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新城市的幕雪顺利的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一所大学,毕业后又边打工边工作在英国读了博士。

  幕雪没有以前的健谈,她总是沉默。

  无论多么热闹的环境都不能温暖她冰冷的心。

  二十一岁那年,她回家过年,父母念旧,非要回去看看以前的故乡。

  幕雪便陪着父母回到了她所憎恨的这座城市。

  那个男人在她十八岁那年出狱后用了不过两年的时间又爬回了以前的位置,如今倒比以前更加意气风发。

  苏琳出狱后开始做一些小生意,早早地嫁人有了孩子,每天出车摆摊,皮肤晒得黝黑。

  虽然没有人再提起过去的事,但这究竟是一根刺,深深扎在幕雪的心口。

  幕雪的男友是她大学时的同学,追了她三年,幕雪被他的诚心感化,更多的是因为厌烦了他总是跟踪自己,同意和他交往。

  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幕雪便和他到烧烤摊喝了好几瓶啤酒,模模糊糊间讲了自己十三岁那年的事情。

  幕雪不想瞒着他,毕竟这些事情总归是要明说的。

  他看起来没有介意什么,但是眼角的厌恶还是被幕雪察觉了。

  之后的几个月里,他对她越来越冷淡,很多时候只是她一个人傻笑着发着短信。

  到了故乡,幕雪发了张自拍给他,算是报了平安。

  毕竟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尽管有些情绪彼此心知肚明,幕雪还是不愿意捅破他们现在维持的关系。

  七大姑八大姨们看起来热情好客,却也总是躲着她,幕雪没说什么,却也是看在眼里。

  父母要去走亲访友,幕雪还有很多积压的工作,留在家里处理。

  幕雪有些乏了,起身烫了一杯咖啡,小喝了几口,正打算重回电脑前,手机响了。

  “幕雪啊,你快来xx医院,你爸妈出车祸了……”

  幕雪没有挂断电话,慌忙踏着拖鞋跑出家门,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医院。

  “李阿姨,我父母怎么样了?”幕雪到了医院便看到守在门口的李阿姨。

  “刚刚推进手术室,现在里面的情况我也不知道。”李阿姨看着幕雪,有些焦虑,“幕雪啊,你也别担心了,你爸妈心善,老天爷一定会保佑他们的。”

  幕雪渐渐平静下来,问道:“究竟出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半路出了车祸,你父母驾驶的面包车和一辆大货车撞在了一起,我和你叔刚好开车路过,看见是你爸妈就赶紧给你打电话了。”李阿姨给她递了瓶水,“一路赶过来,一定很累了吧。”

  “谢谢。”幕雪礼貌性的说道。

  刚接过水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手机又响了,不过是条短信,幕雪瞟了一眼,眉头微微皱起。

  大约几个小时以后,医生出来了,幕雪慌忙涌上前去。

  “医生,我父母怎么样了?”

  “很抱歉,我们尽力了,早点准备后事,让他们入土为安吧。”

  酷匠l-网J首3`发

  幕雪呆愣在手术室外,看着医生护士推出她再也醒不过来的父母。

  她感觉头脑嗡嗡作响,头疼欲裂。

  最在乎她的人,就这么以不完美的方式早早退场。

  后面的一个月里,幕雪又延长了假期处理父母的葬礼。

  一身精疲力尽后,幕雪重重地摔倒在床上,打开手机翻看着以前和父母的照片。

  电话突然响起,幕雪看了看号码,本想挂断,思索了一番,还是接听了。

  “阿雪,我要结婚了。”

  “我知道。”

  “对不起,原本我以为我很喜欢你,后来才发现……其实我更喜欢小雅。”

  幕雪按了按太阳穴,小雅是她的闺蜜,只是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会搞到一起。

  “滚你妈的,你不就是嫌弃老娘吗!”

  “阿雪,你怎么能这么说……”

  “别叫的这么亲,我跟你熟么!”

  “哎,你这样我就必须要说了,你以为自己有多干净啊,每天都装清高让别人以为你有多完美,fuck,我当年真是瞎了眼了,竟然追了你三年,像你这种绿茶婊,当年也是为了钱贴上去的吧……”

  “徐子恒你这张嘴给我放尊重些!我擦,你以为自己就多么正人君子了么!”

  “啪!”

  幕雪重重地摔了手机,屏幕瞬间摔裂向四周飞溅。

  她缩起身子,抱着双膝,硕大的泪珠“啪啪”地打湿衣襟。

  幕雪打开帘子望着窗外,十七楼的高空寒风阵阵。

  这世界,真的没有人在乎她了。

  “嘭!”的一声巨响,幕雪跌落而下。

  “你真的想死吗?”

  “你真的想死吗?”

  “你真的想死吗?”

  ……

  幕雪朦朦胧胧间听见一个声音,似乎在呼唤着她。

  “我……真的想……死……吗?”幕雪询问着自己的内心。

  “生无所欲,与死而言又有什么区别……”幕雪望着渐远的天空,她再也抓不住的回忆,摔落进湖里溅起巨大的水花。

  幕雪渐渐沉入水底,湖水呛进她的呼吸道,幕雪越发感觉呼吸困难。

  “你真的……想死吗?若我可以给你新生,你还想死吗?”那个淡漠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咳咳……咳……”幕雪向着接近水面的上方扑通。

  “呵……呵……凡人呐,终究是贪生怕死之徒。”

  “你是谁?”

  “你是谁!”

  “就这么想知道我是谁吗?”突然一个男子的身躯迫近幕雪,她被逼着向海底沉入了几寸,男子银白的发丝漂浮在水中,一双金色的瞳孔耀眼夺目,俊美的脸上带着份贵气,仿佛一切都要在他面前臣服。

  “你……真的……可以让我……新生吗?”幕雪望着他,泪水滑落脸颊,与湖水混在一起,“我真的可以挣脱这丑陋的世界了吗?”

  “当然。”男子突然吻上幕雪的唇,湿润的感觉一点一点侵蚀回忆,“数千年了,我寻了你多世,为什么这么轻易的就被凡间所伤害呢?”

  幕雪咬烂了男子的唇,慌忙后退。

  血腥味弥漫在周围,男子舔了舔被她咬烂的嘴唇,金色的瞳孔深邃地仿佛一望无际。

  “真是一如既往的野蛮。”望着幕雪娇艳欲滴的嘴唇,男子压抑住了心中的欲望,“终该给你些教训,改改你这脾气。”

  男子突然接近幕雪,咬烂手指,手指溢出红色的血滴,男子的指尖按在幕雪的额头,从他身上散发出的金色光芒渐渐包围幕雪,幕雪看见男子俊美的脸上开始显现出金色的符文,眉间奇怪的图案竟让她有些似曾相识。

  幕雪被金光逼得闭上了双眸,全身渐渐失去了知觉。

  “记住了,本尊的名字是……”

  还未听完男子的最后一句话,幕雪就沉入了时间的深海。

  纷杂的回忆渐行渐远。

  别了,这充满恶意的世界。

  “今昔一别,一别永年,苍山负雪,浮生尽歇。”

  幕雪,享年二十一岁,卒于公元2015年,死于溺水身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