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长满了郁郁葱葱梧桐的林荫道,叽叽喳喳的鸟鸣伴着清晨的阳光充满整条道路,道路一旁是一排老房子,三层小楼和一个小院,低矮的院墙挡不住院内的一片片青翠;另一旁是一条河,约莫十米宽,河水在晨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

  华宇站在河岸边的梧桐树下已经一天一夜了,浑身的衣服已被晨露打湿,睫毛上沾着露珠,但是眼睛依旧盯着路对面的那一幢房子。华宇现为灵魂之体,说白了,就是一孤魂野鬼。是感觉不到冷热的,但是华宇依然感觉到从内而外的凉意。那是一种孤独的悲凉,是一种举世一人的悲凉。

  华宇已经是死了九年了,现在能回来看一眼他长大的地方和生他养他的父母,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这九年他身上发生了太多,充满了各种匪夷所思。

  昨天华宇便来到这里了,一天的时间,家里的人都见过了。父母比九年前更加苍老了,不过好在身体还算硬朗。渐入中年的大哥和嫂子,岁月的刻刀在他们的脸上留下斑斑雕琢的痕迹。还有一个素未谋面的可爱侄子,特别可爱。

  这是一家充满幸福的一家人,其乐融融的让人羡慕。按他的打算,人也见了,家也看了,是时候离开了,以后自己有自己的路,无论能走多远,终究跟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了。但是他看着那栋熟悉的房子,始终迈不开脚步,又在那里站了一夜。

  见到父母的那一刻,他多想冲上前去,跪在他们面前,告诉他们自己回来了。但是他没法这么做,他已经死了,对于他们来说他已经是死去九年的人了。如今的他,就是一个鬼魂,如果不是有特殊的方法,连太阳都见不到,直接就烟消云散了。华宇知道九年前自己的死,给他们带来了怎样的打击,但是现在看到他们其乐融融,心里也算好过了许多,但却有着浓浓的孤独感。

  很快又是一天过去了,对面的房子里已经亮起了灯光,那灯光虽然隔着一条马路,但是华宇似乎能感觉都灯光驱散了他的孤独和凉意。看着那灯光,怔怔出神,家里人过得很好,自己又有什么不满的呢,自己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不存在了,又何必去打扰他们幸福生活。自己现在的状态,过去跟他们相认又能如何,他们帮不上什么忙,只是徒增他们的烦恼而已。

  华宇离开了,带着满足离开的,该见到的人都见到了,而且他们都其乐融融地生活着。是啊,九年了,他们也该从当初的悲伤走出来了。

  时间啊,可真是个好东西,即使再深的伤口,也能被治愈。

  走在熟悉热闹的大街上,看着周围闪烁的弥红和熙攘的人群,品味着那种格格不入的感觉。华宇从此刻开始,才算是真正的新生,真正告别过去,成为了一个新生命,他从今天开始,踏上了一个新的旅程,将一往无前。

  接下来就是首先要考虑的是怎么活的问题,自己不可能以目前的状态生活下去,既然决定走修行的路,首先要有自己的肉身,不然的话,即使有强悍的功法和逆天的体质,一切也都是百搭。

  当初在地府时,被选中培养的冥差,是被人用五行泥重塑的肉身,自己目前没有五行泥,更没有修真高手帮自己塑身。考虑到目前自己的状况,唯一的办法就是夺舍,也就是说找一个人,华宇的灵魂强行进入对方体内。这个过程中,华宇想要完全掌握这个肉体,必须要与对方的灵魂搏杀,完全抹除对方灵魂的印记,然后以自己的灵魂为灵,用灵力去慢慢同化肉体,最终肉体会跟自己的原始肉身一模一样,包括体质也是一样。在夺舍中,夺舍人的魂力要比被夺舍人更加强大,不然的话可能反而会被对方杀掉。

  以目前华宇的魂力强度,想要夺舍一个普通人,轻而易举。但是华宇不愿意这么做,他还没有到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地步。他已经有了主意,他准备去九年前自己身死的天山的那个山洞里面,去找到自己的肉身,据他估计,以当时那里的环境来看,自己的肉身应该还没有坏。

  如果到时候发现肉身真是坏的,那他也不会去夺舍,大不了去找个刚死去的人的肉身附体。但是普通人身死,肯定是肉身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这样肉身就会受到巨大的创伤,所以他要在修复肉身的过程中要多花些力气。即使这样,对于华宇来说,还是这种方法能接受。

