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一行人走后不久。

两道身影破空而来。

看着自己两人辛苦追击的猪鹿碟居然惨死在竹林中,徐庶开口对着身边的程立说道:“师哥好像发生了一件让我们头疼的事情。”

程立没有说话,只是紧皱着眉头,片刻间他的身影来到猪鹿碟身旁桀桀声道:“有冰,有刃,而且还是两种不同的利刃!”

徐庶也走向前观察道:“除了被我劈的几道伤口外还有数到致命的伤口,而且这些伤口几乎在同一时间所受,看来涿县又来高人了。”

“认真看,不觉得这些伤口很熟悉么?”

被程立这么一提徐庶豁然道:“炼狱十八式?”

“没错,虽然它身上到处是伤痕,但最致命的则是这十八道伤口。”程立桀桀说道:“据我所知江湖上会炼狱十八式的有两人,其中一人曾独战青龙名震九州,可惜最后一次听到有关于他的传说时,却是流传他被神兽梼杌杀了,另外一个则是你也认识的人。”

徐庶立刻想到:“吴氏?”

“没错!”

“那用师弟那聪明的脑袋想想这是巧合还是计划好的黄雀在后?”

“在回答师哥这个问题前我应该再给师哥引荐一人,这个人也会炼狱十八式,而且他和吴氏相比更值得被称为黄雀!”

“是谁?”

  f看正N版^章节@i上+u酷匠u`网:

“这个人师哥可比我熟悉。”徐庶摸了摸下巴说道:“给你发工资的男人——王养年。”

徐庶继续说道:“王养年可是吴氏的师哥,吴氏会炼狱十八式,也就说明他十之八九也会,而且他对师哥的警惕我相信师哥比我更清楚不过吧。”

“如果这样推算,那个曾经名震九州的张惹轼十之八九就是王养年和吴氏的师傅。”程立桀桀道:“难怪那老家伙实力如此恐怖,原来他师傅是那个曾经站在江湖顶端的男人。”

“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徐庶问道。

“魔晶被取走,品质要掉到可能只有野兽的水准了。”程立叹了一口气说道:“没有魔晶它也无法行动了。”

“这么说来,只能在这里结印了?”

“师弟为我护法吧!”说着程立在猪鹿碟周围划起了古怪的阵法,这种魔法是亡灵法师们最常用的一种魔法就是将死去的生物在度召唤回这个世界,当然召唤回来的实力远远不及生存是那么强大。

…………

夏侯府。

“不好啦,不好啦。”夏侯家的老管家慌慌张张跑进正在开会的大厅内。

“怎么啦?老管家。”夏侯兽急忙问道。

“不好啦,大老爷,二老爷,三老爷。”老管家忙道:“你们看。”

只见身后两个下人抬着一担架进来,担架上正躺着遍体鳞伤的夏侯杰。

“他是谁?”夏侯端和夏侯兽同时问道。

“爹,我是你的儿子啊,你怎么不认识我了么?”夏侯杰哭喊着说着。

“卧槽,谁把我儿子打成连我这个亲爹都认不出来了?”夏侯端暴怒了起来,反而急火攻心让他昨天受的伤,绷裂干咳出几口鲜血。

“大哥你先别急。”夏侯智连忙搀扶住夏侯端安抚道:“先听听事情的来龙去脉。”

“对呀,大哥当务之急你要以养伤为主。小杰的事情就交给我处理了。”夏侯兽连忙朝夏侯杰问去:“小杰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三叔,呜呜…”夏侯杰委屈着哭着:“是张飞,那个黑皮。”

“怎么又是他们?”听到张家夏侯兽也怒道:“张家,我看他们是活的不耐烦了,管家下去准备几口棺材,我们现在就去张家收人。”

“三弟且慢,凡事不能鲁莽行动。”夏侯智朝夏侯杰问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他们打你呢?”

“不知道啊,二叔。”夏侯杰哭道:“我当时正在吃包子,他们就冲上来打我,还说以后见一次打一次,不仅仅这样还威胁我给他们买30个包子。”夏侯杰越哭越伤心道:“这一次杰儿真的什么都没做啊,不信你们可以问包子店的老板。”

“玛德,还见一次打一次?”夏侯端怒气冲天道:“集合人马跟我一起去灭了张家!”

“对,灭了他们。”夏侯兽气汹汹道:“以为我们让步就是害怕她们不成?”

“我觉得我们当务之急不是对付张家。”夏侯智理性着说道:“如果真如大哥哥刚刚所说,那么我们夏侯家的最大敌人应该是那个叫做贾诩的县令。”

“二哥你好傻啊!”夏侯兽气道:“我们现在灭张家,不仅仅可以解气还可以杀鸡儆猴给那个叫贾诩的家伙看,让他清楚知道我们夏侯家不是好惹的。”

“涿县现在不仅仅只有官府,张家,还有一个神秘的组织在虎视眈眈,我们现在最好团结一致静观其变。”

“我们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步只会让那些蝼蚁觉得我们畏惧他们。”夏侯端气愤道:“不仅仅官府就连小小的张家和不知名的组织都敢爬到我们头上撒野!”

“对,大哥说的对。”夏侯兽跟着说道:“二哥要是你上次没有放过张家,也不至于小杰今天被人打成这幅模样,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听你的了。”

“灭张家是小事,毁夏侯家是大事啊!”夏侯智急忙劝道:“现在局势散乱,是敌是友还很难分辨我们没必要冒这个险啊。”

“二弟休要多言,三弟你我带百人今日血溅张家!”

“好!大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