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却并不平静的皇宫,北迟雪抱着还是狐狸形态一脸卖乖的柒墨,带着从雪花宫带来的丫鬟周旋于皇宫中,老皇帝和皇后罗氏派给他的宫女北迟雪象征性的留下了一些,她知道,无论是罗氏还是北迟皇帝,都巴不得北迟雪自己于他们,不足为自己的威胁。

  “十三妹好心情,竟然有时间在这里闲逛。”北迟轩伦一脸厌恶的对着北迟雪说。

  北迟雪淡淡的笑着,如此不得宠的十一皇子也不过仗着母妃母家在朝中的地位,十一皇子不喜欢她,她看得出来。

  “十一哥说笑了,妹妹初来皇宫,难免有些好奇。”北迟雪答道,“十一哥若是有时间可否带妹妹参观一下各宫各院。”

  与个乡野丫头一起走,想想都感觉丢脸,北迟轩一脸不悦的离开了。

  北迟雪狡诈一笑,不过是个娇生惯养出来的皇子,又有多少能耐。

  想罢,快步前去自己的目标-裕华殿。

  裕华殿-当今太子北迟轩亦的寝宫-玉华宫的主殿。

  从冰芷调查来的资料得知,北迟轩亦虽贵为太子,却不得老皇帝宠爱,反道是皇后罗氏及其母家庇佑着北迟轩亦的太子身份,说来,也是个可悲的太子。

  初入殿中,便觉宫殿极其华丽,摆放设置虽然都是稀世珍宝,却显得庸俗奢靡,可见罗氏家大业大,野心蓬勃。

  只是……这些都是民脂民膏,害苦了多少百姓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个据说只懂得风花雪月,对月吟诗的太子,又是否明白百姓的疾苦。

  _酷匠x网唯A一5正9N版Q,|其m他‘都是#K盗4版

  北迟雪皱了皱眉,抱在怀里的柒墨微微睁开半眯半睡的紫色眸子,仿佛能听见北迟雪心里所想。

  琵琶声从前面传来,旋律雅致优美,好像暮鼓送走夕阳,箫声迎来圆月的傍晚;人们泛着轻舟,荡漾于春江之上;两岸青山叠翠,花枝弄影;水面波心荡月,桨橹添声……

  从小被严格要求精通音律的北迟雪早已听出这乃是琵琶名曲《夕阳箫鼓》,只是演奏琵琶的人虽然技艺精湛,可是却心事躁乱,使得曲子倒显不出本身安逸和乐的感觉。

  北迟雪缓慢步入殿中心,周围并未有宫女侍卫拦截,看起来北迟轩亦早已知道她会来,这个看似无能的太子也许只是隐藏实力,蓄势待发。

  “是谁胆敢闯太子寝宫?”一华服男子语气清淡。

  “十三公主-北迟雪,来拜见太子殿下。”北迟雪微微低下身子,以显对太子的尊敬。

  “原来是十三妹。”华服男子步出纱帘,一脸和悦。只见他墨发垂肩,一双清冽的眸子微微带着些困意,仿似睡梦初醒,“自家兄妹,就不必拘束礼节,随意即可。”

  “谢二皇兄。”太子在众多兄弟中排第二,大皇子早年夭折,所以以嫡次子北迟轩亦立为太子。

  “十三妹到我宫中来不知有何事?”北迟轩亦轻抿了一下杯中的龙井茶水。

  “太子既然早已知道我会来,又何必再问,想必您心中已有定夺,何须我再费口舌。”北迟雪看北迟轩亦也是个聪明人,必定早已暗中追查过她的一切消息。

  北迟轩亦目光一闪,事实上在北迟雪进宫之前他就追查过北迟雪的来历,只是在北迟国内有一股奇怪的力量阻抑着他的追查,使得他浪费了不少时间,才只了解一点点没用的过去,甚至,极有可能是随意捏造的过去。

  北迟轩亦觉得,北迟雪一定并非那年战乱失踪后就一直躲进深山隐居于山林的山野丫头,从进宫开始,北迟雪的举止端庄典雅,甚至深知宫廷礼仪,从未失态过,更何况,他曾派黑衣暗卫刺杀过北迟雪,她竟然毫发无损,若说是她身边的贴身侍女武功高强,可他派去的暗卫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又岂会无一人生还。

  他越发感觉北迟雪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十三妹说笑了,皇兄又怎会知道皇妹的想法?”北迟轩亦说。

  “罗氏的事我希望你不要插手。”北迟雪回答的简单明了,“我知道罗氏并非你的生母,且当年是罗氏害你生母死于冷宫,罗氏所做这一切,只是因为大皇子夭折,而她因为生大皇子时难产,丧失了生育能力,才会千方百计的害你的生母,从你生母手中抢到你,抚养一个等着成为傀儡的皇帝。”

  “你应该和我一样恨罗氏,所以我要报复她,希望太子不要插手,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北迟雪没有拐弯抹角,她知道对于聪明人,不需要谎言。

  “我若是不答应呢?”北迟轩亦直视她,有些嬉笑地调侃道。

  “我会杀了你,凡是阻挡我报仇的,都不会活着。”北迟雪一脸严肃的面向北迟轩亦,她说到做到,更何况,她杀的人已经不少了,再杀一个又何妨。

  “呵呵。”北迟轩亦笑道,第一个敢威胁他的人-竟然是他同父异母的十三妹。

  “皇妹宫中还有琐事要处理,先行告辞。”北迟雪知道,若继续谈下去,只会浪费她的时间,不如先回宫再说。

  待北迟雪渐去,从帘子里走出一紫衣佳人,容貌虽不如北迟雪妖娆妩媚,却显清丽端庄。

  “潋滟,今天你的琵琶可弹得不好。”北迟轩亦冷言冷语,不带有一丝情感。

  “少主,是属下马虎了。”潋滟低下身子向被她称为少主的北迟轩亦行礼。

  “北迟雪,我的十三妹,果真不简单,连你能够魅人心智的琵琶魔音都对她没有用。”北迟轩亦敛了敛眸子,转身对潋滟说道,“继续追查有关北迟雪的消息。”

  “是,少主。”潋滟不过几秒间便从裕华殿消失,身手敏捷,行动迅速。

  “想不到,九弟对我们的十三妹也这么上心。”北迟轩亦发现一直在他的寝宫前守候着的冷言-北迟轩冽的贴身侍卫,在北迟雪离开后,不免感到好奇,“好像十三妹与九弟是同胞兄妹。”

  北迟轩亦重新沏上了一杯西湖龙井,在心中默默说道,可是,北迟雪却长得一点不像她的母妃尉迟贵妃,甚至不像他的父皇。

  北迟轩亦幼年是曾经见过尉迟贵妃,一个清丽脱俗的美人,并不像北迟雪这般妖娆祸水,如同妖孽。

  或许是岁月造就了不同的人,既能造出尉迟贵妃那般天然纯粹的美人,也能造出北迟雪这般妖冶艳丽的祸水妖孽。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汝言菲说:

  (友情提示:由于幕雪回到了皇宫,所以接下来的章节里幕雪改为北迟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