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9日,徐来像往常一样急匆匆地赶到教室,擦了擦额头上因为奔跑流的汗水,心中愤愤的想道“这都上课十分钟了,也不知道那老巫婆点名没,这群兔崽子也真能跑,一个比一个跑的快!”

  摸了摸肚子上的赘肉,徐来感到无比的苦恼“减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总是没效果,要不是这赘肉,凭我这张不算太磕碜的脸,也不至于都快大二结束了还没找到女朋友,哎!我啥时候能瘦下来啊!”

  想到这,徐来感到莫名的悲伤“凭啥他们怎么吃都不胖啊!”索性掏出手机看起小说来。听课?不可能!这个老师上课都能吃早餐,讲课也有气无力,为什么要听她bb一些有的没的?

  考试怎么办?这可难不倒新一代的学渣们,学渣可是能一个礼拜学完一学期课程的强大生物,只要期末能低分飘过就可以啦,这一点,可是连哪些学霸们也是不能及的啊!这就是徐来一直以来不听课的理由。

  “还记得初中的时候,我也是一个学霸呢,那时候我的身材还是那么的苗条,虽然矮了点。那个时候还有女孩给我写情书呢,我当时为什么要拒绝啊啊!搞得现在想试试恋爱的滋味都没机会,要是我能回到那个时候就好了!”徐来心中无限的惆怅。

  “第四排那个黑衣服的同学,起来回答一下,这个移库的流程都有哪些?”老巫婆的声音从上面传来,语气中似乎还带着一丝怒火。徐来抬起头,往四周看了看。“别找了,就是你,来,这位同学跟我们讲一讲移库的流程都有哪些?”

  老巫婆的声音再次传来。“我不知道!”徐来中气十足的说道。本来徐来就很不爽这个老师,这会儿当然不会给她好脸色看。老巫婆有可能只是为了让徐来当众出一下丑,没有再为难他,让他坐下后就接着讲起课来。一节课的时间伴随着老师的吵闹声使徐来睡得很香甜。

  徐来是被室友推醒的,迷迷糊糊地就跟着室友往下节课的教室走,下节课是英语课,这个老师人很不错,颇对徐来的脾气。“这节课可不能再睡了,就算给老师一个面子,即使什么也听不懂,也装作一副认真听课的样子。”徐来从来都是这么的恩怨分明。

  一节英语课一晃而过,徐来真的没有睡觉也没有玩手机,这点和徐来的强迫症晚期应该有很大的关系,要知道他可是一个作业纸上都不能有任何涂改的人!至于这个坏毛病是怎么来的,徐来自己也是一脸懵逼。

  “中午去哪吃?”逗比室友的手搭在徐来的肩膀上说道。

  徐来虽然女人缘为零,但和舍友的关系却是基情四射。“要不今天出去吃?心情不太好,我需要大吃一顿来舒缓一下!”室友对于徐来的心情不好似乎习以为常了“得了吧,你丫一个月得有20天心情不好,真得长到大胖那样你才舒坦是吧!乖乖跟我吃食堂去!”

  大胖是徐来他们班的一个重量级人物,体重都快突破300斤了。逗比室友的名字叫尹鹏,跟徐来的关系很铁,徐来基本上都是靠尹鹏的接济度过每个月的最后几天的。

  “今天你跟我说说,你到底为啥心情不好,我也好给你排忧解难。”尹鹏拉着徐来自顾自的往食堂走着,打破了徐来最后一丝去外面大吃一顿的希望。

  “我又梦到她了,为啥我就是忘不了她呢!”徐来似是回答又似是喃喃自语道。听了徐来的话,尹鹏沉默了,毕竟这感情的事,他自己也不太懂,虽然他有女朋友,但每次都是女朋友主动,甚至连确定关系都是他女朋友给他告的白。