  他目前是灵魂之体,虽然修炼了两年,魂体已经异常凝实,但是仍不可能融入人群中。去天山,他只能步行,不出意外的话,估计要走上几个月了。

  一路上,华宇白天赶路,晚上修炼并且休息。不敢走人群密集的城市,专门挑选人迹罕至的地方,还要在阴雨天的时候躲避雷霆。他现在是灵魂状态,纯阴之体,天生惧怕雷电这种先天至阳之物。

  几个月前,在回家的路上所与到的情景,历历在目。那时天气刚刚转暖,下雨经常雷声阵阵,而且每次打雷的时候,华宇都觉得有种心悸的感觉。他知道这不是针对他的所谓天劫,因为他的境界还差的远,现在的他主要保持自己的意志坚定,防止心魔趁机入体而走火入魔即可。据他推测,这应该是自己的魂体越来越强大所引起的。

  天地之间,万事万物皆有阴阳,阴阳相生相克。极阴可生极阳,极阳可生极阴,但是极阴与极阳却又相克。雷电可以说是极阳之物,而人的魂体属于阴性,本来普通的魂体就惧怕雷电,这不是其心志的问题,这是大道本源决定的,或者说阴阳相克根本就不是大道规则,而是一种先天至理。天地初开之时,规则未定,但是已经生出阴阳。

  ‘◇酷=匠网G;永`√久3r免费看j小*说Q

  一种说法认为,天地初开之时,由混沌中先产生了阴阳二气,阴阳相生相克而发生作用,衍生了各种物质。阴阳的属性便包含在了许多物质中,如果阴大于阳就是少阴,如果阳大于阴就是少阳,大部分物体属于这两者中的一种,但是也有部分例外,有的属于全部阳性,这就是太阳;还有的是属于全部阴性,这就是太阴。太阴与太阳会相互感应,相互吸引,然后相互克制。

  雷电是天地间极阳之物,人的灵魂是属于太阴,这就是人的魂体极为惧怕雷电的原因。而华宇的魂体现在又非常强大,可算是一种极阴,极阴自然要容易遭受雷电攻击。一旦被雷电击中,以华宇目前这点实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瞬间便能被劈成飞灰,最后化成一片虚无。

  那是一个下雨天,空中不时地出现滚滚的雷声,仿佛天在怒吼。华宇虽然有点心悸,但是一直在雨中的山林里走着,突然,一道白光闪过,一阵巨响在耳边炸开,把他的头都震晕了,不远处离自己大约三米地方的一棵大树,被雷电击中,直径近一米的树干,一半被烧得焦黑。

  那一瞬间的煌煌天威差点把华宇压趴在地上,让人发自内心的战栗。华宇看着那棵高大的树,充满可惜,但是这时他并不认为这针对自己的,因为这棵树是这周围最高的一棵,受到雷击也不足为奇。

  又继续赶路,就在走了不到一百米的时候,又是一道雷电击中了他约三米处的地方,这下他慌了,因为这棵树不时很高,根本不足以引动雷电。此时他确定自己的魂力已经到了吸引雷电的地步了,于是他快步地往附近的一个山脚跑去。

  一路上不敢走开阔地,因为走在林子里,树木还能帮他挡一下,好在在山脚下找到一个山洞,就这一会的功夫华宇走路的旁边又被雷电击中三次,最近的一次离他只有一米,想想都后怕。

  如果被击中了,哪怕他以如今的魂体之力,也会被劈的渣都不剩。那洞口不大,也不深,不过这足够了,藏在这里,有了山体的遮蔽,就没事了。华宇在那里一直等到第二天天气放晴才敢出来。

  所以,华宇这一路行来,不可谓不艰难。每次下雨的时候,他都心静难平,因为并不是每次都能找到合适的地方躲避。也算华宇运气不错,加上他时时处处留意,倒也没出现过之前的情形。

  这天华宇走了一天的路,晚上正在修炼,吸收着非常稀薄的灵气,只见他浑身金光笼罩,在漆黑的夜空里,分外耀眼。漫天星斗,星光熠熠,华宇弥漫着金光的身体,也在吸收着这淡淡的星光。远处看仿佛一个光型漏斗。

  就在这时,远处竟然传来脚步声,华宇异常诧异,这里本就人迹罕至,何况此时乃是夜晚,怎么会有人来呢。思量间,华宇收起功法,满身缭绕的金光和头顶上的星光漏斗顿时消失。华宇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有一人形黑影,正往这边来。华宇本就是死过一次的人,准确说他现在就是个死人,倒也不害怕。

  那人似乎见到华宇收了功法,发出了声音“道友好神通!好功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