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苍山负雪【上】

  周遭一片黑暗。喧闹的人声此起彼伏,萦绕在她的耳际。

  嘲讽,耻笑,谩骂……

  幕雪蜷缩在墙角,紧紧攥着拳头,强撑着坚强努力不让泪水掉落。

  三月前——十三岁的花季,放肆的青春如三月的樱花般绚烂,也势必如娇艳的花朵般转瞬即逝。

  别的孩子尚且为了升学而奋笔疾书,闭门苦学的时候,她和几个混生活的姑娘也开始最后的消磨时光。

  对于她们这些早已对升学不抱有期望的学生,她们选择和家长及学校打最后一场消磨战。

  更.:新*最快{n上酷匠K/网

  她们的未来,渺茫的几乎无从窥探。

  或许辍学打工,抑或上个卫校糊涂度日。再过个三五年,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找个老实人结束自己的一辈子。

  青春期的人总是有些叛逆。老师们苦口婆心的大道理灌输进她的头脑,却往往没有什么用处。

  幕雪不是不知道这些道理,她只是如此的享受如今自由自在的生活,这些被别人认可的存在感。

  即便自己的一时炫耀要花去父母半月的工资,即使几个朋友间的聚餐总是充斥着陌生的氛围,虽然脸上堆砌着连苍老的母亲也没有用过的脂粉。

  幕雪只是很孤独,可怜到需要一些所谓的朋友来撑起自己的存在感。

  几个打扮时髦的女生总是成群地在街上购物,总是可以一个电话就可以唤来无数“朋友”教训自己所看不惯的人。

  幕雪有时会想,如果自己不是她们的一员,那么被人扇了耳光踹了好几脚在地上唯唯诺诺求饶的人又是不是自己?

  直到遇到她们的“大姐大”,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年龄,穿着打扮成熟。全身名牌闪瞎了她们的眼。

  大姐大苏琳领着她们去过KTV唱歌,逛过夜总会,和一群青年一起跳舞,甚至去泡过温泉……

  有时,别人的一点小恩小惠就足以让一些人死心塌地。

  大姐大苏琳带她们看遍了她们所没有见过许多精彩,成人世界的魅力使她们逛花了眼,这些她们所未见过的世界,诱惑着她们走向他方。

  幕雪第一次感到绝望是在她睁开双眼的那一刻,看到全身赤裸的自己躺在宾馆的床上,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正在穿着衣服。

  幕雪感受到下体的疼痛,预示着她从女孩到女人的蜕变。

  她只记得和苏琳去KTV玩的时候,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喝那些高纯度的酒,只是因为口渴,喝了一小口果汁。

  “呜呜呜……呜呜……”幕雪掩面哭泣。

  为什么,苏琳对她这么好都是为了骗她吗?她才十三岁,十三岁的少女。

  “够了,别哭了。”中年男人扔了两百块钱扔到她的身上,转过身来猥琐地笑了笑。

  幕雪感到一振作呕,她今生也忘不了这张猥琐的脸。

  我一定让你和苏琳付出代价。

  幕雪攥紧了手中的被单,那印着毛泽东的红票票显得异常扎眼。

  幕雪没有接受那些羞辱一般的金钱,她回到家中,正常上学,正常回家,只是再也不和以前的狐朋狗友一起疯玩,她安静的出奇,谁也不知道她的心底藏着如此沉重的秘密。

  月经并没有如期而至,这让她有些惶恐。

  在表姐的陪同下,她去医院做了检查。

  未曾想,晴天霹雳突然而至。

  她怀孕了……呵呵……怀上了那个猥琐大叔的孩子。

  捏着化验单的幕雪苦笑着看着表姐一脸怜悯的表情。

  幕雪头一次这么可怜地抱着苍老的母亲哭泣,她哭得痛彻心扉,一字一句的叙述几次因为哽咽而停了下了。

  “女儿啊,出了这些事你怎么不告诉我们?”因常年干粗活的母亲皮肤粗糙,她慢慢拭去幕雪脸上的泪水。

  “你也是,怎么能够轻易地相信那什么苏琳!”听完幕雪叙述的父亲暴跳如雷,似乎恨不得杀死那些不怀好意的人。

  “爸,我……”幕雪咬着嘴唇,眼泪更加汹涌澎湃。

  “好了,她爸你就别教训她了,丫头经历这些事,自己心里也不好受啊。”母亲护着幕雪,心疼地抱着她,“雪儿啊,明天妈带你去堕胎,咱不能让这个混蛋毁了你一辈子。”

