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雪溅雷怒 【下】

  宴会已经开始,北迟雪与抱着孩童的冰芷走进长生殿。

  北迟雪的姗姗来迟瞬间吸引了不少世家子弟的目光。

  她一身月白色的丝绸,莲步而行,腰际的流苏与银铃缓缓奏响,奏出了一曲令人心旷神怡的天籁之音。身姿绰约,婀娜多姿,手腕上并不出彩的玉镯闪着光泽,更衬着她高洁如月。这般身姿,似乎马上就要羽化登仙了。

  直到看到那张祸水红颜的脸,诸位才从这飘飘欲仙中找到一丝人气。

  巧笑嫣然间,眸若星辰,流光溢彩,“女儿来迟了,请父皇母后恕罪。”

  皇后罗氏恍惚了,北迟恭挥了挥手,故作威严地说道,“无碍,平身吧。”

  “等等。”北迟雪起身正要退做一旁,却被一妇人的娇声叫住,那妇人面若桃花,长相虽并不绝色,却生得一副贤良淑德的端庄模样,加之多年保养,更显风韵犹存,北迟雪顿了顿,想必这就是北迟兮若的生母,也是皇后罗氏的表妹丽嫔沈氏。

  “十三既是我北迟的公主,又怎可穿得如此寒碜来面见皇上,莫非那雪舞殿上下克扣公主不成?当真是大胆。”丽嫔的丹凤眼围绕着她流转,义正言辞的模样似乎真要替北迟雪讨回公道。

  下席的世家子弟这时回过神来才发现,十三公主的一身装扮的确太过素淡,这一身衣服竟能在她身上穿出仙女的神韵,足见十三公主气质脱俗。

  “皇上,臣妾听说皇后姐姐一早便为十三公主置办了华服,早些儿便送到了公主宫里,怎么,难道公主并未见到不成?哦,不对,兮若提起过,十三公主是去试过衣服的,怎么今日没有见到十三公主穿出来,莫不是觉得难登大雅,怕拂了皇后姐姐的面子?”

  丽嫔的一席话直指北迟雪,既说她乡野出身,穿不起那华服,又冷言怒斥她不敬皇后,拂了长辈的一片好心。

  “丽嫔妹妹是不是管的太宽了,皇后尚未训斥,妹妹有些越权了吧。”容妃清冷的声音另大殿上的人冷不丁心头一颤。

  想不到一直在宫中吃斋念佛深居简出的容妃今天竟然也来凑了热闹。

  北迟雪明白,想必容妃是为了她的孙儿才愿意出口的。这个人情,她默默记下了。

  “这就是丽嫔姐姐多管闲事了。不过——”梅嫔白茗处事圆滑,杏眼流转,“十三公主也是不对,皇后娘娘为十三公主操办接风宴,十三怎能如此打扮敷衍了事。”

  淑贵妃顾倾城在一旁不语,只是饶有兴趣地盯着北迟雪。

  柳昭仪柳颜汐在这群妃嫔中身份较低,也说不上什么话,就幸灾乐祸地在一旁观看。

  北迟雪也甚是无奈,这深宫里的女人怎么都爱拿软柿子捏,尽管她现在假装弱小,倒也不必人人都拿她开涮吧。

  W更-新最G,快E上GJ酷:@匠PL网t

  真是老虎不发威,当我HolleKitty啊!

  “十三,母后也想知道,你为何不愿穿本宫为你准备的服饰?”皇后罗氏的声音极具威仪,很快大殿一片寂静。

  北迟雪上前先行了个礼,然后跪在皇帝皇后面前,目光流转,闪着坚毅的光泽,她的声音婉转平淡,听不出任何喜怒哀乐,“敢问父皇母后,可知今日是何日?”

  “开国皇帝与太宗皇帝双亲早逝,开国皇帝早年隐居山林,太宗皇帝如今在濮阳颐养天年,太后也尚且在世常伴太宗皇帝。今日并无特殊,无非是设宴摆席的好日子罢了。”皇后罗氏淡淡地说道。

  “然今日虽是平常,但却并非常日。”北迟雪起身拿起酒杯倾洒在长生殿的地板上,她故意抬高声音说道,“开国之年,五十万英魂为北迟抛头颅撒热血,最终二十万英烈长眠于此。这长生殿,这皇宫,这北迟国的天下,是他们用生命打下的。战争给国家带来富饶和财富的同时,也在摧残一个个家的希望。三月前的边境之战,三万英魂永远埋在了北界的冰雪之下,他们的尸骨破碎,他们的亲人哀嚎,无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剧上演。”

