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照着老迷信的话做了,把妈背上床,然后熬了些姜汤给她喝了后,接着又随便在家里弄了点吃的,吃过以后,就往着老迷信的家里走去。

  这老迷信其实经常宣传这些封建迷信,但是镇子上的人都不讨厌他,虽然这家伙经常偷看一些寡妇洗澡,我小时候就是这样,我小时候经常和波哥一起跟着这老迷信玩,波哥是我小时候的一个伙伴,从小一起长大的,老迷信就偷偷跑到人家厕所弄个缝隙偷看,而我和波哥就给他放哨。

  当然,并没有被抓到过,镇上其他人也隐约知道这事,但是也没人管,主要是老迷信人缘很好,虽然平时逛街的时候大家都喜欢说他是个老迷信之类的,但其实很多人有问题都会请教他,他也是个很有本事的人。

  有一次就是,镇东街有一副人家性郝,他们家孩子当时也有十六岁了,叫郝泽江,原本好好的,突然就生了个怪病,背后长了一个很大的肉团,有人拳头大了,去诊所看,诊所就说这是肉瘤,必须得去医院做手术,但当时老迷信就在场,说这是惹了鬼,鬼故意恶作剧呢。

  当时也没人信他,郝泽江的父母就带着他去医院做了手速,手速很成功,肉瘤两下就切除了,没想到刚出院第二天,竟然又长了一个,而且比之前的更大,更吓人,这下郝家就有点疑惑了,当时就找来了老迷信,老迷信二话不说,掏出朱砂黄纸,画了道符,拿出碗水,把符烧了丢进水里,搅合以后给这郝泽江喝下以后,第二天郝泽江起床的时候肉瘤就不见了。

  后来有人就问老迷信到底怎么回事,老迷信就说这鬼是东村刚死的那个王大爷,当时王大爷葬礼的时候郝泽江路过,或许是遇到什么高兴的事情笑了起来,就这样,被王大爷缠上了,好在王大爷生前性情好,只是恶作剧,要是恶人的话郝泽江早就小命没了。

  这种事情还有很多,虽然在这个传言打倒一切迷信传言,建设科学文明的世界下,老迷信张老头就是这样治疗好了不少这些科学手段治不好的怪病。

  我想着也就走到了张老头家门口,张老头以前家里其实还有个老伴,以前也是住在城区里面,后来他老伴好像死了才搬来我们镇上居住的。

  @看正t版|:章节q上Mw酷‘匠H网

  “老迷信,开门!”我就站在门口大喊了起来,我是在七年前,大概十一岁的时候认识老迷信的,从那时候开始他就经常来找我玩,我也可以说是被他看着长大的,所以也不会和他太客气。

  老迷信打开了门,他看起来精神不错,他当时穿着一身黑色的中山装,头发很白,脸上的皱纹也很多,不过还挺红润的,这个时候突然从他屋子里走出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这个人穿着一身的黑色西装,长得还挺帅的,特别是眼神,很犀利,浑身更是给人一种气势凌人的感觉。

  “老张头,找你玩这几天也玩够了,我去成都看了马六、鹏子之后还得回乌江镇呢。”这人一出来就回头跟老迷信道别了起来,他随后看了我一眼疑惑的说:“这小孩真好玩,身上背着一个诅咒,一个厉鬼,还真有意思。”说完以后也就大步的走到了公路边上的一辆宝马车上,开车扬长而去。

  “哎呦,老迷信,你还认识这样的有钱人啊,开宝马车呢。”我看着那辆宝马也不知道是啥牌子的,反正就感觉宝马应该就挺牛逼的,一般人也开不起。

  “以前挺喜欢的一个小家伙。”老迷信使劲的拍了我的脑袋一下说:“你小子舍得来了啊,进来吧。”说着就转身进屋了。

  老迷信家是住在小区楼的一楼,房子大概七十多个平方吧,装修就是简修,进屋是客厅,然后一个厨房,一个卧室,一个厕所,挺简洁的。

  我一进去老迷信就指着沙发说:“你先坐,我去给你拿符。”

  我点了点头,就坐在了沙发上,老迷信也进了自己的卧室,虽然平时和老迷信爱开玩笑,但现在我一点开玩笑的心思都没有,我一个劲的在想怎么给老迷信套话呢,怎么才能让他给我说我家那石像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迷信没一会就从他的屋子里面拿出了一张符给我,我接过符也看了起来,这符其实和电影里面差不多,不过这些符文很潦草,甚至都看不出是啥字了,而且符的中间还有一个正方形的印记,就是那种以前书法家一般画完画都要在画上印上自己名字的那种印。

  老迷信把符给我以后吩咐道:“回去以后那些把符贴在那石像头上,然后拿糯米撒他几下,让它吃点苦头,长点记性才行,不然当时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就出事了,你们家也不亏欠他,要不是你妈一直拦着,我早收了他了。”

  “老迷信,我想知道一下那玩意到底是什么东西,还有,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我最后问出了这个问题,虽然心里面已经有了一些答案。

  老迷信笑呵呵的看着我说:“怎么着?以前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鹏子现在也怕鬼了?”

  谁不怕鬼啊,我去,以前不相信有鬼的时候经常心里会安慰自己说,鬼都是好的,鬼大多数都是不会害人的,NO,大错特错,各位,我以我一年后发生的经历郑重的告诉大家,别相信有善鬼!

  我这里说个题外话吧,人死后都是有灵魂的,一般人死后会在头七以后就投胎,而真正留在人世间的都是生有怨念,或者有什么没有事情做完的人,一般来说好人,或者没有极度想做的事情的人都会投胎,就之前那个郝泽江在人家王大爷葬礼上笑出声这件事情,这就是祸因了,长的那个肉瘤就是一个例子,这鬼虽然没有要你性命,但是依然会害你。

  当然,我之后的经历这些都是后话,我继续说正题。

  老迷信好像并没有想要瞒我,开口就给我说:“其实这件事情还得从二十多年前说起,就是你父亲,我一个很尊重的阴阳先生,陈先生说起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