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芷,关于墨瞳安排的如何?”芊芊玉指划过北迟雪的脸颊,她一脸悠然自得地为自己梳妆打扮。

  “墨瞳已经安排进雪舞殿,雪花宫37名杀手也已经混入皇宫,随时听候宫主差遣。”冰芷语气平淡地答道,“另外,十五公主,十七公主求见。”

  “皇后准备的服饰可有送来?”

  “申时就已送到。”

  “冰芷,先去试衣吧,可不能辜负皇后的‘一番心意',至于两位公主,生病抱恙的谎言想必是骗不过去了,先好生伺候着,等会儿再见。”玉指搭上冰芷搀扶的手,缓缓转身,明媚一笑,“走吧。”

  “是。”

  雪舞正殿之中——“十五皇姐,这北迟雪真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宫女通报已过半刻,竟然还未前来,真当自己这个山野丫头飞上枝头成了凤凰,若说这天下尊贵的女子,除了皇后,谁比得上皇姐?她竟敢如此怠慢皇姐真不把皇姐放进眼里。”十七公主北迟兮沐撇了撇嘴,犹如弯月般的眼眸沉淀了许多杂质。

  “十七皇妹说笑了,这十三皇姐可是尉迟贵妃的女儿,这……身份,呵,可高贵着呢。”十五公主北迟兮若杏眼流转,嘴角勾勒出一抹浅笑。

  尉迟贵妃出身商贾,若说像五皇子母家白家那般富可敌国倒也要人让几分薄面,可偏偏是个普通商人,做些小本小利勉强富裕,官家的人,多少有些重农轻商,商人,也不过是个卑微的身份。

  北迟兮若母妃沈氏与罗氏关系匪浅,沈氏一族依附罗氏一族而生,这其中多少有些繁杂的血缘关系,沈氏乃是罗氏的表妹,罗氏因无从生养,又极其偏爱女孩,北迟兮若自出生便在皇后宫中与太子在同一个屋檐下长大,虽然并未过继到罗氏名下,但罗氏一直将她视如己出。

  “据说那北迟雪长相颇好,若我说,这天下,谁能敌得过十五皇姐的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姿?”北迟兮沐扬了扬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

  北迟沐兮母妃出身五品官家,算不然高贵,但因常年跟在北迟兮若的身后,从小就连带享受了不少荣华富贵。

  “皇妹……”

  “哈哈,哈……”北迟兮若还没来得及说出话来,爽朗的笑声伴随着脚步声打断了她的话。

  北迟兮若对于这人有些愠怒,但仍然挂着淑女温和的笑容。

  “七皇兄。”北迟兮若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攥着拳头,抬头间却又是一脸笑盈盈,美眸流转,笑意更深,“七皇兄好雅兴,不去陪‘美人',怎会有闲心情来这儿。”

  “十五妹,你这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脸上可是写满了厌恶。”北迟轩瑾低头在她耳际低语。

  她的脸色瞬间变成猪肝色。

  又是这个七皇兄,有断袖之癖败坏皇家声誉也就罢了,偏偏每次都害她出洋相。

  在上次千秋宴上,她为了博得顾相好感一舞,却被七皇子三言两语说得她无地自容,彻底撕毁了她一直维护的形象,害得她每次见到顾左相都羞愧难当。

  最主要的是,他竟然将魔手伸向了她一直钦慕的顾左相,与左相勾肩搭背相谈甚欢,看得她恨的直咬牙。

  从那时起,她和七皇子的梁子就结下了。

  北迟轩瑾也是饶有兴趣的笑着,或许是他的生活太过无聊,没事逗逗这虚伪的十五皇妹,看着她露出马脚后急得直跺脚的样子,压抑的心情多少舒坦些。

  “这殿中好生热闹。”清脆婉转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北迟雪身着一身浅蓝色罗裙,盈盈笑语醉人心扉,“皇兄皇妹们可不能忘了十三。”

  北迟兮若打量着她,北迟兮沐故作无聊地品尝点心,北迟轩瑾大步走进,笑道:“几日不见,十三妹越发动人了。”

  三条黑线……

  “十五妹,十七妹,皇姐因试穿母后派人送来的衣服,来的有些晚了,望你们见谅。”北迟雪字字谦恭,转身面向七皇子,“十三不知七哥突然造访,礼仪不周,还望海涵。”

  接下来在一番寒暄和官套话后,十五十七公主终于因事早退,只留下七皇子一脸懒散,最主要的是,逐客令已经如此委婉,还是没有起身离去的意思。

  “十三身体抱恙,许是多天舟车劳顿,身心俱疲……”北迟雪已装出一副面色苍白的样子,还绘声绘色的轻“咳”了几声。

  北迟轩瑾饶有兴趣地笑着盯着北迟雪。

  “够了,别装了。”北迟轩瑾扬了扬嘴角,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洋溢开来。

  北迟雪索性呼了口气,装出一副玩不下去的样子,“七哥你早说不省着我说这么多了,嘴都干了,马上就要没词了……”

  美人皱眉,撇了撇嘴。

  “哈哈哈,早说能看到十三你这么声情并茂的表演。”北迟轩瑾爽朗一笑,“有时间七哥带你出去玩,如何?”

