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陌和徐洁几乎同时转过身去,毕深零款款地向他们走去。徐洁错觉似的看到淮陌眼睛一亮,却又在下一秒消失不见。

  她隔着视台看了看躺在台上的陆修棋。淮陌跟着继续说道:“这种蛊虫会啃噬人的皮肤,它们啃噬掉的部分是人体无法自行修复的。而且,它们在啃噬人体的时候还会在人体内留下蛊毒和虫卵。”

  毕深零径直走到消毒室里,换上消过毒的橡胶服走进了研究室。淮陌和徐洁也跟着换上消毒服进去了。

  她走过去,准备打开离子黑色罩。淮陌轻轻拉住她伸出的手,阻止了她。

  面对深零疑问的眼神,他解释道:“你们是女生,不便观察,这事就交给我吧。”

  徐洁听出了这言外之意,默不作声地出去了。

  深零只付之微微一笑,眉间却实实在在地有些担心。

  酷)匠w网正版首o发nB

  “那你小心点。”淮陌点点头。

  他们都心照不宣。其实这只是原因之一,事实上,主要是因为这种蛊虫很容易附着在其他人身上。

  他把视频图像关了之后,开始小心翼翼地给修棋挑虫,顺便找找蛊虫是从什么地方进去的。

  这种虫是不能够从七窍进入的,它们只能从皮肤上直接进入人体内。因为在啃噬人的皮肤之前,它们先要吸取它们身体五分之一的鲜血留下虫卵,然后才开始啃噬人的皮肤。

  他发现修棋体内还有很多虫子,根本挑不完。

  他正一边想着,一边只能无奈地继续挑。

  忽而,他停下了动作。

  他发现在修棋腰部有一块皮肤已经黑了。

  他用手边的激光刀割开了那一块黑色的皮肤,果然,里面有一大群尚未孵化的虫卵,大体可以看出成条状的虫卵在蠕动。

  幸而他在学校上过许多节解剖课,在看到这些时并没有吐出来,只是……这玩意儿也太恶心了。淮陌皱紧眉头,一脸嫌弃样。要不是看在他帮过他的分上,他就直接把他丢进生源池重新组织健康细胞重新经历一次幼儿园。不过话虽这么说,眼下却也只能这样了。

  虫子这么多,想要完全消除的话……

  他忽然记起某次参加毒理学教授的研究报告时,他曾经说过食信管囊膜深沟虫对同类具有极强的吸附性。

  “同类……”

  这意味着……他需要先把虫卵孵化出来成为幼虫。

  但是,这样做风险是很大的。虫卵发育成幼虫,就要不断从人体吸收血液,如果虫卵过多,修棋可能在这时候就会失血过多而死。如果他侥幸逃过这一

  关的话,他也才度过一半的危险。虫卵化成幼虫后,如果他稍微手慢了一点点,蛊虫依旧要啃噬人体,就怕它们啃得再卖力一点,修棋就要成骨架了。

  但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不过,孵化虫卵这种事他还是有把握的,至于之后……只能放手一搏了,看他的造化吧。

  得马上开始了,蛊虫多在他体内一刻就多一分危险,而且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这种蛊虫还会刺激破坏人的中枢神经。

  他从医药箱里拿出一把手术刀,还有一支注射剂和一支针筒,两根棉花签,一瓶消毒酒精。

  看着针管里的液体一点一点减少,淮陌脸上露出一些复杂的情绪。

  这种液体是血清蛋白酶增合剂,是用来增进蛋白酶的生成的。

  他用手术刀割破手心,血液从修棋腰部的伤口处流下去。果真有用。没过一会儿,虫卵就一个个地破了。

  彼时,他的手心已经开始愈合了。淮陌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他赶紧拿出扫描仪,把它开到透明袋吸附模式。

  这次不同于上次的是,扫描仪居然发出了一股奇怪的味道。蛊虫开始从修棋体内爬出。

  淮陌又把扫描仪推近了一些,虫子开始一群群地被吸进了那个仪器里,连带着一些絮状的血肉纤维和一些血腥味。这让淮陌很不舒服,他微微咳嗽了几声。

  淮陌戴着微视镜检查了好几遍,确认无误后,就把修棋上方的离子黑色罩关上。

  他来到指令台,向修棋所在的空间里输入氧气。

  之后,是最精密的一步——计算修棋被啃噬的皮肤总体积。然后用电脑操作,把仿人类皮质植到修棋的骨外。

  十分钟以后,修棋又重新完整了,额,等等……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

  不管了,反正修棋这小子是救回来了。淮陌进去给他穿上了宽大的病号服,通过研究室的转换仪把他传送到了底层。他又打电话给底楼的医生给他输点葡萄糖。

  他看看自己的手,已经完全好了。这药还真是有效啊,真的一点痕迹也没有了。

  修棋救回来了,但是……还有一件事没解决。这关系到一个不可告人的真相。

  他径直走了出去,现在他要做的,是先去太平间找到毕深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