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雪溅雷怒 【中】

  望天楼上的寒风飒飒,琼楼之顶有一白衣身影,傲然屹立与上,背剑而立,眉眼微皱,双唇紧闭。

  身后突然出现一墨衣蒙面男子,跪拜行礼后,毫无感情地说道,“北迟国天象异常,似有孤神现世,神觋大人命臣下向公子传话,傲世神域上下不得干预人间之事,其遍布凡间的宗族世家皆不可轻举妄动。望公子谨记。”

  “孤神遗世?呵,如今天神都在那九重天上睥睨万物,又怎会有神愿意下界来人间这污秽之地?神觋大人莫要诓骗我才是。”白衣男子恍似謫仙,周身仿佛笼罩着一种淡淡的,温和的柔光。然而那眼角凛冽的寒光,只需一眼便令人胆战心惊,“更何况,傲世门下各宗族世家为争夺奇才,早以彼此争锋相对百年之久,突然出现的孤神,怕是很快成为赤手可热的争夺筹码了吧。”

  “神觋大人说过,一切事情交给珟离公子即可,有您出面,无人敢打孤神的主意。”

  “我为何要帮那位孤神?”

  “神觋大人令我提醒公子,这位孤神并非九重天阙之人。”

  珟离公子的的瞳孔呈现一丝惊异,转眼恢复平静,他淡笑道:“代我转达神觋大人,此事我必会尽心尽力。”

  墨衣男子悄然退去,珟离逆光而望,琼楼下的天下被云雾缭绕所遮掩。

  呵,那该是怎样的盛世天下,又或许早已破碎零散的凡间。

  三百多年了,故人已去,他还在执着什么?抑或许,我还不能放下什么?

  珟离扣着心口,风华绝代的脸上一瞬间绽放出无奈而苦楚的冷笑。

  即便再来一世,他还是会义无反顾地为她赴汤蹈火吧。

  这傲世神域的老头们,也该由他收拾收拾了。

  思至此处,狠厉的目光如炬,仿佛要将这污浊的世间烧蚀殆尽。

  北迟雪穿戴整齐后才在冰芷的陪同下前往长生殿。

  此次的宴席想来也是足以盛大,沿袭之殿的花草都已刻意修剪,络绎不绝的才子佳人缓步走进殿内。

  她无奈地笑了笑,可惜了这么大的宴会也只是为了找个由头把她嫁出去。这罗氏还真是疑心颇重,她才刚刚回宫便迫不及待地赶她出去,偏偏还是用一副慈母良妻的虚伪模样蒙骗世人,逼得使人挑不出她的什么毛病。

  她不愿下饺子一样的扎堆挤进大殿,于是便在沿边的宫殿里瞎溜达。

  不得不说虽然宫殿群大多造型相似,然而这其中装点布景却各有千秋。

  尤以长生殿外的洛水殿,那一片片的荷花娇艳欲滴,围绕着整座水上宫殿,绿色装点的池塘,荷花含羞的花蕾,与洛水殿连贯相接的长廊相得益彰。

  酷K“匠H网8t正版)首发SH

  青色的宫帷飘飘,硕大的高山榕扎根于此,让她恍然想起了玉璇阁的高山榕。

  洛水殿,当真不错,只是可惜了却是空殿一座。

  曾听北迟轩冽提起过洛水殿,乃是北迟开国皇帝为自己的未婚妻所建,一山一水都曾凝聚了心血。只可惜从未为世人所知道的这位“皇后”却不愿与他长相厮守,多次闹着和离,最终被囚禁在了洛水殿。

  开国皇帝不愿广纳六宫,守着不愿意接纳他的“皇后”,周旋于逼迫他纳妃生子的群臣。

  直至后来北迟皇家之人竟有人刺杀“皇后”,他一怒之下大斩百人,牵连宗族皇亲千人。

  开国皇帝本也是天纵奇才,工于心计,夏末时期步步为营,推翻了夏朝的统治,而后带领北迟一族及部分世家遗孤建立了北迟国。只可以他本该雄才大略的一生却栽在连史书都未记载其身世的未婚妻身上。

