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落尽春归去,蝶翻轻粉双飞。子规啼月小楼西。玉钩罗幕,惆怅暮烟垂。别巷寂寥人散后,望残烟草低迷。炉香闲袅凤凰儿。空持罗带,回首恨依依。”

  北迟雪一身湖青色的丝绸,更衬她的倾世容颜似妖孽魅人心智。

  QC酷匠网唯V一T正版9-,其,他q都\S是2盗Q版,

  “公主,我们此去前来皇宫如此顺利,您就不怕是老皇帝设下的陷阱吗?”冰芷为北迟雪斟上一杯西湖龙井。

  “冰芷,我的那只狐狸呢?”北迟雪抿了一口茶,淡淡地问道。

  “从入宫时就没有见过。”想起北迟雪的那只白狐,冰芷总有些毛骨悚然,那只狐狸的眼睛是魅紫色,就像地狱的修罗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白色的雪球状的东西跑向北迟雪,撒娇般地蹭蹭北迟雪。

  “也只有你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北迟雪抚了抚这只白色的狐狸的皮毛。

  “冰芷,去打探一下宫中的情况,另外,安排一些雪花宫的人秘密监视皇后。”北迟雪勾。

  “是。”冰芷很快离开北迟雪居住的雪舞殿。

  “真不明白为什么要所有人离开了我才可以露出人形?!”白色的狐狸不悦的埋怨,他的身上散发出白光,白光闪过,一个紫瞳的白衣男子幻化出来。

  “幕雪,我要投诉,”紫瞳男子面容妖魅,竟像北迟雪一般有一张让女子都羡慕的脸,只是他不像北迟雪那般还带着世俗沉淀出来的城府,到好似什么都不关心,不屑一顾,“强烈不满。”

  “柒墨,这几个时辰都憋不住,若是把你丢在宫中一辈子,岂不是要疯了?”北迟雪淡淡的说道。

  “切!”柒墨不满北迟雪竟然这样教训自己。

  “柒墨,我要交给你一件事情,”北迟雪轻轻的放下茶杯,“去调查关于皇后罗氏的家族,这对你而言,并非难事。”

  “需不需要我去问问阎罗王罗氏还能活多久?”柒墨打趣似的问道。

  “如果你很闲的话,也可以顺便查查你还有多少寿命。”北迟雪这句话明显是威胁。

  “幕雪,你怎么一点也不幽默?”柒墨嗔怪道。

  “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还是个七岁大的小女孩,也像现在这样严肃,”柒墨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过去,“当时你这个小丫头竟然把我心爱的狐皮大衣给弄脏了,话说,你到现在还没有补偿我的损失。”

  “……”北迟雪继续装作若无其事喝茶。

  “幕雪,”柒墨的紫瞳直视北迟雪,北迟雪乌黑的瞳孔竟泛着紫色的光芒,“我们是存于不同世界的同类。”

  北迟雪毫不畏惧的直视他,那双如墨般的眸子竟然也变成了和柒墨一样的紫色,“对,我们是同类——活在充满鲜血与杀戮的罪恶之中,来自死亡的粉碎。”

  柒墨盯着她,不经意间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

  凡间,越来越有趣了。

  八年前的一个夜晚——柒墨是一只从昆仑山逃出来的仙狐,昆仑神族将他打得重伤,他一个人拖着伤口逃亡人间。

  柒墨,他杀了自己的亲弟弟,他身上的狐皮大衣便是从他弟弟身上剥下的皮毛缝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他的父皇-仙狐一族的皇帝勃然大怒,下令在整个神族中封杀他。

  柒墨逃往人间时,见到了那个和他一样在黑夜里散发紫瞳的杀戮罪恶的人-幕雪。

  七岁的小女孩在他面前疯狂的砍杀那些黑衣人,完全没有丝毫犹豫。

  那双紫瞳在黑夜下更显魅惑,却透出死亡的气息。

  “想不到,在这人间竟然也有和我一样的紫瞳之体。”

  小幕雪望向说话的柒墨,紫色的瞳孔充溢着不肯服输的骄傲。

  “你可知,紫瞳之人,必要以杀戮压制魔性,否则将会走火入魔?”

  柒墨的紫瞳直视她,可惜了,你弄脏了我的衣服。柒墨不悦地抚了抚自己的狐皮大衣上被溅上的鲜血。

  “你是谁?”小幕雪对柒墨并不友好。

  “我?!乃仙狐族的十七殿下。”柒墨挑了挑眉。“你呢?”

  “雪花宫宫主幕雪。”小幕雪回答。

  “不过是个凡夫俗子。”柒墨不屑的讽刺道。

  “你也不过是个落魄殿下。”幕雪同样不甘示弱。

  “……”

  “……”

  “好吧好吧,你这小丫头伶牙俐齿的本殿下说不过你,不过……你剑上的血溅到了本殿下的狐皮大衣上,这该怎么赔?”柒墨不依不饶的样子倒真像是在欺负人家。

  “活该。”幕雪收起剑,一身黑夜在月色下熠熠夺目,浑身透出的杀戮气息令人望而却步。

  “你这小丫头片子……哎,你逃这么快干什么……”

  柒墨还没有说完,幕雪借着轻功一跃而去。

  柒墨也不甘示弱地追在她的身后。

  “麻烦。”幕雪瞟了一眼紧追不舍的柒墨,向后甩了几枚飞镖。

  “小丫头,这些小玩意可伤不了我的身。”柒墨轻松躲过。

  幕雪停在一棵树的粗大树枝上,月光透过树叶漏进叶丛,月色下的幕雪脸蛋白皙如玉,一双紫瞳中溢满了狠绝和坚毅。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十七殿下。”幕雪直视柒墨,攥在手中的短剑闪着寒光。

  “何必把气氛搞得这么僵,”柒墨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我只是看你这丫头如此有趣,不如我们交个朋友可好?”

