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8新最%快.上+酷匠E…网fV

  屁啊,太坑了!我原本对我这张烈火符超有自信的,不说直接干掉我家里这尊煞神,但最起码也要让他受伤吧,没想到就在额头冒了一点火星,说好的烈火焚城呢?

  反正我是没敢再往屋待了,我也没指望泼它一下就弄挂他,我转身就往屋外跑去,现在才下午三点,不过外面是阴天,天上乌云密布,根本没有太阳,我出了我家那顿楼就松了口气,这下那鬼总不能跟来了吧,不过回头一看,波哥,不对,应该说是那只伤魂鬼竟然追了出来,我看得汗毛都竖起来了,不是说鬼不能白天出来吗?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说鬼白天不能出来的那人简直是在坑爹,只要没有阳光,什么时候出来都是可以的,只是很多鬼不喜欢白天出去,就跟人不喜欢晚上出去是一样的,不过午时除外,那是一天内阳气最盛的时候,不过现在是下午啊,看今天的天色,都快下雨了,估计出太阳的可能性是不大的了,我只能拔腿就使劲的往老迷信家跑了,可能是快要下雨的关系吧,街上也没啥人,只有几个老大妈在街上收衣服。

  看到我和波哥两人一个在前一个再后狂奔也没往心里去,毕竟是他们看着我俩长大的,只是跑过的时候他们还不忘提醒一句:“鹏娃子,波娃子,慢点跑。”

  我能慢么?这可是要命的啊,我使劲的狂奔,后面的波哥也是跑得忒快,刚跑到一半,突然就在十字路口撞到了拿着可乐在散布的尹韵雅,真是天助我也,老天不让我死啊!

  当时尹韵雅先给我俩打招呼的,她看到我俩在狂奔就问道:“你俩跑这么急干啥呢?赶着投胎呢?”

  “我要不跑急点还就真去投胎了,我的姑奶奶啊,我波哥他被鬼附身了,赶紧帮我弄死他!”我跑到尹韵雅背后,一点也没有男子气概的就躲起来了,其实也不能这样说,只能说尹韵雅的战斗力根本不属于普通女孩的层次,是属于赛亚人的层次了,果然,尹韵雅看到波哥的样子也感觉不对劲,冲上去对着波哥的肚子就是一个连环踢,太帅了,就跟拍电影似的,不过波哥并没有直接倒飞出去,而是站在原地没动,稳定如山。

  挨了这两脚还稳若泰山的样子,看得我是佩服不已,当然,是佩服那只鬼,不是波哥,要是我早趴地上了,至于波哥,估计直接嗝屁了,尹韵雅踢完以后就冲着我喊道:“我等会先制住他一会,你背他去那边的巷子里干掉他!”

  尹韵雅说的巷子就是前两天遇到水莽鬼的那条巷子,这大街上虽然人少,但还是有一些人,他们现在倒是没察觉出什么,就当几个年轻人打闹,但等会打起来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尹韵雅猛的冲上去踢在了波哥的胸口上,当然,并不是想攻击他,而是趁着这股劲,脚一蹬就冲到了波哥面前,然后一咬右手的中指使劲的搓在翔哥的眉心处,然后尹韵雅特帅的大喝了一声:“赦!”

  波哥一听这话竟然就一点也不动了。

  要说中国道术神奇就在这了,刚才尹韵雅那么猛的攻击都打不动他分毫,但是现在用这手段就能让他不动,太神奇了。

  就在我感叹的嘶时候,耳边也传来了尹韵雅的叫骂声:“楞个干什么?赶紧过来帮忙啊!”

  “哦。”我回过神来,赶紧跑过去用肩膀就扛起了波哥,波哥就跟身体僵硬了一样,直挺挺的,我抬着就往巷子跑,虽然只有十来米,但扛着个人狂奔,说起来轻松罢了,等跑进巷子两米我就受不了了,一下子把波哥给甩在了地上,尹韵雅的手指也脱离了波哥的眉心处。

  不过还没等波哥坐起来,尹韵雅又直接用膝盖狠狠的踢在了波哥的脖子处,特用力,看得我心头一跳,心想,波哥脖子会不会被踢断?

  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尹韵雅拿出了一把木质的匕首,应该是桃木,上面还刻着一些细小的符文,然后拿着就要往波哥右胸捅,我一看连忙说:“大姐,姑奶奶,不行啊,要出人命的!”

  “怕啥,是右胸,又没心脏!死不了,多大个事啊。”尹韵雅撇了我一眼说:“要不难道你还想超度这只水莽鬼,这种鬼就应该直接弄他个魂飞魄散。”

  我汗,难怪这妞出手这么狠呢,原来是把他当成水莽鬼了,虽然我也很想直接干掉这只伤魂鬼,但是也得为波哥的安全着想,按照尹韵雅的意思就是这匕首往他右胸一插就一切大吉了,哪有那么多麻烦事啊。

  这妞估计和波哥没啥感情,我可有啊,毕竟和波哥一起长大的,这种关键时刻还是得救他的,我就说:“姑奶奶,不然这样,你先弄晕他,我们去找老迷信看看?”

  “找啥啊,不相信我咋地?今天老娘还就捅定了!”这姑奶奶一听我提到老迷信好像还被我刺激了一样,拿着匕首就要捅了,我看着拿匕首,我也拦不住啊。

  突然波哥就大喊了起来:“别别,姑奶奶,别捅,是我,波哥,你小波哥啊,冷静点妹儿!”波哥两只眼睛瞪得老大,直勾勾的看着那个匕首,还在吞唾沫。

  “你咋整的?”我问。

  波哥脸上挂起灿烂的微笑说:“就在刚才生死一线之际,我爆发出了我修炼多年的功力镇压了那只鬼在我身体内部,已经没事了。”

  “意思是说那只鬼还在你身体里?”尹韵雅抬手又要捅。

  翔哥大看大吼道:“别别,是那只鬼看到姑奶奶你的威势,怕死,被你吓跑了,不关我事,真的,天地良心啊。”

  尹韵雅看波哥好像真的没事了,这才站起来左右看了看皱眉了起来说:“那只鬼太难对付了,哎!”

  “你们看不到鬼吗?不是用什么牛眼泪就能看到鬼的嘛。”我疑惑的问,波哥站起来揉着脖子,嗓子有点沙哑的说:“牛眼泪的制作工艺早失传了,前几年还能乱挥霍,现在都没几瓶了,根本搞不到手,咳咳,姑奶奶,你下手真够狠的。”

  尹韵雅哼了一声,皱眉说:“不对啊,刚才那只鬼不像是水莽鬼啊,水莽鬼上你身的话肯定把你带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把你弄成他的替死鬼就行了,追孙道鹏干什么?”

  我也没敢告诉尹韵雅,怕她发怒,只有咳嗽一下说:“或许因为我长得比较帅吧。”

  突然波哥电话响了起来,傲哥一边揉脖子,一边接起电话问:“谁啊?什么?好,马上过来!”接到一边他就脸色大变了。

  波哥接完电话后脸色阴沉的看着我俩说:“桃村死人了!好像是水莽鬼干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