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透过窗户撒进屋里,多了几分和谐。静谧的屋内,小雨和苏艺坐在窗前说着悄悄话,床上躺着一个男人,毫无表情的面孔倒也没那么讨厌。

  “这……这是何地??”小雨和苏艺谈话被打断。“导演醒了!!”两人走到床前,倒也没有什么好脸色,淡淡的问:“你醒了?”

  “小雨?!是你么???你……你怎么……?”只见导演措然的问道。

  “嗯,我和苏艺来看看你。你那个护士出去给你买饭了,我们俩在这儿照看了一会,既然你醒了,那我们先走了。拜拜~”小雨看导演醒了,便托辞离开!

  “这……”导演似乎还有话要说!

  “拜拜,导演!”苏艺边走边说,做了一个拜拜的手势顺势带上了门。

  导演使劲摇了一下头,这是怎么回事啊,自己不是死了么?怎么会……这是哪里?怎么……小雨……

  导演紧撇的眉头回忆起来:

  自己被救猛兽追捕侥幸逃生,被人救起。刚醒来却后又晕倒了,不知过了多久,腹部传来深深的疼痛感猛的被惊醒!

  “啊……”杀猪般的惨叫声从屋里传出,郑泽似乎看到自己肠胃被捅了出来。愤怒的抓向那人,黑衣人说时迟那时快,一刀砍在郑泽脖子上。那一时,郑泽脑海里闪过和小雨的画面。接着,故意好像越来越困难了,慢慢的,挣扎了一会,好像没有了任何感觉。

  如今,自己是死了么?

  想着想着,依旧备感疑惑。

  察觉到周围的环境,郑泽更加不解。掀开被子起来来看。

  “兵兵咣咣……”一个东西掉落的声音,郑泽忙去看。

  “这……盒子!?”郑泽惊讶的不知所措。

  伸出手慢慢捡起,仔细斟酌,这……是那个盒子?!

  郑泽仔细研究,只手拿着盒子走到窗前,细细看来:

  龙凤钳镶,金铜色却又不失典雅。只见盒子的正中心有一个凹进的指甲大小的槽,好奇心的推动下郑泽伸出手去,触摸到槽的一瞬间,手指尖传来痛觉。郑泽本能的抽手,却连盒子也带起。大约十秒左右,没有刚才那么痛了,抽回手,指间泛着点点血迹,郑泽忙吮吸手指减少疼痛。

  “怦……”

  随着一声异响,盒子四个支架突然变长,盒子中间的部位迅速转动起来。周围闪动着沂光,整个屋子像是变了模样,星光点缀的屋顶,彩色的画面。郑泽惊讶看着这些新鲜之物!

  突然盒子停止的转动,操纵般的恢复了原来的模样。星空彩色收紧成一个小球。转着转着。朝自己弹来……

  “啊!!”

  郑泽的脑部被弹中,痛的大叫了一声。手摸着额头,恨恨的抓起那小球,使劲全力摔出!“咚咚咚……”那东西如同弹力球一样,来回弹动!

  忽然,它停了下来。如同鸡蛋破壳一样,又好像并不一样。颜色如同彩虹色般,好像一个气球一样,被里面的东西撑成各种各种的形状,却怎么也撑不破。

  郑泽蹲下身来,端详着这个小东西,看着它并不挣扎了,试探性的伸出手。

  “快给我弄开!”

  “啊!!”郑泽吓了一跳,猛的后退了几步。摸了摸胸前,心中仍旧忐忑。却也十分震惊!它居然可以说话!!

  “你……你是什么东西?”郑泽结结巴巴的问,慢慢的靠近!

  这小东西一声不吭,郑泽蹲下身,它依旧一动也不动。郑泽慢慢伸出手,快要靠近了却又停了一下。犹豫了一下,最终慢慢的挨向了那个小东西。

  触摸到的一瞬间,外面那层如同变魔术似的消失了,郑泽本能的抽回手,看到的却是一个彩色的,带着翅膀的小怪物!

  那小东西伸展了一下手臂,毫不客气的说:“你救了我?怎么长的这么丑!”

  “喂……你!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郑泽对于它的蛮横无理倒也无计可施。

  “且~那老东西明明跟我说我的主人是一个将军,英俊帅气。你这……明明就是一个活脱的老头!”小东西似有一些委屈的嘟囔道,面目极为不满!

  郑泽听的倒是一头雾水,不过,小东西的不满倒是看在了眼里:“你是……是个什么东西呢?”

  5j最W新$。章A.节+上“、酷`)匠网*

  “东西?!摆脱,我可是精灵诶!用你们的话说,我可是神仙呐……”

  “哈…哈哈……”还没听它说完,郑泽就忍不住的笑了。

  “你……你笑什么呀!”小东西似乎有些愤怒。

  “哈……没事,那个,既然你说你是神仙,那么,你怎么在盒子里呢?”郑泽回归到本质问题上。

  “我本来是师傅的弟子,可是后来犯了门规。师傅差点把我逐出师门,后来师兄弟们求情,师傅才饶了我,给了我一次机会……”小东西深情流露竟也有几分可怜。

  “你师傅是哪位啊?”郑泽问道。

  “说了你也不知道。”小东西一歪脖子,倒也摆起了架子!

  “呵!你……好吧。”郑泽也是无语。

  “谁知道师傅怎么让我来辅佐你?!哎~明明说好的是个大帅哥!”小东西唉声叹气的,看起来很是失望。

  “我……我可是一等一的大帅哥。你还嫌弃我!”郑泽翻了个白眼,又是一脸汗颜!

  “唉~”小东西低落的叹了一声气。

  “小东西,你怎么唉声叹气的,你师傅让你辅佐我?”郑泽问道!

  “什么小东西啊!我有名字,我叫仔仔。哼!”

  “仔仔?!哈哈…行,仔仔,你师傅让你辅佐我什么呀?!”郑泽哄着说。

  “师傅说你是……是什么……哎呀,说白了,就是保护你呗!”小东西古灵精怪似乎是忘了。

  “……”

  仔仔瞟了一眼看到郑泽的表情,不知是何意思。又接着说:“要不然,你连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句话似乎说到了郑泽的痛处。他忙问道:“刺我的人是谁?”郑泽眼中带着愤怒,还有满满的恨意!

  “不管是谁,你现在又能怎么样!”仔仔一语戳中痛处。

  “为何不能?!我要他偿命!”郑泽说的那样坚定,气场瞬间转冷。仔仔也感到气氛有些不对劲,心里有些犯嘀咕。转过身,边走着边说:“你现在已经不在你们那个朝代了,你想找那个人也找不到啊。”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

  “那我现在身在何处?”郑泽着急的追问!

  “你刚才不是见到你那个朝思暮想的姑娘了么?你现在和她在同一个时空!”仔仔想了一下,还是这样解释比较好。

  听到这样的回答,郑泽似乎想起了拿盒子时老头对他说的话。还有自己答应的那三个条件。如今自己是在那个朝代死去后投胎到了这里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