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儿嫁入皇家后,北迟恭不久后就登基为帝,婉儿成了贵妃,盛宠之下自然也遭了不少算计。

  我常常会越过高高的宫墙,偷偷去看她,她变了很多。眼睛不再澄澈如水,沉淀了很多的杂质,我见过她亲手杖罚处死意图勾引北迟恭的宫女,同其她妃嫔间的对话弥漫着火药味,像皇后一般谋害了些品阶低下的官女子。

  她的第一个孩子死在摇篮里,她反诬皇后下的毒手。

  第二个孩子胎死腹中,她呼唤着这个孩子四天四夜,为了逼北迟恭惩处元凶在殿外跪了三天三夜。

  第三个孩子——一位皇子的诞生为她带来了成为母亲的幸福。

  在第四个孩子——一位公主降生仅七个月时,长安王叛变了。

  北迟恭为了取得皇后母家的帮助,舍弃了婉儿。

  婉儿被关在地牢里两个多月,受尽了折磨。

  后来我不惜暴露雪花宫的身份终于成功救回了她。

  把她带回寒冰洞秘密救治。每每看到怀里安静的她,总是深深的自责若是当年一意孤行带她走,纵使会恨上自己,可她总归不用承受这些痛苦。

  她醒来时发了疯似的捶打着我,长长的指甲镶进我的肉里,我抱着她入怀,生怕她做出任何伤害自己的事。

  M更新c最快m…上)酷》#匠CR网si

  她有时很安静,看到自己的脸时就会突然发疯,我便命人收起了所有可以反射和有危险的东西。

  她安静入眠时,我就会偷偷潜进来,躺在她的旁边,望着她被划烂的脸,心疼与愧疚使我久久难寐。

  其实我早早寻来了易容术的传人,只是有时望着她,常常担心假如她恢复了容颜,再遇到北迟恭又是不是会回心转意?

  我不想再错过她一次,关于易容术的事,因为存有私心,一直没有告诉她。

  每当她发疯时我就站在旁边,我不怕她摔碎东西,甚至拆掉房子,只是怕她会伤到自己。

  她发完疯后什么也不记得,躺在我的怀里安静的让人怜爱。

  后来我接回了她尚在襁褓中的女儿,试图唤醒她的母爱,激发她的求生欲望。

  可是我错了,她又发疯了,疯的一般地掐死了襁褓中的婴儿,我闯进去的时候,她还差点带着尸体从两层阁楼上跳下去。

  幸亏她忘记了自己做过的事,若是让她知道是自己杀死了自己的女儿恐怕又会寻死觅活。

  有天她清醒地窝在我的怀里,轻轻的说,“我想报仇。”

  我不知道我的选择是不是正确的,但当她说出“报仇”两个字时,我清晰地感受到她的求生欲望。

  她愿意活下去,我便答应帮她报仇。

  她逼我教她不满一岁的女儿杀人,我叫苦不迭地敷衍着。

  后来墨瞳抱回了顺着溪水飘来的一个女婴,比北迟雪小上了半月左右。

  在她一岁多时,我便把她领到婉儿的身边,告诉她,这是她的女儿。

  婉儿没有重逢后的欣喜,她打量着女孩,像是在查验是否有利用价值。

  直到女孩软腻腻地唤着她“娘亲”,她的表情才慢慢变得柔和。

  我教这个女孩武艺,教她试药,把她当做北迟雪一般培养。

  这个孩子倒也真是天赋异禀,当她第一次试药坚持到一百多味时,我的内心就已经足够惊讶了,若说当年的十一岁跟老头学习的我,也只是坚持到三十多味。

  婉儿被仇恨蒙蔽了理智,我被爱情麻痹了灵魂。

  当婉儿主动吻我的时候,我的内心是翻腾的。

  可是她的下一句却彻底浇灭了我的所有期待。

  我从不厌恶她被毁了容的脸,真的没有一丝介意,我并不觉得貌美的女子就该被有更多人爱,像是我的母亲,如此美丽最终也是香消玉殒。

  美丽的东西总是易逝,我一直在原地等候她的转身。

  江湖帮派围攻我的那天,我确实受了点伤,因为并没有想到这些名门正派竟会用卑劣手段偷袭。

  回到玉璇阁时,婉儿正在发疯,我遣散了守在她身边的侍女,护着她又顺着她肆意发泄。

  婉儿问我,她的女儿是不是早就已经死了?

  她说她的女儿左脚掌下有一块蝴蝶状的胎记,可这个孩子并没有。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她跑到了玄门,想要寻找我的毒药。

  我慌忙跟上去,堵在客室的门前阻止她进去。

  她撕扯我的衣服,眼泪溅到我的衣衫上。

  她身子一软,紧抓着我的衣服慢慢蹲了下去,她悲恸地哭着喊道,“我连自己的女儿都害死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我这样的疯子,丑陋的人早就不该活着了,你又为什么救活我,你应该让我去死,死了才好!”婉儿趴在我的肩上,眼泪纵横,“我觉得活着好累,我想要报仇,可我这样弱小又能做什么,我想死啊,死了就什么都不用怕了,死了就不会难过,不会痛苦了……呜呜……呜呜……”

  我抱着她,看着她难过的样子,心忽然觉得刺痛。

  “北迟恭,我恨你!我恨你!你为什么不来救我!为什么……你说过爱我啊,你说过什么也不能把我们分开……可是……呜呜呜……你为什么抛弃了我……”

  婉儿的拳头落到我的身上,像一根根刺深深扎进我的血肉。

  “罗氏,你杀了我啊,用你的手指勒住我的脖子,让我一点一点变得难以呼吸……越来越……呜呜呜……”婉儿纤细的手指掐着自己的脖子,她渐渐感觉呼吸困难,血液不畅,眼前的视线慢慢模糊。

  “你在做什么!婉儿,你还有我,你还有我……”我心疼地拨开她紧掐着自己的脖子的手指。

  “千缪哥哥,我想要逃离这个根本容不下我的世界……我讨厌这么懦弱的自己,为什么要屈服于命运!”

  我拥婉儿入怀,她湿热的泪水滴到我的肩上,脸上化的浓妆花了一半,我用衣袖擦拭着她的泪水,安慰道,“婉儿,你还有我啊,你的千缪哥哥……”

  “婉儿……婉……”我还没来得及说完,冰凉的触感带着疼痛感袭进我的胸膛。

  “北迟恭!我终于杀了你,我终于杀了你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婉儿声音颤抖着拔起匕首,又一次插进了我的胸膛,“北迟恭,我要让你生不如死……你欠我的……四十九刀,我要一刀……一刀的还来!”

  我的眼前渐渐模糊了,望着疯狂的婉儿,听着她凄厉的叫声,想要说什么却再也喊不出任何话。

  我不知道自己忍受了多少刀才失去的意识。

  我只是看着婉儿,心疼她,可怜她。

  一次又一次的攻击带来的疼痛感几乎麻木……

  我想起了那个巧笑嫣然,美目流转的婉儿……

  那个酥酥地唤着我“千缪哥哥”的婉儿……

  那个我怀里安静入眠的婉儿……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婉儿,我等你……”

  “婉儿,我等你……来世重逢……”

  我的嘴角涌现一抹浅笑。

  婉儿,若有来世,我等你。

  忘川河畔,奈何桥头,我等着你。

  “人生一场虚空大梦,韶华白首,不过转瞬。”

  蓝千缪,生淬年不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