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与皇后及众位嫔妃早早退场,把这结识交谈的机会留给了年轻人。

  “多谢十三妹代我照顾烨儿。”北迟容瑨抱拳作揖,落落大方,倒真像个行走江湖的侠士。

  “三哥说笑了,烨儿也是我的侄儿,妹妹照看他是应该的,只是烨儿尚还年幼,三哥可要好好看管他,莫要再像我在洛水殿外遇见他那般陷入危险。”北迟雪语气平和。

  “仙女姐姐,你不要烨儿了吗?”北迟烨生得一副好皮相,唇红齿白,小脸圆润,憋起闷气来,鼓着小腮帮子,娇嫩的小嘴嘟成一团。

  “烨儿,这是你十三姑姑。”北迟容瑨有些无奈。

  “烨儿才不要叫姑姑,仙女姐姐这么漂亮,叫姑姑岂不是老了些许。”北迟烨仰起小脑袋,撇着嘴奶声奶气的说道。

  “烨儿,礼数是不能忘的。”北迟容瑨严肃地望着烨儿,脸上不怒自威的神色令北迟烨害怕地缩到北迟雪的身后,北迟容瑨充满歉意地说道,“三哥家教不严,让十三妹见笑了。”

  北迟雪掩面偷笑,蹲下身子揉了揉北迟烨的头,一脸宠溺地说道,“你这古灵精怪的小调皮儿,倘若你不愿,如有外人在,你就唤我为姑姑。若无旁人,你叫声姐姐我也绝不呵责,可好?”

  “好。”北迟烨心满意足地笑道。

  N8酷p|匠%8网永久b免费(f看小,(说

  北迟容瑨有些怔怔地望着这温馨的一幕,为何刚才他会想到自己早已死去多年的晋王妃?若曦儿在世,想必也会如他十三妹这般宠着烨儿吧。

  “妹妹虽久居山野,但也曾听闻三哥威名。”

  冰芷带着北迟烨玩耍,北迟雪与北迟容瑨行走在一偏寂静的长廊。

  “家师虽然隐居于世,然这天下局势却也能指点一二。我常伴家师身侧,对着天下诸事,耳闻目染多了,也有着自己的见解。”北迟雪敛了敛眸子,“三哥确实是个奇才,堪当将相之才。然而这帝王——”

  “十三妹这是说得何话!”能够如此开门见山的谈及帝王之选,让北迟容瑨有些惊慌失措。

  “三哥不必惊慌。”北迟雪笑靥如花,“我既然敢同三哥讲这些,便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今日这话,只有你我二人知晓。”

  北迟容瑨顿了顿心神。

  “三哥太过仁慈,而帝王之狠厉与无情,三哥是学不得也做不到的。妹妹只是想为了烨儿的未来提醒三哥,二哥没有资格继位,今后这谋权夺位之争必定会牵扯上晋王府。三哥自知自己没有帝王之才,还是做好自己的‘北迟国的战神’,守护好北迟国的疆域,今后无论哪位即位,都必将礼遇晋王府上下。”

  北迟容瑨被震了一惊,太子没有资格,莫不是……

  “三哥是聪明人,想必不劳妹妹再三提醒。倘若三哥真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望其后果自负。”

  “十三妹,你今日这话,是在威胁本王吗?”

  北迟雪莞尔一笑,“三哥,妹妹只是在为自己的胞兄铺路。”

  “九弟?呵!”北迟容瑨冷笑道,“你真觉得那个懦夫有能力独尊天下?”

  “三哥,你为人太过刚正不阿,想必忍辱负重之滋味,怕是从未体验过?北迟恭手刃我母亲一族,又将我母亲赶尽杀绝,逼得我与胞兄分离,这仇,可不是一两句宽慰便足以解决的。而且,三哥,你真的觉得容老将军的死如此简单?”

  北迟容瑨的耳边犹如惊雷未定,逼得他节节败退,“外公的死难道与父皇有关?”

  “容老将军戎马一生,死后并不直接下葬,却选择火葬,难道三哥并未生疑吗?而自容老将军死后,容妃便闭门不出终日吃斋念佛,十多年来未曾见过父皇一面,三哥真的觉得您母妃只是清心寡欲吗?更何况,十多位容家子弟惨死,三哥就没有深究过吗?”

  北迟容瑨有些恍惚了,外公从小待他极好,这些骑术剑术都是外公手把手教他的。那些惨死的容家子弟他也都一一认得。

  想不到啊,想不到,他父皇竟然如此心狠。

  北迟容瑨攥紧了拳头,难怪这么些年父皇一直待他阴晴不定,戒备极深。

  原来是害怕他知道了真相后子食毒虎。

  “三哥,恐怕连晋王妃的死,都与父皇脱不了干系。”

  北迟雪轻轻一句早已激起北迟容瑨心底的怒火。他抓起北迟雪的衣领,质问道,“曦儿不是药石无医后香消玉殒的吗?”

  “三哥当时在外行军打仗,又岂会知道这是不是真相?”北迟雪挣脱北迟容瑨的手,“当年晋王妃以病弱之躯诞下世子本尚存最后一口气,因为世子的陪伴病情缓解,又在一月后加重,三哥莫不生疑?”

  “晋王妃并非寻常女子,早年也是跟随三哥上过战场的女中豪杰,怎会在回到京城后开始沾染疾病从此越发虚弱?三嫂为人冷寡,不擅交谈,生前也很少有人会去拜访她,而就在北迟兮若拜访她后,从此染病。那北迟兮若是皇后的宠女,向来与她狼狈为奸。虽说父皇为大,但这些龌龊事哪一件不是父皇着皇后罗氏安排的。”

  北迟容瑨只感觉脑袋嗡嗡作响,渐渐逼近的黑暗逼得他没有退路。

  此刻北迟雪银铃般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犹如天神般耀眼生辉,“三哥,既然我们有相同的敌人,为何不联手?”

  联手吗?一起将那个不配为父的混蛋赶下龙椅。

  北迟容瑨仰天大笑后面向北迟雪,冷硬的脸上投射出阴冷的寒意,“十三妹,合作愉快。”

  北迟雪立身而站,月白色的丝绸在阳谷的投射下更显得光彩非凡,那张美艳绝伦的脸上扯出一抹笑意。

  北迟恭与罗氏,怪只怪你们这对奸夫淫妇作孽太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