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丞相蒙潇勾结外邦,欲图谋害皇上,夺权篡位,犯下滔天大罪。朕甚恼怒,着抄家灭门,诛九族,明日午时三刻行刑。”

  严肃安静的大殿瞬间像炸开了锅一样,文武百官都惶惶不安的小心议论着。

  而蒙潇一听到抄家灭门,诛九族。扑通一下跪到地上,连连扣头,嘴里大喊着:“求皇上开恩啊,求皇上……”

  一旁的郑锋老将军见丞相这般模样,不禁摇了摇头,淡撇嘴角。心觉甚是可怜。想来自己那儿子甚是喜欢他那小女儿,自己一直不同意,他那女儿样样都好,就是额头有块胎记,所以才一直不同意,这下可好了。不过,官场终究是要做做样子的。

  郑锋老将军上前一步,双手握笏,停在胸前高度:“启禀圣上,虽然丞相犯了大过,念在他这些年为我朝鞠躬尽瘁的份上……”

  “闭嘴,谁求情便是与之同罪。”皇上盛气凌人的声音震慑大殿,朝堂之上,静的出奇。文武百官均低着头,一动也不动。知道皇上龙颜震怒,生怕祸及到自己!

  蒙潇被两个侍卫押着徐徐前行,一身白色囚服,架着手铐,神色呆滞,不想怎的就失败了呢。

  “夫人…不好了…夫人……”只见管家使劲迈着步子,穿过庭院。

  “怎么了~那么……”夫人听到叫声,轻轻摸了摸头发,扭动着身子前去开门,刚出门口就撞见神色慌张的管家。

  “不好了…夫人…老爷…老爷他……夺权篡位……”管家打断夫人的话,一边大口喘气,一边咿咿呀呀的说着。

  夫人瞥了一下嘴,双手搀着,侧身对着管家问道:“到底何事?”

  管家紧闭了闭眼,呼了一大口气,说道:“老爷篡位失败了,皇上下旨满门抄斩。”说完又大口大口的喘气。

  “什么……失败…啊…你说满门抄斩??”夫人将信将疑的瞪着管家,扭曲的面孔像是布满乌云。噔的一下坐到地上,不禁失声痛哭起来。突然,又猛的站起来,抹了把脸,跟管家交代道:“趁现在官兵还没到,你快去,把小雨带走。我去遣散丫鬟。”

  管家刚要回头去找小姐,就看见小姐正匆忙走来。

  “小雨啊,你快跟着管家,管家带你离开这里。”夫人忙上前去跟小雨交待。

  “不,我不走,母亲,我要跟你们在一起。王叔,你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小雨抓着母亲的手坚定的说道。

  “你……”夫人无奈,心里犹如五谷杂粮。知道再多说也劝不走她。哼了一声闷气。对管家说:“你快走吧。”

  管家刚到长廊,就看见宋将军已经带着官兵走进来,管家连忙低头,靠墙边后退了两步,等着官兵都过去了,他冷冷一笑,匆匆离去。

  “夫人,多有得罪。来人,拿下!”宋将军双手抱拳,礼貌一笑,转而又冷冷吩咐道。

  最新“$章节(上cc酷%D匠-}网,{

  小雨看见母亲担忧的看着自己,宛然一笑,对母亲说道:“没事的。”

  就在这时,管家在太子府门口左右望望,继而又大摇大摆的走进太子府。刚一进门,就被两个侍卫押住,刀口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管家恼了,瞪着眼睛大吼道:“你们敢抓我?知道我是谁么!!”

  “您不就是丞相的管家么?!”太子慢悠悠的边走边用轻挑的语气说。

  管家尴尬的笑笑,急忙解释道:“太子爷,您瞧我这笨嘴拙舌的,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计较啊!”