  “呜呜呜……爸,妈,我……”幕雪看着父母鬓发的花白,深深的皱纹,内心的自责和愧疚感压迫着她。

  她以前,究竟做了多少混账事,让不过四十的父母苍老了这么多。

  “爸妈,我要告他们,绝不要这些人逍遥法外。”幕雪的眼中闪着坚决和果断。

  “唉……”母亲叹息着抚了抚幕雪皱起的衣服。

  幕雪找到了那天和她一样的同伴,她们眼睛红红的,身上还有许多淤青,应该是被父母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出门时,还传来亲人的谩骂声,肮脏到不能入耳。

  那些用嘴发泄恨铁不成钢的亲人,用言语又一次强奸了那些脆弱的心灵。

  幕雪经过很多轮劝说,才使得她们鼓起勇气,直面世俗的眼光,一起联名上告。

  那个伤害她的中年男人——某个身居高位的官员,私下里用半是威胁半是贿赂的方法使得好多人退了出去。

  幕雪的父亲本是个勤恳工作数十年快要升迁的小公务员,因为不肯接受那个男人的请求——撤销诉讼,在单位以特殊理由解雇他之前,提前辞职,愤恨地说了句:“这腐朽之处,不待也罢。”

  幕雪很感动,父母顶着压力一直支持着她。

  可是其他人,有些被钱收买了,有些迫于权势,最后,只有幕雪孤身一人站在原告席上。

  她拖着虚弱的身子谈着自己的遭遇,眼神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他们的眼神冰凉而麻木,犹如过客般只在乎完成自己的工作。似乎只有自己的父母——窝在强撑坚强的父亲怀里的母亲,抹着眼泪为女儿的不幸而痛苦。

  被告的律师侃侃而谈,步步紧逼,想要逼迫着她说出某些漏洞,抓着她的每一句,曲解着为自己的辩护人牟利。

  幕雪此时是如此的厌恶律师,如果他的孩子遭遇了这些,他,还会像现在这样为恶人辩护吗?

  为了钱,为了好处,人类总是这么轻而易举地舍弃做人的底线。

  一审后的猥琐男人被判了七年的刑,苏琳作为帮凶被判了三年。

  母亲嚎哭着嘶叫:“七年,才只有七年,我们孩子受到的伤害才只能判个七年吗!”

  「十三岁的我,失去了青春。

  从那一刻起,我真正的进入了成人的世界。我开始懂得,这所谓的自由平等公平,原来是由权势编撰出的谎言。

  聚光灯下的我,忍受着媒体铺天盖地地侵袭,他们迫切地想要曲解我的故事成为他们牟利的资本,七大姑八大姨饭后的谈资。

  整个城市都在以一种瓜分的姿态榨取着我的最后一滴利用价值,在这个冰冷的城市,我迫切地想要逃离这近乎癫狂的审视。

  陌生的人群,陌生的声音,陌生的眼神,没有同情,只是嘲讽,迫不及待地将我作为案例一遍又一遍地提起。

  最可怕的不是痛苦的经历,而是这些把别人的过去当做笑话的人心。

  呵呵,可悲的人心。」

  幕雪呆愣在原地,从手臂流出的鲜血一点点模糊她的视线。

  这是第三次自杀了。

  父母抱着她哭泣,幕雪面瘫着望着他们。

  为什么?她不会哭了。

  幕雪躺在病床了,脸色苍白,她淡淡地笑着:“爸妈,我们离开这里吧。”

  父母一脸错愕,还是点点头应允了。

  幕雪终于要离开了,那些不怀好意的眼神,那些总是随着她的到来而至的旧疤重揭,终于要远离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