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的小径通向被废弃已久的冷宫。

  冷风飕飕,凄雨绵绵,杂草丛生的石阶在雨水的冲刷下显得更加光滑。

  从屋檐渗漏的雨水从指尖漫向手心,清凉的触感弥漫开来,在长廊躲雨的北迟雪身着湖绿色的丝裙,一层一层渐变的绿色慢慢沉入湖底,巧笑嫣然间,仿佛世间的一切都成了她的陪衬。

  她轻启娇艳欲滴的双唇,慢慢吐出不轻不重的两个字,“七皇兄。”

  来人的脚步声突然停止,一声爽朗的笑声打破了僵局。

  “皇妹好听力。”北迟轩瑾墨发束冠,身穿藏青色长袍,身形修长,脸上虽然一副慵懒散漫的样子,棕褐色的瞳孔中却闪着清冽的光芒,许是因为天生的贵气逼人,多少让人觉得不易近身,“皇妹如此天姿绝色,不知是哪位公主?”

  北迟雪心中默默将此人咒骂了上千遍,不认识还这么凑近乎的搭讪!

  转身回眸一笑,犹如含露初放的芍药,“皇妹自幼流落民间,隐居于深山之中,多日前才得以重回皇室,皇兄不记得也不奇怪。”

  “原来是十三妹。”北迟轩瑾的眸子激起了一丝波澜,“若是早知道十三妹生得如此倾国倾城,迎接仪式上我断不会偷跑出去。”

  “七哥当日未现,想必是有美人在怀吧。”

  北迟雪瞥见他衣角上的一点胭脂,虽然并不太过明显,但那上等胭脂的香味却无法遮掩。

  眸子微微闪过一丝诧异,北迟轩瑾对上了她那双风轻云淡的墨瞳,本以为她会回避,可她与自己对视的那种坦然与平淡,尤其是全身莫名散发出一种不易深交的气质,真是不像未见过世面的山野丫头。

  “十三妹真是聪慧,不过……”

  他突然将食指抵在唇间,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可莫要告诉他人。”

  不告诉其他人,怎么可能!

  “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不过传到父皇耳朵里,又要数落我一顿罢了。”北迟轩瑾耸耸肩,一脸无所谓。

  北迟雪的内心活动:这孩子真腹黑……

  嘴唇轻扯出一抹笑意,“七哥放心,十三妹的嘴还是很严实的。”

  “那就好,不怕十三妹笑话,就因为上次与美人相会,被父皇软禁了半月。”摇了摇手中的折扇,北迟轩瑾叹息道。

  “究竟是怎样女子竟然会让父皇震怒?”北迟雪莞尔一笑,倒真对七皇子的私生活有了些兴趣。

  “女子?”他饶有趣味地笑道。

  北迟轩瑾反问式的语气让北迟雪有些生疑。

  莫非是有夫之妇,又或许是夕阳恋,难不成是幼女不成?

  想到这儿,北迟雪看他的脸色冷了不少。

  “十三妹真是说笑了,我历来对女子只有欣赏之意,绝无爱慕之情。”那双桃花眼眯了眯,嘴角扬起的笑意越发明显,“漂亮的女子就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有些人喜欢收藏把玩,你七哥我,顶多只是喜欢看看,评判评判罢了。”

  说得跟自己多清高似的……古代的哪个男子没有男权意识,更不要说生在皇家的了。

  北迟雪内心压过三条黑线,难不成这货出柜了不成?

  想想看她七哥是个基友,这特么足够惊世骇俗的。

  她的眸子变得柔和了些许,虽然在她那个时代有些国家同性结婚已经合法化了,但毕竟承认同性和女权独立都不过才过百年,世界上仍然有很多地方将同性恋视作罪恶。更不要说身在封建社会的皇子了。也难怪她父皇这么震怒。

  “七哥喜欢之人莫非是个俊郎小生。”北迟雪带着些调侃的戏谑道。

  这一身名贵胭脂,恐怕也是个小受,看她七哥如此慵懒,说不定还是个总攻。

  “哈哈哈……皇妹这就猜得奇准了,可莫要以同情或嫌恶的世俗眼光来看待。”他爽朗的笑声在长廊流转开来。

  北迟雪只是淡淡地笑着。

  $酷√匠网\U正:W版首)发

  她的潜意识里对于同性恋并没有太大的排斥,毕竟恋爱是个人的自由。只不过由于封建传统意识里,男子都有传宗接代的责任,对于传统社会而言,多少不能接受,甚至有些会被认为伤风败俗。想必他七哥这般直爽的性子,能够如此光明正大的坦然承认,背后也必定受过很多奸诈小人的借事中伤。

  若是能活得像他这般洒脱,人生何求?

  雨水的声音渐渐小了些。屋檐哗啦啦的暴雨声停止了,只有些雨滴“滴答滴答”的缓慢滴落在岩石上,溅到了她的肌肤上,带来一抹凉意入骨。

  “雨停了。”轻如鸿毛,静如止水的声音仿佛一滴从绿叶上滴入湖中的雨水,激起一层一层的涟漪,“与七哥相谈甚欢,若七哥今后无事,也可到雪舞殿来寻十三妹同乐。皇妹初回皇宫,未曾有什么朋友,还望七哥能多多提醒皇妹这宫中诸事,莫要嫌弃十三愚笨才是。”

  “那是当然,十三妹可莫要嫌弃七哥我啰嗦才是。”

  北迟轩瑾笑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