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下起了簌簌小雨,烟雨迷蒙,匆忙来回的人群依旧如往时般繁忙。

  九皇子北迟轩冽行走在石阶上,闭上眼睛,仿佛在找寻曾经的记忆。

  就在这被废弃的冷宫,他度过了他的童年,那些肮脏黑暗,备受欺凌的过去。

  在黑暗中攀爬,即使是一缕柔光也不肯放弃生的希望,紧抓着,争抢着,那个高高在上的父皇用像是在看狗的眼神看着你,他看着你在他面前俯首称臣,为他所用,像是忠犬一般效忠于他。

  这是他的父亲-北迟国的皇帝,是给予他生命,也同样扼杀他的未来的人。

  仇恨-是他们唯一的联系,北迟轩冽放下一切向上攀爬只为了一个目的,夺取他的信任,然后,重重地扳倒他。

  他记得他的父亲给予他的一切,那些生不如死的过去,却妄想用时间让他淡忘。

  呵呵,真是可笑,这种憎恨早已深入骨髓,怎么可能轻易忘却。

  “九哥,你怎么又在这里?”十一皇子北迟轩伦一脸厌恶的看了看冷宫的环境,“也不知道这冷宫有什么好的。”

  北迟轩冽冷淡一笑,没有经历过那种刻骨铭心的恨,你又怎么懂得曾经的珍贵。

  “有什么事吗?”北迟轩冽知道没有特别的事情,北迟轩伦是不回来找自己的。

  “还不是父皇从民间找回的十三公主-北迟雪那丫头要回到宫中,父皇让我们去宫门前迎接她。”北迟轩伦说起北迟雪并不友好,在他看来,从民间来的十三妹不过是只麻雀,成不了凤凰。

  北迟雪,北迟雪,她还是回来了。北迟轩冽在心中默念,他的小幕,终于如九年前所说,又一次回到了皇宫。只不过这次,她带着的是-无尽的仇恨。

  冷宫的桃花开了,放肆的绽放,像是曾经的时日,花开无期,花落无情。

  在那个晚上被鲜血染红的记忆,怎能忘却?

  昔者周庄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一切,但愿只是梦一场,最起码,自己可以做一个没有情感的布棋者。

  九年前的冷宫--

  在一场宫廷叛乱中,北迟轩冽的生母尉迟贵妃下落不明,连同他还在襁褓中的同胞妹妹-十三公主北迟雪一起在那场叛乱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之后,他的父皇再也没有接见过他,只是把他丢进冷宫中便不再搭理。

  他成了不受宠爱的皇子,在冷宫中备受欺凌。

  那时的北迟轩冽,只有三岁,却从天之骄子一下子降到连奴婢都不如的失势皇子。

  只有他知道,三岁的他亲眼看见自己的母妃在父皇手中被毁了容颜。

  他的父皇,划烂了他的母妃倾国倾城,引以为傲的容颜,还在充满伤痕脸上洒下盐水,他命人用鞭子抽打自己母妃身上开裂的伤口,甚至,还逼着自己的母妃喝下鹤顶红,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得到皇后母家的帮助,以助自己在这场叛乱中保全自己的皇位。

  帝王的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廉价的东西。

  只需要一点的权势诱惑,它就一文不值。

  可是他的父皇,还有皇后,发现了他,那个躲在墙角的瘦弱孩童。

  之后,他开始装失忆,让所有人以为自己忘了一切,他的父皇把它扔进冷宫,不再搭理。天性生疑的皇后却不肯罢休,想尽办法要除掉他,那一段时间,不管做什么都要小心谨慎,一不小心便送了性命。

  就是在每天提心吊胆的度日中,他一直活到九岁,九岁那年,他相识了小幕,那个六岁的孩子,天真烂漫,每天在冷宫里无忧无虑,没有人知道她是谁,来自哪里,小幕,一张粉扑扑的小脸肉乎乎的,在冷宫里的一些宫女都喜欢掐掐她的小脸。

  小幕的到来给北迟轩冽灰暗的人生带来了一抹光彩,有时看着小幕会微微想起自己的妹妹如果还活着,或许和她一般大小。

  小幕喜欢跟在他的身后酥酥的唤他“哥哥”,自从小幕来了之后,北迟轩冽遭受皇后暗杀的次数也少了,也许小幕真是他的幸运星。

  可是有一天晚上,北迟轩冽才真的明白一切。

  那天晚上,他听见打闹声,起来去看时,才发现六岁的小幕正在和一群训练有素的杀手厮杀,年幼的小幕下手干脆利落,直击要害,完全看不出半分犹豫。

  不过太久,十几名杀手便一个不剩的全部倒地,全是一击致命。

  小幕转过身去,双手还沾满鲜血,脸上还有打斗间溅上去的血迹。她舔了舔嘴角的鲜血,一脸无害的望向北迟轩冽,“怎么办呢?被哥哥发现了。”