  “她是你说的那个女神吧,要不你回去追她?”“回去?怎么回去?要是能回到以前我绝对不会错过她的!可是我回不去了。”徐来嘴角挂着一个自嘲的笑容。“你想什么呢?你丫小说看多了吧?你不是说她在你家乡hn省读书么,你回去追她呗,你丫还想穿越是咋地!”尹鹏充分发挥着他狗头军师的作用。

  徐来嘴唇微微颤动,终究没有接着说下去。“你有烟么?”徐来问道。“你知道我不抽的。”尹鹏扶了扶眼镜回答道,然后他又接着说道“烟就别抽了,大不了今晚陪你去大醉一场!”听了尹鹏的话,徐来感觉心里暖洋洋的,良久,拍了拍他的肩膀只说了一句“好兄弟!”

  吃完饭回到宿舍,已经有人在打游戏了。下午没课,大家基本上都是呆在宿舍打游戏,当然除了尹鹏经常因为女朋友的召唤外出以外。

  近几年,英雄联盟十分的受欢迎,徐来从高二暑假开始玩,到现在段位还保持在黄金左右。也不能说徐来的水平不行,只能怪这个游戏的坑太多,而徐来又偏偏是那种脾气火爆的人,一言不合就挂机的事情也时有发生,还是心态问题吧,徐来觉得自己要是好好玩的话,混个钻石应该是没问题的。

  打开电脑,熟练的登陆账号,徐来开始了召唤师峡谷半日游。一下午时间就这样过去,吃完晚饭,在徐来和尹鹏的大力邀请下,室友们都同意出去唱歌,理由是期末考试前最后的放松。

  ◇更新{最7快xd上%酷$1匠网

  学校校门正对着一条十字马路,平时略显混乱,徐来每次过马路都提心掉胆,生怕被送去见牛头马面。还好晚上的车不算太多,徐来一伙安全的抵达KTV。“帮我点一首我想大声告诉你”一到包间,徐来就把自己甩在沙发上,跟正准备去点歌的尹鹏大声嚷嚷道。

  很快背景音乐就响起来了,正是樊凡的我想大声告诉你。徐来拿起话筒,跟着节奏唱了起来“夜深了我还为你不能睡,黎明前的心情最深的灰”徐来声音里带着一丝哽咽,越唱声音越小,当唱到高潮“我想大声告诉你,你一直在我世界里”徐来的眼泪不知不觉就顺着鼻梁流了出来。

  几个室友看着一脸悲伤,眼角还不时滑落几滴眼泪的徐来,问尹鹏道“他今天是怎么了?”

  “为情所伤啊,可怜的孩子。”尹鹏扶了扶眼镜,严肃地说道。听了尹鹏的回答,室友们都一脸唏嘘“难怪要拉着我们出来唱歌,这小子真是个情种,得,我们今晚就陪这小子喝个痛快!”

  一帮人拉着徐来拼起酒来。徐来本来还想再唱一首的,无奈这帮兔崽子说什么也不肯让他唱了,他只得乖乖喝起酒来。

  快十一点的时候,徐来已经彻底的醉倒了,嘴里还呢喃着一些听不清楚的词语,像是叫着什么人的名字。室友们也一个个东倒西歪的,看样子没比徐来少喝多少。

  唯一清醒的可能就尹鹏一个人了。尹鹏是内蒙古的,酒量那是从小锻炼的,今晚虽然也喝了七八瓶啤酒,但对于他来说,除了多上了几次厕所,肚子有点涨外,基本上聊胜于无。室友们虽然都喝醉了,但自己走路还不成问题,只有徐来连站都站不稳了。

  尹鹏吃力的扶着徐来,往学校磋去,为什么要说磋呢?因为徐来实在是有点重,现在喝醉后基本上整个重心都在尹鹏身上。

  终于把徐来弄到床上躺好,尹鹏已经满头大汗,他洗了把脸后就熄灯睡觉了。而这一边,徐来在床上翻来翻去,嘴里还不断的叫着那个人的名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与胡婉说:

ps:这是我的第一部小说,这是一部关于重生异能的小说,希望写的不好的地方,大家能给我指出,我们共同进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