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雪醒来时被关在一片黑暗的石室中,脚下遍布毒蛇、毒蝎。

  几条吐着信子的蛇犹如看见美味的猎物般突然攻向幕雪,幕雪突然抽起腰间的匕首直击要害。

  毒蛇的尸体摔落在一堆毒物之中,竟很快被分食殆尽。

  幕雪吓出一身冷汗,慌忙后退。

  触摸到冰凉的石门,她才恍然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退路。

  抬头寻找出口的刹那间,她突然对上了一双冷漠的蓝色瞳孔,那双蓝眸深邃的犹如一潭死水,让人探不清深浅。

  冷酷,无情,甚至残忍。

  这是她对在一旁观战的那双蓝眸唯一的评价。

  毒物们突然全都朝着幕雪攻来,幕雪用匕首屠杀,却因数量太多,寡不敌众,渐渐有些力不从心。

  一些毒蛇涌上幕雪,尖锐的牙齿扎进幕雪的手臂,蝎子们从脚下攻击,蜈蚣向上爬,似乎打算接近她的脸。

  幕雪已有些眩晕。她强撑着身子,勉强与将要接近的毒物搏斗。

  她又与那双蓝眸对视,那双蓝眸平静的简直就像在看一群厮杀的畜生。

  幕雪的嘴角溢出鲜血,毒性已经开始在她的身体里游动,似乎在一点点渗入脊髓。

  她开始明白,原来自己只能依靠自己。

  她又一次拿起匕首,如墨般的眸子变成了魅紫色,那一刻,幕雪几乎忘记了自己是谁,她的眼前只有杀戮,只有那刀下去的那一瞬间的快感。

  毒物们有些后怕地后退,幕雪此时此刻却杀红了眼,仿佛只有灭掉眼前所有的活物方肯罢休。

  幕雪突然双腿一软,意识到毒性大发。

  她突然眼前一片黑暗,渐渐失去了知觉。

  毒物们又一次涌上幕雪。

  石室的门打开了,一声悠远的箫声使得它们后退躲避。

  蓝瞳男子白衣胜雪,仿佛一尘不染。

  “废物!”

  蓝瞳男子刚想抱起遍体鳞伤的幕雪,身后就传来了一声女子的娇怒声。

  身后披着黑袍的女子面目狰狞,右半张脸的丑陋疤痕犹如蜈蚣般绵延到下颚。

  蓝瞳男子眉头稍稍紧皱,抱起幕雪一声不吭地走向空远的地下连廊。

  幕雪昏睡了三天三夜,醒来后才有机会仔细看看自己如今的模样。

  看起来不过三四岁的年龄,梳着娃娃发髻,脖子上戴着一块弯月状的玉佩。

  透过铜镜,幕雪看到了现在这个身体的模样,虽然年幼,却已有美人之姿,若是长大后,必定是个美人胚子。

  只是那双旁人眼中如墨般的眸子,被唤起杀戮本性的时候却又会变成紫色。

  “你醒啦。”身着素衣的娇俏女子带着一盆热水步入房内,看见醒来的幕雪,帮她洗脸擦拭,“你被宫主带出来的时候遍体鳞伤,想不到现在竟然好得这么快。”

  “宫主?”幕雪仰起肉嘟嘟的小脸奶声奶气地问道。

  “你不会被蛰傻了吧?”女子忍不住捏了捏幕雪的小脸,“还记得我是谁吗?”

  “不记得了。”幕雪呆愣了一下,她从另一个世界来的,怎么会认识面前的姐姐。

  “我是冰芷,从你来雪花宫开始就一直是我在照顾你啊。”冰芷撇了撇嘴。

  幕雪摇摇头。

  接下来的两个多时辰中,冰芷从她的身世开始介绍了现在这个身体的前半生……

  她是尉迟贵妃和北迟国皇帝的女儿——也就是十三公主北迟雪,几年前的叛乱中,北迟国皇帝为了求得皇后母家的帮助,逼得自己的宠妃——尉迟贵妃毁了容,饮下毒药自杀。可没想到尉迟贵妃被旧情人蓝千缪,也就是如今的雪花宫宫主所救。尉迟贵妃心有不甘,于是逼着北迟雪认蓝千缪为师,学习武功,为她母亲所受的屈辱报仇雪恨。

  幕雪很快的整理了下这狗血的剧情走向,原来那么冷漠的蓝瞳男子是她师父,等等,那最后那声“废物”好像是她狠心的母亲的声音。

  究竟是多么大的仇恨,竟然逼得一个这么小的孩子从小经历这些连成人都无法承受的折磨。

  由爱生恨,爱之所深,恨之所切,说得应该就是她如今的母亲吧。

  至于她的师父,那么冷漠的人,却甘心成为母亲的工具,这所谓的真爱,恐怕是伤他最深的剑。

  想起那个吻她的金瞳男子,莫名的想踹他一脚,究竟把她送到了什么鬼地方。

  不过看看现在的自己,貌似力气有点小……等自己长大了再见到他,一定狠狠地揍他一顿,竟然敢吃老娘豆腐!

  呃……好像还有什么最重要的忘了……

  “冰芷姐姐,雪花宫是干什么的?”