  “计较,我哪敢跟您计较啊。我还得好好谢谢您呢!”说着,抽出佩剑猛的刺进管家身上又猛的抽出。

  管家踉踉跄跄后退两步,载倒在地上。

  太子脸上一起冷笑,那种邪魅让人看了都不自觉的敬畏三分。

  “您今天能出卖丞相,明天也能出卖我。我这里可不敢留您呐,哈哈哈哈……”说着,一背手,便扬长而去。

  而管家这时才明白,太子不过是利用自己罢了,利用自己除掉丞相。这样,他才会成为下一个皇帝。只可惜自己明白的太迟了,然而自己竟然为了利益出卖了丞相。心里愤恨,后悔,不甘…却也就这样永久的离去了……

  幽暗潮湿的大牢里,只有两个巴掌大的窗口射进一缕残阳,杂乱的干草成了牢里唯一的东西了。丞相乱蓬蓬的头发,干瘪的皮肤,呆滞的神情。

  当年丞相跟随先帝打下这大好江山,也算是开国功臣。先帝虽压制自己的权利,倒也尊重自己,重视自己。可是现在的皇上,不但削弱官权,打压自己,还处处刁难。臣子无非就是想有一个贤君明主。迫于无奈才和外邦联系。却始终想不明白究竟是哪里出了漏洞,致使自己现在竟沦落至这般模样!

  小雨和夫人也被押到了这个牢房,小雨看见父亲这个模样,心如刀绞。忙去小心地梳理着父亲的头发。母亲也坐到了父亲身边。父亲愧疚的看着小雨母女,眼眶微红,抽噎着说:“我对不起你们母女……”

  “老头子,你这是说什么呢,不管怎样,至少我们一家人都在一起。”母亲深情的安慰道,轻轻抚摸着父亲的脸颊,眼神中充满温柔。父亲一把揽住母亲,另一只手抱着我。感慨道:“这一生,有你和小雨,我已知足!”父亲深爱着母亲,这一世只娶了母亲一人,母亲同样深爱父亲,曾和父亲同甘共苦,愿与父亲生死相随!我更是要与父母在一起!!

  冷风瑟瑟的吹着,树叶哗哗的响着,天空慢慢拉下了帷幕。今夜黑的可怕,连月亮也不见了!

  “你为何不救他们!?”郑锋的儿子郑泽青筋暴露,愤怒的冲郑锋吼道。

  郑锋相对于郑泽要平静的许多,却因儿子的这般模样很是生气,大声回道:“难道你想我们家也落得个满门抄斩么!?”

  郑泽心中痛苦万分,双手抓头,不禁大叫:“啊……”忽然他想起曾听说过城外幽林有一老巫,本领极大,知阴阳晓生死,只是很少有人能见到他,谁也不知道他在哪。不过这个时候,除了他,还有谁能救小雨,不管怎样都要试一试。郑泽转头拔腿就跑,恨不得下一秒就到幽林。

  郑锋见他猛的跑出,连忙问他:“你去哪里?”郑泽这时已经跑出了院子。

  郑锋以为他去看望小雨了,摇了摇头。“哎…”叹了一口气,便回屋了。

  郑泽疯狂的奔跑着,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他大口大口的喘气,手脚已经没有了知觉。

  “啊!!”一直麻木的往前跑,突然,感觉身体快速的向下坠落,才发现自己迈空了,这里有一个洞,可是一切都已经迟了。郑泽死死的闭着眼睛,以为生命就要这样结束了。

  “咚……”身体重重的落到地上,由于巨大的撞击力,郑泽昏了过去!

  清晨,树林里的空气格外清新,阳光洒在树林,透过树隙照在郑泽的脸上,他轻轻瞥了瞥眉睁开眼,阳光刺的他又忙闭上了眼。他又慢慢的睁了一点,看见自己现在身处与一个洞中。

  “怎么在洞里?!哦!想起来了!昨天一个不留意迈空了便摔在了洞中。”突然,所有的记忆一下子涌入脑海,他想起了小雨今天午日就要行刑了,连忙起身。

  “啊……”浑身好痛,又“腾”的一下跌坐到了地上,全身像是散架了一样。

  他呼了几口气,一下一下慢慢地扶着墙起身,好不容易终于起来了,打量了一下才发现这洞大约十尺之高,手摸着墙上又特别潮湿特别滑,也很难就这样爬上去。这次如何是好呢?

  他抽出佩剑,忍着疼痛,一点一点的在墙上挖着一些小洞,以便于自己可以顺着小洞爬上去,太阳越升越高,照射的阳光也越来越刺眼,还好有树林为他撑起一片阴凉,终于快要爬到洞口了。他用握剑的手背擦了擦额头和顺着脸颊流下的汗水。抬头望了望了洞口,又加快着速度继续挖!

  “小伙子,要帮忙么?”一个身着白衣的老者突然出现,虽然头发胡子都白了,看起来却依然健朗,他脸上的笑容看起来那么慈祥,伸着手对郑泽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