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张飞跟着结亲的车队走远后,天然朝无暇问去:“你呢,要去哪里?”

  “师傅叫我四方磨练,十五年后替他参加一场比武,所以也没具体想去的地方。”

  听到这些天然愕然想起,两年前左慈和师傅比赛撒尿结果被自己一脚踢了蛋蛋,最终因为蛋疼输给了师傅。

  左慈对自己恨之入骨,好在仙道门有规定未成年弟子禁止厮杀,左慈只好忍气吞声约下誓言等着天然十八岁那天跟他比武。

  想到此天然心里已经有了打算:“要不你跟我同行吧?”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看着无暇陷入犹豫,天然连忙加把火继续说道:“你体内的寒冰毒,我的血好像可以治疗。”

  “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很多问题要问你。”无暇认真着说道:“师傅说只有神的血才可以减缓我体内寒毒的疼痛,可是你又不是神为什么你的血也可以?而且僵尸触碰到你的血时候就好像被圣光洗礼了一样蒸发了,你究竟是什么人?”

  如果没有僵尸,没有寒毒,天然也不清楚自己的血居然这么神奇。不过为了将自己日后最大的敌人留在身边天然假假说着:“其实我是神的血脉,这件事情你千万不要跟任何人说。”

  看着天然那表情无暇有点不信,但事实又证明天然不是在说谎,如果说谎那之前两件事情又怎么解释呢?

  “好吧,姑且相信你。”无暇最后还是相信了。

  天然和无暇带着张飞的信,来到张府交给吴氏后。

  吴氏原本气的想要将信撕碎,好在当她看到最后三个字时神情又恢复了平静。

  天然见势还不忘坑了她一顿饭。

  在天然狼吞虎咽期间,只听得老管家急急忙忙跑了进来:“不好啦,不好啦,夫人,我们张家所有的店铺都被官府查封了。”

  老管家刚刚说完,又有一名下人慌乱的跑了进来说道:“出大事了,出大事了!夫人我们在集市上的兄弟都被夏侯家的人杀光了。”

  吴氏紧咬银牙,满面气愤站了起来说道:“夏侯家和官府连手了。”

  无暇本来想说些什么的,却被天然从桌底下踹了一脚,阻止住了。

  当两人离开张家到了涿县外的座一小山丘时。

  “你干嘛阻止我?”无暇十分不解着说道:“张飞不是你的好兄弟么?他的家族正面临险境中。”

  “正因为如此我才不想去看。”

  “你都没去尝试怎么就妄断结果?”无暇生气说道:“官府那边可以找师哥帮忙我师哥是这里的县令啊!”

  “闭上你的眼睛,用心去感受!”天然牵住无暇的手接着说:“将心平静下来,好好看,用心看,围绕在涿县周围的是什么。”

  顺着天然的指引无暇将心静如水,隐约间她看见了,一股股黑暗的元素围绕在涿县周围,那股力量携带着可怕亡魂咒怨缓缓汇集。

  “真正可怕的是这股力邪恶的力量啊。”天然松开了牵着无暇的手,淡淡说道:“这股从地狱爬出来的力量绝对不是我们可以抗衡的。”

  “如果这样,那么所有涿县的百姓岂不是都要遭殃了?”

  “你师哥能独战灵兽,由此可见你师哥绝对不是一般县令,以他的实力应该比我们更早察觉到了这股邪恶的力量。”天然接着说道:“唇亡齿寒时刻,我相信你那聪明的师哥一定会阻止内战的,我不想看到的只是僵尸围城,生灵涂炭!”

  “放心吧,如果是师哥的话,一定可以的。”无暇对于自己的师哥可是百分百的信任和崇拜!

  “也许吧!”天然叹了口气转身说:“走吧,离开这即将来临黑暗的地方!”

  “去哪里?”无暇跟上问道。

  “去晋阳。”无暇叼了一根狗尾巴草说道:“听我师哥说,哪里有天下第一的占卜师,我要去算算我的命运!”

  然而就在天然和无暇前往晋阳的数日后,涿县发生了一场又一场的血雨风波。

  张家和夏侯家全面开战,张家除吴氏外所有人都被杀。

  吴氏身受重伤逃至后山,恰巧被好友徐庶所遇,此时夏侯智也追至。

  徐庶和夏侯智第一次正面交锋了起来,杀得山中响声震震,狂风乱涌,群鸟乱飞,徐庶和夏侯智实力不分上下两人打的昏天暗地。

  然而徐庶有岐黄之术护体,在恢复上远远大于夏侯智,也因此待夏侯智疲惫不堪时他仍旧精气十足,手中白剑占据了上,夏侯智大败而逃。

  就在以为可以松一口气的同时,贾诩出现了,在贾诩那恐怖的毒术下徐庶和吴氏皆被禽。

  又过数日,程立的尸队从各个小村落汇集而来,对涿县进行可怕丧尸围城,贾诩带着所有涿县百姓进行对抗。

  这场人尸之战维持了三天三夜,这三天里整个涿县战火风飞,民不聊生,生灵涂炭,人类吃尽苦头,徐庶吴氏趁乱逃走,眼见百姓们就要被击溃的同时,贾诩用计骗出程立将他重伤,才导致了这场战斗的结束,

  f酷匠网唯3一正bz版6,其他*_都$是{盗a'版!

  然而这已经不意味什么了,涿县再也不是曾经的涿县了,此刻的涿县尸横遍野,血洒满地。宛如一座废墟!

  至于张家再也不会出现在涿县了,然而夏侯家的命运会如何?也许只有等张飞出师后才知是悲是喜!

  遇之涿县剧情,请耐心观看本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