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浮生尽歇 【中】

  蓝千缪的眸子平静似水,他将一堆混在一起的草药推到幕雪面前。

  “试吃。”惜字如金。

  “师父,这些都是什么?”幕雪随手拿起来一小串晒干了的乳白色钟状花。

  “铃兰。”

  幕雪惊得瞬间脱手,铃兰啊,铃兰花有毒,会造成腹痛,恶心,呕吐,腹泻。同时还会出现心跳紊乱浅缓,呼吸急促,甚至会使中毒者因心脏骤停而猝死。

  她又拿起了一小片带粗毛的茶褐色叶子和粗糙的灰色树皮,“那这个呢?”

  “箭毒木。”

  幕雪的脑袋停顿了一下,猛然间丢掉箭毒木的树皮和枝叶,身子有些发抖。

  箭毒木,又名见血封喉,箭毒木的乳白色汁液含有剧毒,一经接触人畜伤口,即可使中毒者心脏麻痹,血管封闭,血液凝固,以至窒息死亡。

  幕雪拍着胸口宽慰自己,幸亏以前为了能够使论文过关把《本草纲目》《伤寒杂病论》之类的中医著作都翻看了好多遍,虽然以前只是在书上看过这些介绍,可是谁会想过真正会和这些毒药“亲密接触”啊?

  “那么其他的呢?”幕雪小心呵护着自己的小心脏。

  蓝千缪顿了顿,蓝色的眸子瞟了眼用肉嘟嘟的小手艰难触碰过其他草药的幕雪,不悦地皱了皱眉头,“断肠草,番木鳖,鸠羽,信石,白色曼陀罗花,鹤顶红,乌头,夹竹桃。”

  “师父,这些……都要吃吗?”幕雪睁大了双眼。

  “仙药不常见,毒药却无处不在。只有了解每种毒药的特性,才能更好的运用每种毒药。”蓝千缪白皙修长的手指捻起来一小朵深红色漏斗状花冠的单瓣小花,“控制一定剂量的情况下,不会有生命危险。”

  幕雪咽了咽口水,想起在石室的那一天,自己孤立无援的时候,突然明白自己只能依靠自己。

  没有人会帮她。

  幕雪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哀伤。

  这个身体的使命就是为了完成她母亲的复仇,为了报仇,为了苟延残喘,这点威胁都渡不过,今后又要如何存活?

  这个不存在于历史记载的时代她还没来得及看遍,怎么可以轻易地就放弃了呢?

  蓝千缪的眸子动了动,他虽然感觉北迟雪与平常有些不同,若是平常,自然没有丝毫犹豫,难道是长大了些,开始有些惧怕死亡了吗?

  幕雪一把抓起草药,往嘴里填。每试吃一种,便向蓝千缪用奶声奶气的童声汇报。

  豆粒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

  到了第一百四十七种,幕雪虚弱地趴在桌子上,小脸惨白。

  “够了。”看着便北迟雪气息奄奄的样子,蓝千缪还是有些动容,他突然起身,浅蓝色的明衫被从玄门吹来的风鼓起,衣袂飘飘,恍似谪仙,如碧蓝色深海般的眸子似乎隐藏了很多心事,“明日午时继续。”

  在接下来的尽半年的时间里,幕雪每日卯时到雪花阁习武,辰时动身石室历练,午时至玉璇阁试药,未时学习女红诗书礼乐琴棋书画,酉时到月璃殿同雪花宫的杀手切磋,亥时还要去玉璇阁玄门拜见师父。

  幕雪的一天真是……比国家主席还忙。

  更让她无语的是,古代是一日两餐,分为朝食,相当于现代的上午九点左右;补食,一般是申时,下午四点左右。对于吃惯了一日三餐的现代人,幕雪用了好久才调整好“食差”……

  半年时间里,幕雪真正的感觉到自己的突飞猛进。

  她下手更加狠快准,几乎敌人还没有发觉就已命丧黄泉。

  蓝千缪虽然没有过分夸缪,但对于幕雪的训练强度又提升了不少。

  子时初刻,幕雪用轻功飞上屋檐,月光下的琉璃瓦闪着圣洁的光芒,她小心翼翼地踏着瓦片,巧妙的控制着身体的平衡,使脚步尽可能的轻快。

  皎洁的月光笼罩着整座雪花宫,夜空中星罗棋布,澄澈的天空并没有在现在城市里的阴霾,在这辽阔之处,更能清晰的窥探每颗星的位置。

  幕雪很喜欢看这里的夜空,这是个静谧,平和,温柔的世界,远离世俗的纷扰,耳际只留存星辰间的窃窃私语。

  她猛然记起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每天早出晚归,挤上拥挤的地铁,穿梭于形形色色的人群,眼里只关注北京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央视新闻从早到晚播放着离她很遥远的事件,她穿越大半个北京城,时钟转过两周,她的脚步停滞在狭小的出租屋内。

  灯光陪伴她熬过深夜,键盘敲击的声音扰乱心神,拿起手机几个朋友间的闲聊却往往废话连篇。

  她有多久没有仰望过星空?

