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

  “我擦,谁家的狗大半夜还在叫?”我骂了句,揉着眼睛拉开窗户,只见窗外黑乎乎的啥都看不清楚。

  “老公,咋了?”韵韵也醒来了。

  我摇了摇头,问到:“我们这三户谁家养狗?”

  “养狗?”她挠了挠头,“只有冷凌诺家吧,不过……”

  “不过什么?”

  “她家狗前天死了,尸体埋在院子里了”

  真是无法理解……我拍了拍昏昏沉沉的脑袋,躺下继续睡我的觉。

  不知过了多久后,叮叮叮叮叮——闹钟响了

  “韵韵~”我伸了个懒腰,“该起床了”

  酷1匠I、网唯√一W正*版F,Z#其%他}p都是盗:版\B

  我按了下开关,嗒…灯没亮,“WTF,停电了?”

  我表示无语,只好起身拉开了窗帘,眼前的景象吓得我头都要飞起来了,窗户玻璃像被喷了墨一样黑不溜秋的。我贴近一看,玻璃外面粘着好多黑色粉末。

  当我打开窗户想看个究竟的时候,突然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来勒!”我大喊了一声,小跑着到了门口,问到,“谁啊?”

  叫门的人没反应,我蹲下来看了看门缝,门口的确有个人啊。

  突然感觉背脊凉飕飕的,我猛地回头一看,韵韵已经换好衣服站在我后头了,她问我:“门口是谁啊?”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哎,他不回答我”

  她用异样的的眼光看了看我,伸手解掉门锁,把门拉开了,只见一个略微驼背的灰衣服男人背朝着我们站在门口。

  “你哪位?”韵韵伸手去拍他的肩膀,当她手刚碰到他肩膀时,手猛地一抖,立刻把手缩了回来,紧跟着那个男的也转了过来。

  不过……

  他半边脸是血肉模糊的,在往外不住的淌血,里头的骨架清晰可见!

  那个男人突然向前一扑,直接把韵韵扑倒在地,双手随即向韵韵衣领伸去。

  我顿时慌了神,大喊着卧槽,从旁边的立柜里抽出一根撬棍,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一撬棍抡了上去,撬棍直接整个戳到了他脑子里头,他抽搐了两下,放下了双手。

  我赶紧把韵韵拉了起来,看了看她的脖子,还好没什么外伤。我用左手捂住她眼睛,右手用力把撬棍拔了出来,顿时窟窿里血如井喷。我擦了擦双手,把它拖了出去,回身关上了门。此时我居然也有点后怕,双手抖个不停。

  我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人是鬼,但我总感觉这地方好像发生什么了,不应该久留了。

  韵韵还是惊魂未定,呆呆的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快,赶紧去换衣服,我们要走,赶紧走!”我说到,她楞了一下,赶忙回身进了房间。

  我把家里的储物柜全部都打开了,把所有派的上用场的东西全部拿了出来。我翻出来了两根棒球棍,一把匕首,各种证件,大小面包几个,蔬菜一篮子,还有一些鲜肉和罐头。

  鲜肉和蔬菜就不带走了,其他的还算是有用,我将他们全部塞进了背包里。

  “拿好”我把棒球棍递了过去,“这玩意用来防身”

  我把匕首塞进了裤袋里,背上背包,把另一根棒球棍拿在手上,打开了门。还好,门口那具尸体还在,说明这东西是复活不了的。

  我压着脚步,移动到了电梯旁边,按了下电梯按钮,几秒钟后,电梯到达了我这个楼层。

  我端起棒球棍,或许这个电梯里也暗藏玄机呢?

  电梯门刚打开一个,我转身一个箭步冲了进去,只见里面坐着一个男子,好像正在睡觉,我打量了下他的着装,虽然全身都脏兮兮的,但是衣服很完整,而且没有缺胳膊或者少块肉。

  “哎,醒醒……”我拿棒球棒捅了捅他,他突然咳嗽了一声,猛地睁开了眼睛。

  “啊呀!”他大叫了一声,顺势站了起来贴在了电梯壁上。

  “不要慌”我放下了棒球棒,“你受伤了么”

  他说了声没有,示意出去说话。我帮他拍了拍衣服上的灰,问道:“你是谁?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他压着嗓子小声说到:“俺叫王顺侯,是这附近收废品的,昨天晚上下了场雨你应该知道的,这雨散发着一股血腥味。”

  想起今天早上我家玻璃上的那层灰,我觉得问题就出在这雨上,不过现在不应该考虑这个问题,先得考虑怎么活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