更多的爱……殿下……”

  销魂的嘤咛声从内殿传来,北迟轩亦黑着脸等待他那个荒淫无度的五弟完事。

  主事的是个相貌端正的宫女,看举止应当是官家女子出身,只是行径间有些趾高气扬,“殿下让奴婢带太子去内殿相见。”

  北迟轩亦跟随大宫女而行,潋滟紧跟其后。

  刚靠近内殿,污秽之言以及女子的嘤咛***之声吵的北迟轩亦心烦不已。

  大宫女若无其事地推开门,习以为常的引着太子入内。

  活色生香的一幕让北迟轩亦的脸更黑了。

  帷幔中的女子赤裸着的白皙身体像只八爪鱼般缠绕在五皇子北迟轩慕的身上,两人赤裸着身子,媚笑娇嗔时时而间进,听到有人入门的脚步声,女子更加卖力的邀赏。

  瞥见北迟轩亦的黑脸,北迟轩慕阴谋得逞般的嘴角一笑。

  他起身象征性的披了件长衫,精致的锁骨与肌肤若隐若现。身后的女子也旁若无人地穿起白色的丝衫,若隐若现的丝衫勾勒出她纤细的身姿,黑色的长发如瀑布般披洒而下,遮掩了一部分裸露在外的胸部。

  北迟轩慕同北迟轩亦坐在内殿相谈。

  女子几乎半裸着身子坐在北迟轩慕的身上,嘤咛***陶醉其中。北迟轩慕亦一只手伸进女子的衣襟内尽情蹂躏。“太子来得可真不是时候,五弟新得的美人可正欲求不满呢。”

  女子的叫声更加卖力,还若有若无的用怨恨的眼神望向太子扰了他们的情趣。

  北迟轩亦强忍着怒火尽量忽视眼前的这一场活春宫,“皇兄想问五弟借笔钱财。”

  “太子莫非还缺钱不成?”北迟轩慕眯了眯眼,如今白家一半多的钱财都掌握在他手里,更有许多私密隐藏财产也都由他控制,想必他这位皇兄对他进行了好一番调查吧。

  “本宫借钱自会按时归还。五弟直说借不借便是。”

  “弟弟怎敢不借。只是……这对我而言有什么好处吗?”北迟轩慕贪婪渴求的目光投向潋滟。

  “美人我自会奉上,只是潋滟,是你要不起的。”北迟轩亦皱了皱眉头,“她是我的女人。”

  “只怕美人以后会哭着来求我怜悯她。”北迟轩慕不屑道,“听闻皇兄有一美人名曰涟漪,冷淡寡谈,清冷脱俗,实乃冰霜美人,不知将她赠与皇弟可好?太子总不能再说涟漪也是你的女人吧。”

  背后的刚刚逃过一劫的潋滟听完这话紧张地看着北迟轩亦,涟漪虽然并没有跟随少主太久,再加上性子冷淡,并不太受太子重视。只是,涟漪与她情同姐妹,儿时的饥荒战乱中,若没有涟漪的相护,她早就已经死于战乱了。她对于涟漪,又亲人之情,更有恩人之敬。

  “你若喜欢赠予你便是。”北迟轩亦并没有拒绝,他的印象里涟漪是个若有若无的存在,就算没了她,也总会有人能替代上她。

  潋滟的指甲镶进肉里,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少主做出的决定是不可能在改变的了。

  她深知自己以无力回天了。

  只是,看到北迟轩慕身上被榨取地气息奄奄的女子,她总会看到那张脸换上了涟漪清冷的面容。

  那样孤傲的女子怎么可能受得了五皇子的折磨。

  那一刻,潋滟第一次有了谋逆太子的想法。

  觋州。

  黑暗密布的天穹上闪过道闪电,雷声阵阵,大雨倾盆而下。

  昏暗的烛光映衬出她的侧脸,美目兮兮,峨眉皓齿,一双蓝色的眸子更显得超然脱俗,因着胡人的血统,她的脸部轮廓是生得极其精致的。

  涟漪摩挲着八百里加急送来的快件,一腔怒火窝在心头萦绕不止。

  她为少主工作多年,因着五皇子的一句话便将她送给荒淫无度的五皇子,这情谊,当真轻如鸿毛。

  当她是什么?一个随意买卖的娼妇不成。

  “小姐……”身旁的侍女见涟漪出了神,想要唤回她,“出了什么事吗?”

  “马上收拾行装,我们要离开觋州。”

  “可是我们要去哪儿?”

  涟漪沉了沉心思,“去西夏国。”

  西夏毕竟是前朝夏禹家的地盘,北迟家这个靠谋权篡位建立政权的伪皇族总不至于去和夏禹家争斗。

  没想到自己最后的结局竟然是背井离乡。

  涟漪悲戚一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