  她曾在闷热的夏季,歪在摇着蒲扇的爷爷怀里,看着那满天星辰,咿呀不清地分辨每片区域的星座。

  那时的城市没有高楼,爷爷的身体尚且健在,她还是那个会撒娇的孩子。

  十三岁后的她瞬间长大,懂得了人世间的很多无奈。

  二十一岁的她明白金钱的重要,于是她每天都在与时间和金钱赛跑。

  她的人生经历了中考,高考,大学,就业。回想起来,似乎她的整个人生也只有这四种经历。

  原来她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么美的星空。

  幕雪的嘴角微微翘起,眸若晨曦,璀璨夺目。

  “咕噜……咕噜噜……”

  幕雪抚了抚自己的肚子,果然还是不习惯一日两餐的生活,肚子又叫了。

  她张望了一下远处,见膳食坊旁没有多少人,决定去里面偷点点心做夜宵。

  路过玉璇阁的时候,听见悠远清冷的箫声,揣着偷出来的点心坐在玉璇阁的琉璃瓦片上,边吃边听。

  玉璇阁湖边的菩提树树干粗壮雄伟,树冠亭亭如盖,青枝绿叶伴随着箫声翩翩起舞。

  蓝千缪一身绣着斑竹的白衣,墨发束冠,肤白如玉,月色下的蓝眸更显清冷。

  他手执雕琢着花鸟水榭的玉萧,嘴唇掠过的地方带动着空气柱振动发声。

  幕雪闭目遐想,眼前渐渐浮现一枝梅花矗立于寒风萧瑟的冰雪之中,傲然屹立之姿令人敬仰。

  箫声戛然而止,凉风习习,吹乱他的衣角。

  他仰头望去,眸静如夜,“你在上面做什么?”

  幕雪猛然惊醒,脚下一滑,没来得及使出轻功就从光滑的琉璃瓦上摔落而下。

  蓝千缪接住从屋顶滑落的幕雪,眼神清冷。

  幕雪软酥酥地问道:“师父吹得可是《梅花三弄》?”

  蓝千缪敛了敛一瞬间惊诧的神情,面色平静,“雪儿最近声乐进步不少。”

  “梅为花之最清,琴为声之最清,以最清之声奏最清之物,宜其有凌霜音韵也。”幕雪流畅地背出了《伯牙心法》的一段,她抬起墨色的眸子,一脸天真无邪地问道,“师父,琴箫合奏更能奏出梅花凌霜傲寒之态,为何选择玉萧独奏?”

  幕雪心里的小九九:这么天姿绝色的师父当然弹琴的时候最帅了。

  蓝千缪不语,抬头望向夜空,眼睛里藏着心事。

  他拉着幕雪的小手走向菩提树,淡淡地说道:“只是缺了弹琴的心境。”

  幕雪偷偷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桂花糕塞进嘴里,边咀嚼边问道:“何意?”

  “这抚琴之人曾是你的娘亲,只是物是人非,初心已改,心境已变。”蓝千缪的蓝眸流露出一丝悲哀的情绪,“纵使我在原地停驻,也等不回曾经的她了。”

  幕雪仰望着她的师父,明明是那么孤傲的人,面对感情问题上却只懂得一味的守候和付出。

  “师父的眼睛为什么是蓝色的?”幕雪转移话题。

  “怎么,觉得很奇怪?”蓝千缪挑了挑眉。

  “没有,只是觉得很漂亮。”幕雪僵硬地笑了笑。

  “你娘亲也说过相似的话。”蓝千缪的嘴角勾勒出了一抹笑意。

  笑了,她师父这么冷冰冰的人竟然笑了!

  幕雪现在已经可以想到当年她母上大人是如何拐骗纯真异域少年的了……

  “我的母亲是罗刹国人。”蓝千缪顿了顿,并不忌讳的明说了。

  罗刹国哎,明清时期对古代俄罗斯的称呼,由于俄罗斯是古代唯一与中国交往的白人国家,所以这又爱又恨的复杂关系你们懂得……

  “师父的母亲一定很美吧。”

  #酷(匠qK网3¤首^发W2

  早就听说俄罗斯盛产美女,能生出师父这般仙姿的一定有强大的基因。

  “算是吧。”蓝千缪掩藏了自己不解的情绪,这小丫头怎么突然对罗刹国这么感兴趣了。若是平常人,早该吓得退避三舍了。

  幕雪意识到自己有些问过头了,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当然手很不老实地从口袋里掏出点心偷偷品尝。

  “雪儿,不论你的娘亲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你都要记得,她是你的母亲。”蓝千缪又敛回了冰冷的眸子,“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可伤她一分一毫。”

  “哦。”幕雪敷衍了一句。

  她一个三四岁的小丫头能掀起什么风浪。

  虽然尉迟母亲确实看起来并不喜欢她,但她打心底还是把尉迟婉儿当做母亲一样崇敬的。

  不过师父说这话又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母亲会做出什么事吗?不对啊,就算她母亲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有她师父在,她怎么可能会伤害的了他心尖尖上的人。不过,如果尉迟婉儿伤害的是她师父……

  幕雪抬头望向蓝千缪,突然发觉他的身上透出一种悲凉的气息。

  难道,真的像她想得那样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