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发现吗?”淮陌一步一步地走近她,轻悄悄的,却足以让人感受到他的存在。

  毕深零回头看了他一眼,小声地说了句:“你那边搞定了吗?”她的脸上有些微微的红。

  淮陌点点头,他对深零说“昨天我们来的时候我发现王雷左胸下来一点,也就是心脏正对出来的地方有些软,用力再往下按时,居然直接就下去了,一松开手却又弹了回来。”

  深零照他说的做,却很明显的只凹下去一点点就按不下去了。

  “难道……”

  “已经有人来过了。”深零肯定的说。

  “看来……明天得向校方正式申请把这事交由我们来做了。”淮陌开玩笑说。

  深零笑了笑,应和着点头。

  淮陌又走到昨天修棋误入的分间。他四处观察了一下,望着地面若有所思。

  “今晚他一定还会来,我们先回去休息休息,下午去看看修棋,然后晚上我们再来吧。”淮陌转身对深零说。

  “好。”

  “走吧。”

  他们两个单独走在一起,刚才在停尸间没觉得,一出来后反而显得有些尴尬。

  “对了,那个你给我的扫描仪是……”

  “那个是我特意为这种蛊虫量身定做的。在你开始调查的时候我就着手研究了,关于蛊虫的资料我是在你的网页里找到的。本来我也不确定是不是这种虫,这还要从陈静的案子说起。”不知不觉,他们的谈话又自然起来。

  “陈静?”

  “就是校长的养女,也是王雷的女朋友。”有这号人物?他居然不知道!

  “她的什么案子?”淮陌故作镇定,一脸云淡风轻地问。

  “前段时间,有人把一张纸条放在了我的书里,字条上说陈静用巫术害死了校长现在的妻子,现在她还在警局配合警察调查这个案子。”

  深零顿了顿继续说道,“有人想借我来找出一些真相,却又不愿意让我知道他是谁。

  我虽然平时没什么动静,可是我一直都在调查这件事。我穿着吸光服,就是隐身衣去了呈放她尸体的地方。我发现她全身都是红点,细看才发现有一些小虫子还在里面。我用微视镜拍了一些照片传到了你的网页里,后来我才确定是这种蛊虫。”

  “你有隐身衣?”

  “……”天,什么思想,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好吧……

  “有。”深零难得地白了他一眼。

  “你怎么不早说!昨晚去的时候我一直都是偷偷摸摸的,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痛苦!”

  “你又没问。”

  “……”淮陌顿然失语。如果你站在他的正对面,一定会被他的表情萌到,帅气的脸有些弱弱的白,以及欲言又止的滑稽样。这样的文淮陌恐怕也只有毕深零才可以看到了。

  说着他们已经回到了学校。

  “好了,你先去休息吧,下午我来找你。”

  “嗯。”

  却在这时,淮陌的电话响了。

  “喂……”

  “好,我知道了,马上来。”

  “怎么了?”

  “那小子早不醒晚不是醒,偏偏在我们回来以后才醒,要死要活的,非要我马上过去。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

  “正好我还不困,一起去看看他吧。”深零想了想说。

  来到医院的时候,修棋已经能坐起来剥香蕉,啃苹果了。以至于他们一进去就看到他床下的垃圾桶里满是苹果皮,香蕉皮,橘子皮。

  “……”

  “吃货就是吃货,到死都改不了。”淮陌很不屑地讽了他一句。

  修棋一边吃东西一边对着淮陌破口大骂,“你个天杀的文淮陌,趁着我昏迷你对我做了什么?你知不知道浸在酒精里,虽然度数很低,但是……真心,疼啊!”

  “嗯,所以你是故意一下跳起来吓我的,腿现在还疼吗?”

  “……”

  修棋停下手中的动作,下意识地感受到了腿上的疼痛。

  “文淮陌!你还是不是男人啊!你这么做会遭天谴的!我可怜宝贝儿的美腿啊……”

  平时不怎么看到深零笑,倒是今天深零早就在一旁笑得不行。

  8酷"匠网首:&发er

  “你们呐,不去演相声真是太浪费人才了。”

  好一会儿,淮陌才想起正事,“哦,对了,昨天怎么回事,你怎么到处乱跑?”

  “昨天我是听到后面有谈话声,你又正在忙着检查尸体,所以我就自己过去了。谁知道一走近就没了声音,我还在想是不是在太平间遇到鬼了,刚准备回来时腰上忽然一瞬疼痛,可是一下就好了。唯一不好的,我居然在那时候特别困,然后……然后再次醒来是在酒精池里痛醒的,又被痛晕了,之后你就知道了。”

  “你当时听到了些什么?”

  “只是听到有两个女人的声音,好像在吵些什么,虽然没听清楚,但好像是和王雷有关。”

  深零几乎和淮陌同时说出来:“陈静。”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然后会心一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