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夜晚的缘故森林里显的更加黑暗,他们俩点着火把,小心翼翼朝里头走去。

  “我总感觉有人在看着我们。”无暇渐渐靠近天然,不是她胆子小而是这森林太阴森就连风吹的声音都让人觉得不自在。

  “我也觉得有。”天然用火光照了下,周围鼓起来的小山包:“估计是这些亡灵吧?”

  无暇在天然手上扭了下:“已经很恐怖了,你还瞎说什么话。”

  “我没瞎说,你看这些股起来的小山包,其实就是坟墓。”天然摸了摸被扭疼的手臂说道:“老头子说人死了就会变成灵魂。”

  “照你这么说,我们刚刚一路过来都是这样的小山包,那这里岂不是到处都是坟墓?”

  “严格来说这森林应该被称做坟场……不过有点奇怪。”天然思考了起来。

  “有什么好奇怪的?村里人生老病死不得都要入土为安么。”无暇催促道:“我们赶紧走吧,我可不想看到跳出亡灵僵尸什么的。”

  “如果是那样那也太随便了吧?”天然对着无暇问着:“你家死人了你会只挖一个小山包?埋了就了事?”

  “你家人才死了呢。”无暇狠狠着朝天然踩了一脚怒道:“要是你死了我肯定会给你做挖个大大的土包,再给你塑个大墓碑上面写上千年铁公鸡之墓!”

  ;酷匠a网U;唯Y一O正}版◇I,I其他都Z是M盗w版-

  “你看,连你这样恶毒的人都知道死人要上墓碑,其他人更别说了。”说着天然指着这些小土包:“这里别说墓碑了,就连土堆都堆的很随意,我真为他们扫错坟墓拜错主感到担忧。”

  “担忧?你会这么好心?”说着无暇好像想到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转而认真思考起来:“按照你的意思这里根本不是一个坟场,其实就是一个乱葬岗?”

  乱葬岗跟坟场的概念可就不同了,简单明了的说,坟场是一个庄重,神圣,祭拜的场所,乱葬岗则就是一个随意,废弃,抛尸的场所。

  “如果是普通的坟场根本不用派守卫。”天然蹲了下来查看:“你看这些土如此松动很显然这是一个新的土包,当然这些只是我们看到的其中一个新土包而已,没看到也许还有几十甚至更多。”

  无暇立刻联想到:“该不会这些都是喂给田豫所说的那个怪物吃剩下的骸骨吧?”

  “这就有待考察了。”说着天然在无暇头上敲了一下:“走吧,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两人又在森林中走了很久,除了遍地的土包以外还是土包,尤其是越深入,土包做的越粗糙,甚至很多都可以看到白森森的骨头漏在土面上。

  “这里的尸体多的有点让人发寒。”天然不禁如此说着。

  “岂止只是发寒。”无暇突然指着前面说道:“还有前面那些诡异的房子。”

  天然也注意到了自己前面出现五六座破烂不堪的房屋。

  “这种地方居然还有房屋。”天然说道:“我们过去看看吧。”

  “会不会又和牛家村一样打开房门迎接我们的是一群僵尸?”无暇有些不自然着说道:“我觉得这里出现僵尸的概率大于牛家村。”

  “被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是。”天然联想着:“阴暗的森林,密集的乱葬岗,破土的骷髅,以及眼前的小屋子确实让人觉得心里毛毛的。”

  这时突然一间的房屋亮了起来。

  看着房屋突然亮起来无暇惊道:“不会被发现了吧?”

  天然也同样吃惊你说他早不亮晚不亮偏偏偏这个时候亮,不是自己被发现那又是什么情况呢?天然赶忙召唤出失约在手准备迎敌。

  可谁知,敌人倒是没来就听见房间内传来一个男人猥琐的声:“你终于醒啦,老子按耐不住很久啦。”

  紧接着房间内又传来一女人惊恐声:“你是谁?这里是哪里?你想干嘛?”

  男子迫不及待着说:“想干嘛?当然是上你呢,在这种鬼地方当差老子要在不给自己找找乐趣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见男子朝自己扑来女人更加失色:“你快点给我滚开,你知道我是谁么?”

  男子见女人反抗,愤怒着一巴掌甩在她脸上:“老子不想知道你是谁,顺便再告诉你被抓到这个森林里的人不论你家庭背了还是什么的,面临着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被那从地狱中苏醒的怪物吃的只剩下白发发的骨头!”

  说着男子又甩了女人一巴掌并强行将她衣服拔掉:“不要反抗,我这是在帮你,帮你在死亡前最后在享受享受人间最幸福的事!”

  “别过来,老娘我就算要死也不想被你这种人操!”女人咆哮起来。

  “啪!”又是重重的一巴掌。

  “鸡下之囚狂什么?”说着又“啪”了一声,甩在女人那不算难看的脸上:“留着力气好好享受一轮又一轮的性福冲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