  他登基仅四年,北迟国内政局已稳定,政通人和,百废俱兴,国家朝着好的轨道发展。

  当此时,他携“皇后”退位让贤与其弟,自此不问世事隐居于深山。

  处于对开国皇帝的尊敬和连斩百人的畏惧,后宫交替变换,始终没人敢打洛水殿的主意,洛水殿虽然空了下了,但并未因此而成废殿。相传,洛水殿留有一老妪守候,尽心尽责数十载,老妪出身不凡,皇帝畏于他背后的势力,也就默许了他留在洛水殿为报开国皇帝救命之恩而守护一生。

  北迟雪听故事的时候还唏嘘了许久。

  如今想来,虽然只是看了这洛水殿的外环,但足以想象内环是何等巧夺天工。而那老妪,说不定就守候在那儿。

  冰芷扶着她向前走,整洁的青石阶上残留着浓雾的潮湿感,北迟雪停下了脚,顿了顿心神。

  还是留些悬念吧。

  她的莞尔一笑,转身离开洛水殿。

  正与冰芷并肩而走,突然在不远处看到一个孩童正小心翼翼地靠近洛水殿外的荷花群,白嫩的爪子触碰到荷花粉嫩的花蕾,粉妆玉砌的脸上露出欣喜的神情。

  然而一瞬间的功夫,脚下一打滑,他顺着石岸滑落湖中。

  北迟雪手中生力,几颗石子从指尖发出,接住助力暂时缓住下滑的趋势,当此时,她一个眼神望去,冰芷离开以轻功上前,怀抱着孩童越出洛水湖。

  小公子手里拿着还沾着水滴的荷花,有些后怕地抓着冰芷的衣裙不肯放手,扯着嗓子哇哇直哭,冰芷有些无奈,看着北迟雪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啦,小男子汉哭什么。”轻柔的丝帕擦拭着他脸上的泪痕,如银铃般动声音使得他安静了下来,仰着红着眼的小脸,怔怔地出神了,“是仙女姐姐救了我吗?”

  听着他奶声奶气地话语,北迟雪揉了揉他的头,“是你旁边的姐姐救了你哟。”

  小公子转头望向旁边的冰芷,挂着泪花的脸上绽放出笑容,“谢谢姐姐。”

  冰芷有些受宠若惊,能在这皇宫自由出入的相比也是位贵人,如今她是北迟雪的侍女,只得恭敬地行了个礼。

  “为什么要去摘那洛水殿的荷花?”北迟雪声音很温柔,听起来让人觉得很心安。

  “母……妃……娘亲最喜欢荷花,听说洛水殿的荷花开得最美,我也想让娘亲看看。”小公子的声音越来越小,眼泪啪啪地滴落,“可是我找不到娘亲了,爹爹说,娘亲去了远方,可我怎么找也找不到她……呜呜呜……”

  北迟雪轻声细语地安慰他,失去亲人的痛她自然懂得,前世待她如命的父母,今生惨死的师父和可悲的尉迟娘亲,都是她心底无法抚平的伤痛,每一次别离,都仿佛把她推离出这个世界,她越发感到的孤独和凄苦也只能用骄傲强撑。

  “好啦,不哭不哭啦。”

  “乖啦,姐姐带你去吃糕点好不好?”

  ……

  小公子哭累了,软绵绵地缩在冰芷怀里陷入了熟睡。

  “公主,我们还要前往长生殿,这孩子该怎么办?”冰芷对待孩子颇为无奈,也实在是不敢相信杀人如麻的宫主竟然可以如此温言细语地同着孩子交谈。

  “一同带去吧。”北迟雪撇了眼小公子腰间的玉佩,淡淡地说道,“想必已经有人找他找的着急了吧。”

  北迟雪的嘴角勾勒出了一抹笑意,北迟国的战神吗?她还真想会会这在北迟犹如天神般存在的三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