  “你……”幕雪刚想反驳什么,忽然感觉全身一冷,身体一软,眼前一片漆黑,重重地跌落下来。

  柒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树下接着幕雪小小的身躯,叹了口气,“还好还好,你这丫头刚才还这么充满活力,怎么突然就晕了?”

  幕雪的全身开始瑟瑟发抖,小小的冰花慢慢席卷全身,嘴角冻得发紫。

  “咦,手怎么这么冰凉,罢了罢了,算是本殿下心善,就帮帮你吧。”柒墨把幕雪放在一堆落叶间,脱下狐皮大衣,垫在她的下面,躺下来抱着幕雪小小的身子。

  突然而至的温暖使幕雪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柒墨低下头望着幕雪,“凡人真是奇怪,刚才还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怎么现在……安静地就像一只小猫……啧啧,真惹人怜爱。”

  “看起来不过六七岁的小丫头,竟然已经变得这般杀人如麻,成熟的简直不像个孩子,你,究竟经历了什么?”柒墨狭长的眉眼盯着昏睡的幕雪,手不自觉地轻轻划过她的面颊,眼角的笑意越发明显,“数千年了,你还是第一个让我提起兴趣的人。”

  柒墨的指尖掠过幕雪浅浅的呼吸,柒墨魅紫色的瞳孔里映着满天繁星,星星点点的光芒闪烁在星空与明眸之间,分不清道不明的真真假假若隐若现。

  “真想……呃……一直在你身边。”柒墨的笑意更深了,“看着你,演绎出我意料之外的奇迹。”

  四周寂静无声……

  阳光洒在山林之中,幕雪慢慢睁开了双眼,淡去杀戮的她,瞳孔恢复了墨色。

  幕雪抬起头瞥见一双长长的睫毛像扇子一样扑闪,白皙无瑕的肌肤在阳光的照射下越发显得透亮。

  长长的银发有一部分贴进她的脸上,幕雪不舒服地揉了揉鼻子,差点打出一个喷嚏。

  幕雪慢慢向上看去,一张清晰的脸孔渐渐靠近自己,突然睁开的紫眸惊的幕雪向后退了一寸。

  “你醒了。”柒墨笑着问道。

  明明是她先醒的。幕雪白了他一眼。

  “放手。”幕雪瞥了瞥两只紧紧环绕着她的腰际手。

  “哎,昨天晚上在本殿下怀里睡得这么香,怎么一大清早便翻脸不认人了。”柒墨一脸无赖样,“难道,你以为本殿下看上你这没长开的小丫头了吗?”

  “……”面对着如此自恋的“狐”,幕雪甚是无语……

  “哎,你的瞳孔怎么变成黑色了?”

  “喂,丫头,你住哪儿?”

  ……

  幕雪自顾自地向前走,听着柒墨聒噪的声音,突然感觉枝头鸣叫的鸟儿真让人心烦。

  “不要再跟着我了!”幕雪转过身来,几枚飞镖眨眼间杀了离柒墨最近的树枝上的鸟儿。

  “丫头,这么残暴长大了可是嫁不出去的。”柒墨一边躲着幕雪的暗器袭来,一边贱兮兮地讨打。

  “要你管。”幕雪怒火中烧。

  “哎,好啊,我管着你。”

  幕雪更怒了,几根银针从袖口甩出,柒墨躲开,扎进几棵枝繁叶茂的树干中,整棵树瞬间干枯。

  “好啦好啦,我不闹了,姑奶奶你也别气了。”柒墨眼见局势失控,求饶了。

  幕雪也停了下来,直勾勾地盯着柒墨,看他还耍什么花样。

  “我就直说吧。我是逃出来的,无亲无故无家可归的,看我这么可怜就收留我呗。”柒墨为表诚恳,特地挤出了几滴眼泪打转。

  “呃……”幕雪本想直接拒绝,看了柒墨扮可怜到让人作呕的地步,想着绝不能在让他祸害其他纯真百姓,勉为其难地同意了,“好吧,不过,只能做宠物。”

  “什么……本殿下这么英俊潇洒才华横溢英明神武……你……你你……竟然让我做‘宠物’!”

  “不愿意拉倒。”幕雪懒得浪费时间,冷冰冰地说道。

  “怎么会呢。”柒墨的态度瞬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既然如此,顺便给本殿下起个假名吧。”

  “店小二。”

  “……换个。”

  “二狗子。”

  “……滚。”

  “哈士奇。”

  “……去死……等等,什么意思?”

  “……”

  “就叫‘柒墨’,多好听。小丫头你起的多好,哈哈。”

  “我还没说。”

  ”行了行了,就这么定了,从今天起,本殿下就叫“柒墨”了啊。”

  “……”

  “我叫幕雪,不叫小丫头。”

  “懂了懂了。”

  “对了,别再被‘本殿下’的自称了。”

  “明白明白。”

  “还有……”

  “还有什么您一下子说完行不?”

  “呃……好像没什么了。”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