  幕雪天真无邪般的询问惊得冰芷扑哧一笑。

  “你是真的傻了吗?”冰芷掩嘴笑着,“我们雪花宫可是江湖第一的杀手组织。”

  阳光明媚的刺眼,幕雪眯了眯眼。

  “禀告宫主,北迟雪已醒来。可石室的毒物们都……莫名其妙的炸裂而死。”

  青衣女子低头不敢直视蓝千缪。

  “我知道了,你退下吧。”蓝千缪神情淡然,随手拨了拨碗莲,几滴水滴溅到指尖。

  “是,宫主。”青衣女子慌忙退出。

  蓝千缪起身向窗户走去,白衣飘飘,眉眼如画,步履轻盈如鸿毛。

  “婉儿,何必将自己的仇恨强加到一个孩子身上?”蓝千缪狭长的丹凤眼眯了眯,蓝色的瞳孔依旧平静的仿佛激不起一丝波澜。

  “我绝不会轻易饶过罗氏那个毒妇和北迟恭那个贱人。”背后突然传来尉迟婉儿愤恨的声音,她披着黑袍,宽大的帽檐遮住了她丑陋的半张脸,“我所受的痛苦,必将让他们十倍奉还。”

  “千缪哥哥,你会帮我的对吗?”尉迟婉儿扑向蓝千缪的怀里,泪眼朦胧的抬头对视他蓝色的瞳孔,娇弱的惹人怜爱,可惜蓝千缪却不为所动,“你说过此生只爱婉儿一人,愿为婉儿赴汤蹈火,可还是真的?”

  “婉儿。”蓝千缪慢慢靠近尉迟婉儿的耳际,声音轻的让人心动,“你脸上的伤口裂开了。”

  尉迟婉儿脸色大变,慌忙遮挡自己丑陋的脸孔,从怀里掏出镜子(铜镜),芊芊玉指触摸因开裂而鲜血淋漓的脸,恨意涌上心头。

  “千缪哥哥也很厌恶现在这么丑陋的婉儿吧。”尉迟婉儿梨花带雨地哭诉,“千缪哥哥你这么漂亮,美得让人臣服,可婉儿,已经变成了丑陋的妒妇,这张惨不忍睹的皮囊,又怎么配得上千缪哥哥?”

  “婉儿。”蓝千缪将尉迟婉儿拥进怀里,幽兰的芳香沁人心脾,“我说过,我等你。”

  尉迟婉儿的头埋进蓝千缪的怀里,隔着薄衣听见他胸膛砰砰直跳的心,两颗心明明如此接近,却仿佛隔了十万八千里。

  她曾经说过,她喜欢幽兰的芳香,他竟以幽兰熏衣数十载。

  回忆铺陈开来,尉迟婉儿惘然若失,若她当年选择的是蓝千缪,如今的她又会怎样?

  当年她是何等决绝地拒绝了蓝千缪“一生一世只此一人”的美好承诺,投向北迟恭的怀抱。

  日日夜夜在灯火不休的宫中,等着那个她爱的人。

  而爱她的人,十几年来孜然一身,在原处等着她回头的那一刻。

  尉迟婉儿的指甲狠狠地镶进了肌肤,一点一点的痛楚蔓延开来。

  她提醒自己清醒,她不甘这样被皇后伤害,她恨他们,这种仇恨已经扭曲了她的心。

  她恨皇后的残忍,更恨北迟恭的无情。

  “千缪哥哥,我要让这对奸夫淫妇死无葬身之地。”尉迟婉儿踮起脚尖吻上蓝千缪的唇,眼角的恨意一览无余。

  蓝千缪刚开始的欣喜被她的话一点一点浇灭,刚刚燃起的欲望渐渐变成失落。

  他挣开尉迟婉儿环绕上的手臂,重新敛回波澜不惊的眸子。

  尉迟婉儿有些诧异,后退了几步,遮了遮丑陋的右半张脸,“对不起,千缪哥哥,是我是我失态了。”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蓝千缪轻启薄唇,“婉儿,你是否愿意?”

  她愣了愣,恍然想起在她出嫁的那一日,一身白衣的他站在寒风中,等着她的回答。

  只是最终她把手伸向了穿着明黄色龙袍的北迟恭。

  她哑然失笑,“我拒绝。”

  蓝千缪蓝色的瞳孔失去了光泽。

  幕雪微微探出头,小心翼翼地向屋内探视。

  午时三刻,冰芷突然告诉她到玉璇阁去见她的师父蓝千缪。

  幕雪惊出一身冷汗,在古代,午时三刻可是斩头的绝佳时刻。

  “你在干什么?”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冷漠的声音。

  “别闹,我在找师父。”幕雪撅了撅嘴,对于身后扰了她兴致的人很不满意,“你说师父现在是不是在午睡?”

  “你觉得呢?”

  “这么久了没有一点动静,一定是睡着了,我是不是要偷偷进去观赏观赏师父的睡姿?哎,对了,你说师父睡觉打不打鼾?”幕雪转过身来笑吟吟地对着刚才一直在搭话的人,表情瞬间凝固。

  “师父……”看着来人一身浅蓝色的明衫,修八尺有余,幕雪小小脑袋抬头望去,简直是在看一座巍峨耸起的高山。然而那双冰冷的蓝眸,足以让她毛骨悚然。

  蓝千缪径直走进阁内,幕雪埋着头一脸认错地跟在后面。

  酷.E匠4网唯一正*c版◇\,6i其D他都/是盗pf版‘

  “坐下。”

  幕雪十分老实地坐下,眼睛却不老实地东张西望。

  仔细观察,才发现所谓的玉璇阁倒于苏州园林有些相似。

  亭台楼阁,花鸟飞鱼,阁前一潭碧绿的湖水波光粼粼,几棵巨大的高山榕扎根于后庭,华盖如伞,生命勃发。

  而玉璇阁的玄门之前,竟然栽着一棵菩提树,微风拂过,树叶哗哗作响,零零散散的红色花骨朵含羞待放。

  “师父我错了。”幕雪仰起脑袋,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蓝千缪,咬着嘴唇鼓起肉嘟嘟的小脸,看起来真像受了莫大的委屈。

  幕雪在心中默念:看我宇宙无敌超级卖萌绝技,一定完胜冷面冰山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