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张飞无暇三人马不停蹄着跑进一处密集的草堆里。

  “不,不行了,我要饿死了。”天然喘着气说道:“跑不动了。”

  “俺也好饿。”张飞和天然从昨天起就没吃过东西了。

  “有流水声。”无暇说道:“前面应该有河流。”

  “河流?”听到河流天然好似重生一般:“鱼~鱼~快动起来去河流方向。”

  当三人来到碧青色小河前,还未等天然和张飞迫不及待下水。

  只见天然连忙轻声叫喊住他们,轻轻指着前方一不明生物。

  “那是什么?”无暇和张飞一同凑过头轻声问道。

  “不知道,好像是个擦稻草在头上的人。”天然小声回答道:“他好像在看什么看的很入神。”

  “我们悄悄跟上去看看。”

  三人悄悄靠近朝,不明生物方向看去,只见一副绝美的画面出现在他们的眼前,一个女子自水潭中站了起来,乌黑的长发湿漉漉披在肩上,如玉般的脸颊带着点点水滴,宛若出水芙蓉一般清丽脱俗,无双容颜上那灵动的双眼,长长的睫毛,挺直的秀鼻,红润的小嘴,使她看起来美的像天使。

  再向下看,天然莫名的羞红了脸,少女那傲人挺秀的双峰刚刚露出于水面,泛着惑人的光泽,就在少女想要走出水中露出她那极其诱人的小森林时,那头擦稻草的生物突然激动着动了起来,甚至还发出猥琐的声音。

  这样的动静惊起了水中少女的察觉,她那双灵动的大眼立刻流露出惊恐的神色。一声尖叫自她口中发出:“啊~来人,有流氓!”

  那道身影大惊情急之下他连忙跃向水中,将女子拽进怀里捂住了她的嘴巴,怀中那柔嫩、富有弹性的肉丸子,零距离触碰到他身上,使他感觉血脉喷张,鼻血直流。

  “我靠!”天然大惊道:“那不是私塾长王养年么?”

  “他怎么会在这里偷窥姑娘呢?”张飞同样惊道:“他应该在私塾才对啊。”

  “那不仅仅只是偷窥了。”无暇急道:“快,我们去帮那个姑娘。”

  然而几乎在三人要行动的时候,一道大力的水柱从水底涌了上来,王养年不敢怠慢,连忙松开那名姑娘,连忙施展身影想从计划好的路线逃跑,可谁知天然等人刚好堵在了他的逃跑路线上。

  “站住私塾长。”天然气愤着说道:“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就是,偷窥未遂反强奸这种事情你都可以做的出来。”张飞同样气愤道:“我本来还想找你拜师的,没想到你的品行这么差劲!”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王养年急忙说道:“快让开,等等再跟你解释。在迟了就来不及了。”

  “已经来不及了,王将军。”说着腾空飞来一个十八来岁的俊秀少年,从他手上散发出的力量可以断定刚刚那水柱是他召唤出来的。

  “哎呀,荀攸啊,你也是听到公主的叫喊声才来的么?”王养年赶忙打马虎笑道:“我也听到公主的叫喊声来的,不过好像那个淫贼已经跑远了。”

  “跑远个头。”那被王养年称作公主的少女急急忙忙遮住自己几个重要部位冲了上来对着王养年怒吼道:“王养年你胆子越来越大了,你连本公主都想非礼。”

  “冤枉啊,公主你肯定气过头了。”王养年眼不眨脸不红着说道:“我是来帮你抓淫贼的。”

  “你少胡扯了。”女主气汹汹着指着王养年头上的几根稻草说道,本公主还不认识这几个根稻草囖?”

  “我们证明是私塾长做的。”张飞看向私塾长说道:“你是俺偶像,想要拜师的对象,所以俺不希望你一错再错。”

  “没错,我们也能证明是他。”无暇走上前鄙视道:“对女生做这种事情的男生最差劲了。”

  Q酷匠网首发》

  “好歹我也救过你们的命啊。”王养年长啸道:“你们这样坑我真的好么?”

  “荀监军,将他拉出去砍了。”公主对着荀攸说着。

  “万万不可啊公主。”荀攸急忙道:“此次出行胡地联姻要是没有王将军护送恐怕凶多吉少。”

  “有他护送才会凶多吉少吧?”公主怒颜道:“连强奸本公主念头都有的人怎么能保护好我?”

  “冤枉呀,冤枉呀!”王养年连连解释道:“我本来在那边拉大便拉得正舒爽,就听这边有动静,我以为是海类巨兽,怕它伤害到我们美丽的公主,我一刻都没迟疑屁股都没擦就赶了过来,一看,谁知道公主正在这边洗澡,我连忙闭上眼睛,转移视线准备离开,但我就要准备走的时候突然我发现了一件事情,公主现在是最松懈身边也没有守卫,我要是刺客我肯定这个时候下手,所以我就伪装潜伏在这里了,然而你们却把高尚的守护说成偷窥!真是天理难容啊,你们知耻么?”

  “对不起我们冤枉了你。”张飞听完连忙道歉。

  “我靠!”天然无暇还有荀攸同时脑子里冒出一句话:“这种鬼话你也当真!”

  “这种鬼话也就骗骗你眼前这个小鬼。”公主指着王养年说道:“那你下面凸起来的是什么回事?还有你的鼻血?”

  “你怎么懂这么多?皇室对公主的教育一项不是很保守的么?”王养年迟疑了一会好像想到什么惊声道:“你不是处女了?”

  这一句话气的公主脸都铁青了:“你?”

  “被我说中了?”王养年得势咄咄逼人。

  “我只是不小心看过春宫十二图罢了。”公主俏脸上充满了青筋:“荀攸赶紧把这老头给我切jj处死!”

  “我真怀疑,皇帝陛下让你去跟胡人结亲,和下战书有什么区别?”

  “你……”

  看着马上两人又要爆发口水战,荀攸赶忙阻止道:“还是请王将军先入囚车里坐坐冷静冷静吧。”

  “我是无辜的啊荀攸。”王养年继续申冤着。

  荀攸走向前对着王养年轻声说道:“你裤裆涨起的妖气已经出卖你了。”

  “他们刚刚在聊什么?”天然和无暇同时问道。

  “别问那么多,你们还小。”张飞通红着脸说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