  席下之人沉默不语,三月前的边境之战的惨痛他们虽然身在京城,但也都有所听闻。北迟虽然取得了胜利,但却损失了两名副将和三万兵力,主帅樊将军身受重伤,至今还躺在床上犹如废人一般。而损失了这么多,得到的却不过是一块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

  北迟雪清了清嗓子,尽量使自己的声音更加圆浑,富有气势,“开国之年,开国皇帝便在此日宣令全国静寂,暂停一切喜事及盛大宴会,所有人着素衣食素食,全国禁杀生屠宰,为壮烈牺牲的二十多万英烈默哀三日。而今日,十三虽是女子,但却知晓,若没有三月前的三万军魂用生命守住了北迟的疆界,今日的北迟恐怕岌岌可危。十三做不了别人的主,只能命自己为那逝去的三万英魂哀悼三日。”

  长生殿内的人被北迟雪的一席话震撼的不知所言,动起的筷子又悄然放下,国仇家恨,本是每个男子都为之震怒。然而,那些寻常人家尚且可以上战场一杀为快,而他们这些世家贵族,却畏于家族责任留守京城。

  这些惨死的士兵,寄托在他们对于国家的责任,因理,这些英魂值得尊重,值得景仰。

  在场的女子虽然有的慨叹十三公主关心天下事,这般豪情是她们比之不得的,但更多的,是同北迟兮若一般被满满的嫉妒羡慕恨迷乱了心智的女子,她们先入为主地认为十三公主就是在狐媚在场的世家贵族。

  尤其是看到顾相顾连城看北迟雪的眼神里带着欣赏和赞许,北迟兮若就恨不得跑上去把北迟雪那张倾国倾城的脸毁掉。

  三皇子北迟容瑨钦佩地望向北迟雪,这次的战争太过惨重,他的恩师樊将军都伤得如此严重,让一直执掌兵权的他尤为痛苦,深感对不起惨死的兵士及亲属。他也曾翻阅先籍,想要为此事向父皇请旨。只可惜诸事繁琐,父皇对他现在又有些戒备,似乎生怕他拥兵自重。有些话,毕竟十三公主能说出来,他若上奏就变了味。

  “臣恳求陛下下旨为死去的英魂全国默哀三日。”礼部侍郎肖孜然年轻有为,首当其冲跪拜请罪。

  “儿臣恳求父皇为逝去的三万英魂的亲属免除赋税,给予补偿。”北迟容瑨知道这是个好时机,过了此刻恐怕不再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臣等皆恳求陛下下旨全国哀悼。”

  “……”

  “都准奏吧。”北迟恭眯了眯眼,望向北迟雪的目光里流露出一丝贪婪的神色。

  老十二说过,北迟雪的存在就是天下即将统一的前兆。

  他对老十二的占卜一直深信无疑。原本以为北迟雪只是个山野丫头,成不了什么气候,现在看来这丫头心思澄明,晓畅天下诸事,恐怕今后谁要是得到北迟雪的相助,统一天下便指日可待了。

  只是这后宫中的尔虞我诈,只要不牵扯上北迟雪的性命,都尚且可以置之不理。毕竟这丫头锋芒太露,总归需要些经历磨磨她的锐气。

  北迟雪起身退做一旁,桌上的荤食已尽数撤去,全都换成了素食。

  她布衣而坐,发现皇子一席只有十二皇子的位置空了下来,连体弱多病的八哥都到了,这十二哥竟然依旧两耳不闻窗外事地沉浸在星曜殿,她对这位十二皇子的兴趣提升不少。

  正巧与三皇子北迟容瑨的目光相对,北迟雪也并不避讳,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北迟容瑨好笑地在心底摇头叹气,这十三妹倒还真是小孩心性,这就开始对他“邀功请赏”了?

  九皇子北迟轩冽有些不悦,但脸上仍然挂着待谁都是三分温和七分礼遇的态度。他不知道为什么会为了小幕的一颦一笑失了心神,他重重地掐醒自己——这是他的亲妹妹。

  十一皇子北迟轩伦察觉到九哥的异样,正查看四周,寻找是谁让九哥有些不高心。却正巧碰见七皇子北迟轩瑾正在调戏一脸面无表情的顾左相,北迟轩伦一阵恶寒。

  宴席之上诸位互相寒暄,北迟雪有些乏了,正巧冰芷怀中的小孩儿醒了,她便递了块糕点,小世子北迟烨有些挑食,一脸不情愿。

  席下的人有些惊疑这十三公主身边怎么坐着个五六岁大的孩童,眼尖的人却看出这正是晋王世子,也都偷偷瞄了北迟容瑨一眼,暗自揣测这十三公主与三皇子间的渊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