  北迟轩冽望向小幕,只感觉她现在就像地狱的修罗,沾满罪恶,妖魅却浑身带刺。

  “本想要等以后再告诉哥哥,看来现在不得不说了。”小幕撒娇般的牵起他的手,“那么聪明,一直在隐藏实力,将真实的自己掩盖的完美无缺的哥哥也许早就该想到了吧。”

  “你不是普通的孩子。”北迟轩冽淡淡的回答,他早就该想到,能在皇宫随便进出绝对不是平常孩子。

  “哥哥说的没错,我是北迟雪,北迟国的十三公主,也是,雪花宫的宫主幕雪,哥哥的同胞妹妹。”小幕灿烂地笑着,像寻常一般天真无邪的笑容,在现在却显得如此扎眼,“母亲告诉我,我还有一个同胞哥哥在这黑暗的皇宫里,于是,小幕就来看看哥哥了。”

  “哥哥是否还记得,记得母亲所经历的痛苦,那种钻心的痛,”小幕捂着胸口闭上眼睛感受那种痛苦,“所以啊,我是来复仇的。”

  “那些伤害过我们的人,必将双倍奉还我们所经历过的痛苦。”小幕的眼神泛着一丝杀意。

  “可惜啊,被哥哥发现了,”小幕烂漫的笑着,“但是,哥哥会和我一起向他们复仇的吧。”

  北迟轩冽望向小幕,不自觉的想为她擦干净脸上的血迹,那么小的孩子,本该享有她孩子的权力,却已做得杀人成麻,带着面具生活。

  “母妃还活着吗?”北迟轩冽不明白这些年间,饮下鹤顶红的母亲和他的妹妹究竟经历了什么。

  “母亲呐,饮下鹤顶红后本应该死了,可惜,母亲修炼雪花宫的武功勉强保住一命,终究未能的皇后所愿,让我们有了复仇的机会。”

  “小幕,我不想把复仇牵扯到你的身上,母亲的仇,让我来报,可好?”北迟轩冽心疼的望着小幕。

  “哥哥可知道为了这复仇我做了多少努力,”小幕冷笑着放开北迟轩冽的手,“尝尽九千多味毒药,从小就要接受学习杀手的杀人技巧,练就多门武艺,为了隐藏身份还要精通琴棋书画,诗书礼乐,每月要在至寒冰洞里尝尽各种刑罚,只是为了记住母亲经历过痛苦。”

  “小幕……”

  “哥哥,所谓的童年,我们都已没有资格拥有,不是吗?”小幕苦涩的说道。

  “若哥哥想自己复仇,我们不妨定下一个赌约。”小幕又恢复平常样子,撒娇般的扯着北迟轩冽的衣角,“九年之后,若哥哥还未复仇,妹妹我,就将以北迟雪的身份前来报仇。”

  月光照在小幕的身上,瘦小的身子更显薄弱。

  “冰芷,我们该回去了。”

  一个黑影从草丛中蹦出,恭敬的单膝跪在小幕的面前。

  “是,宫主。”被唤作冰芷的人带着小幕眨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北迟轩冽孤单的身影望向小幕离去的身影。

  小幕,那个六岁的孩子,在每个夜晚为自己驱除来暗杀自己的人,和自己怀着一样的仇恨,还是,自己的同胞妹妹。

  7看正。版章节=\上酷J》匠网}

  他明白,自己绝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即使是为了那个赌约,他也要不惜一切代价的向上爬,直到,坐上最高的位置。

  烟雨缭绕,乌云遍布,撑着油纸伞的官员在雨中迎接着北迟国的十三公主-北迟雪的到来。

  北迟轩冽同众人一样,站在雨中等待九年未见的小幕-北迟雪。

  九年的时光稍纵即去,他还是未能完成他的复仇。

  随着雄浑的号角声响起,一身盛装的北迟雪,在侍女的扶持下步入大殿。

  九年不见,当年的小幕早已出落的亭亭玉立,十五岁的她早已具备了母亲当年的倾世容颜,而且,更加青出于蓝胜于蓝,比起母亲的清丽,要更显妖娆魅惑,犹如初入人间的罗刹,或者说,更像个妖孽,红颜祸水。

  一旁的皇亲国戚和文武大臣早已看得呆了,他们从未想过,民间来的十三公主会是如此倾国倾城。

  是的,北迟雪她是凤凰,无论出身何地,她依旧是只凤凰,璀璨夺目,让人臣服。

  北迟雪与北迟轩冽的眼神不经意间撞在一起,都装作不再意的不再搭理。

  皇帝出来迎接北迟雪,牵着她的手嘘寒问暖。

  百官们也趁着好时机想要拉拢北迟雪。

  在那些官员看来,从民间来的北迟雪刚一回宫便让皇上如此大张旗鼓的迎接,还冒着雨步出大殿。今后必是受尽宠爱的众矢之的。

  只有北迟轩冽和北迟雪明白,老皇帝只是在演戏,演一场父女情深的戏给文武百官看罢了。

  他们的心中,对面前的皇帝,都只有仇恨,没有所谓的亲情。

  这下的雨,愈发显得冰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