  “真的吗?”北迟雪继续装出一副疑问和惊喜表情。

  这七皇子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皇宫这个大牢笼可关不住自由的心,十三妹你从小流落民间,在皇宫的这些日子一定憋坏了。”

  这么好心,脑袋让门挤了吗?

  怎么感觉嗅到了一丝试探的味道。

  一双懵懂无知的美眸对上一双热切诚恳的桃花眼,怎么感觉有种影后与影帝的较量呢?

  “当然好啊,没想到七哥这么善解人意。”纯净的几乎让人不敢直视的双眸,喜悦的心情溢于言表。

  北迟雪现在感叹要是再回到现实世界她一定可以拿奥斯卡奖了……

  }Q酷9(匠“`网4正w版)W首发;

  “对了,殿前的侍卫长是什么人?我怎么没有见过。”

  竟然注意到了墨瞳,镇定,镇定自若。

  “十三自幼流落民间,得一民间隐士收留,先生不谙世事,隐居山野,殿前的侍卫长便是我师兄墨瞳,师父知深宫复杂,我年轻懵懂,我虽跟随师父多年,但终究懒于学功练武,也只是会些三脚猫的防身功夫,所以师父特地派了师兄保护我。”

  幸亏提前编好了说辞。

  “七哥莫非是看上墨师兄?”北迟雪打趣般地掩嘴笑道,“虽说我墨师兄样貌不错,但可不能被七哥祸害了,他早已与师父的女儿晴儿师姐定亲,师父可还等着抱外孙呢。”

  “哈哈,十三你把七哥当做是什么人了,七哥虽然是断袖,但凡是还是讲个你情我愿。”北迟轩瑾掩了掩怀疑,他试探过墨瞳,虽然沉默寡言,但身手了得,而且隐隐地觉得他隐藏了很大的实力,笑道:“不知十三妹师出何门?”

  “皇妹不才,至今未出师门,家师常年隐居山野,名讳早已不为人所知,师父向来不谙世事,恐怕说出来七哥也不识得。”

  北迟雪:我就是不说怎么滴!

  北迟轩瑾懒洋洋地答道,“我也只是一时好奇,不说也罢。”

  一团白色的身影突然蹿上北迟轩瑾的腿上,借着“跳板”跃进北迟雪怀里,蹭了蹭手指,紫色的眸子有意无意的瞥向北迟轩瑾。

  “这只白狐好生活泼。”北迟轩瑾看着白狐的紫瞳,一阵恶寒,他怎么感觉那小狐狸在鄙视他呢。“是十三妹的宠物吧。”

  “的确。”柒墨回来的这么快,相必是事情都办好了,只是每次都变成原形跑进她怀里撒娇,到有些邀功似的了。

  指尖轻柔地掠过白色的皮毛,阳光给北迟雪的身影镀上一层柔光,墨色的眸子恍若烟火,阑珊了心灵,“他叫柒墨。”

  北迟轩瑾怔了怔,那一刻的北迟雪惊艳了他的双眸。

  温柔的,平静的,神圣的,一如他记忆中的人。

  或许没有经历众叛亲离的那个人,曾经也如北迟雪这般静谧的神圣,仿佛世间一切的繁华与沧桑,都不能激起她眼中的涟漪。

  心,忽得开始抽痛。

  这天下间的争斗,终究毁了他们。

  “七哥,你怎么了?”见七皇兄有些失神,北迟雪轻声提醒。

  “噢,许是想起了些琐碎的事情。”

  北迟轩瑾清醒了些许,“接风宴后,十三妹可要好好陪七哥松松心。”

  “当然了。”笑靥如花,明眸皓齿,更衬得沉鱼落雁。

  北迟轩瑾狠狠地掐了掐袖中的手指,北迟雪,你究竟是装的还是本来如此?

  若是只是为了兄妹重逢尚且可以留她一命,可若是牵扯上他们的计划,无论是谁,都逃不过一个“死”字。

  北迟家欠他们的,终要还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