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此时,突变发生了,竹林中传来惊涛骇浪的巨吼声。

一头巨大的怪物遍体鳞伤着朝三人这边疯狂冲来。

身受重伤的它不但气息一点没减反倒是更上一层,暗色魔气汹涌澎湃围绕在它身旁,给人一种威力滔天,不敢靠近的威压感。

“这不是真的吧?”天然看向这巨兽猪的头,鹿的身,蝴蝶的翅膀,这分明就是程立课上所说的那个魔兽——猪鹿碟。

天然赶紧从无暇身上爬了起来喊到:“快跑,这是一头魔兽,不是现在的我们可以对付的。”

张飞早已经跑的老远了。

“我靠,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天然边骂边跟上。

“该死,居然在这个节骨寒气发作了。”无暇突然面色苍白浑身颤抖起。

此刻的她仿佛掉入千年寒冰洞穴一样,身体除了颤抖以外无法做出其他任何多余的动作。

她只能眼睁睁看猪鹿碟越来越近,下一刻就要踩扁自己时。

“只欠你一个人情了!”说是讨厌可又不觉得讨厌的一张脸出现在她视野里。天然赶忙将她背起。

暴怒下的猪鹿碟哪能那么轻易放过眼前任何生物,尤其是人类。

【猪鹿刺】随即兽系元素能量形成尖锐的鹿角刺,冲向天然。

感受到空气中传来的破风之声,天然有些害怕伤到身后的无暇,迅雷之间他将无暇从背转为抱。

此时无暇体内的寒毒越发越强烈,她的身体越来冰凉,糟糕到就像一颗千年玄冰,仅仅片刻间就在天然手臂上结上一层厚厚的冰霜。

“真伤脑筋。”天然勉强躲过第一记猪鹿刺后,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麻木,体温也迅速下降。

而然迎接他的第二记【猪鹿刺】,却让天然十分头疼,如果现在丢弃无暇,他有百分六十把握躲过这一击,但要是抱着无暇他相信自己绝对无法躲过,而且很有可能两个人一起死。

此刻的他显得优柔寡断,猪鹿刺可不会给他时间早已经破空近在咫尺了。

天然咬咬牙凭借着对元素独特触感,在猪鹿刺袭来的瞬间,稍微移动了下身体,虽然没能躲避攻击,但也不至于伤到要害立马昏厥或死亡。

“啊…”天然冷哼一声,鹿刺狠狠刺在他背上,他咬咬牙,继续奔跑着。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天然背上流出的鲜血居然被无暇吸收走了,原本神志不清的无暇,只感觉体内一股股暖流如温泉水一般涌来,灌满了困禁自己的冰窟窿,她缓缓的从其中游了出来,睁开眼却见。

“天然!”张飞厮喊一声赶忙冲向天然,手中蛇矛对着继续飞来鹿刺狠狠击去。

“你回来干嘛?”天然怒道:“凭现在实力的你会死的,快,快带着她跑,我掩护你。”

“俺不要!”张飞口气强硬道:“让俺独活,俺做不到。”

说话间,猪鹿碟又疯狂聚集元素能量,竹林里刮起大风,竹叶漫天飞舞,空气中正在含蓄着一种极其恐怖的能量。

“真伤脑筋,这下想跑也跑不了。”天然伤心着说道:“早知道都要死,就应该选择死在深渊玄蛇巨口中了。”

“为什么啊?”张飞也感受到有一种自己无法抵抗的力量正在汇集,然而此刻的他早已经不在惧怕死亡了显得格外淡然。只有真英雄才可具备这身无畏死亡的魄力!

“你傻呀,深渊玄蛇好歹也是灵兽。”天然指着猪鹿碟说道:“这猪只是个掉档次的魔兽啊,以后到了地府要是几个鬼友嗑瓜子聊天时候大家问怎么死的,被魔兽杀死的……那多丢面子啊?”

张飞思考了下赞同道:“被你这么一说还真有道理啊。”

  最√新章9节)h上Mb酷D匠网h

无暇刚刚恢复神智就听到天然和张飞在这生死关头聊这些,顿时满头黑线……心想我要知道你两这么奇葩我就不追你们了,正常人能够和疯子计较么?

“我能冻住它30秒。”无暇有些乏力着说道:“趁那时候你们快跑。”

无暇从天然身上爬了下来,双手结印嘴里默念着【极寒之地】。

冰系元素铺天盖地朝猪鹿碟袭卷而去,由于伤势过重进入狂暴状态的它而言,脑海里早已经没有躲避和防御这个想法了。

也因此【极寒之地】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它冻住。

“趁现在快跑你们。”喊完,无暇的身体缓缓软下,神情显得格外的疲惫。

然而让她几乎抓狂的是,天然和张飞居然朝被冰冻住的猪鹿碟冲去。

“你们俩个笨蛋跑错方向了吧?”无暇无语死了。

“还有受伤的伙伴在这里,怎么能轻易选择逃跑呢?”

“在魔兽面前选择逃避俺以后怎么能战无不胜!”

看着两人奔驰而过的身影,和已经天空中飘过的话,无暇陷入了莫名的感觉中:“同伴?”

“收割,狠狠地收割!”

真玄丈八蛇矛和失约之刃,在结冰的猪鹿碟身上无情收割着。

“看俺。杀猪十八式!猪头,猪脑,猪耳朵,猪眼睛,猪舌头,猪鼻子,猪肚,猪肝,猪肺,猪肾,猪心脏,猪小肠,猪大肠,猪小肠,猪屁股,猪大腿,猪小腿,猪JJ,收!”

在短短三十秒间,张飞对猪鹿碟些位置各送一枪,声势雷人,又快又准又狠!

“好……好厉害!”无暇都被张飞那熟练贯彻的攻击方式吓到了。

“不愧是杀猪的!”天然同样看呆了。

解冻后的猪鹿碟,安详的倒在地上,看着它这安详的模样谁也猜不它生前是多么可怕,残暴!

天然迅速向前,手中失约割开它的脑袋,在它的脑核中取下一颗五彩斑斓的宝石。

“这是什么?”张飞连忙凑上前问道。

“不是吧?魔晶都没听过?”天然急着说道:“一边走,一边解释吧,再迟了也许就走不了!”

“为啥走不了?”张飞不解道:“它还会重生不成?”

“它不会重生,但它也不会无故受重伤。”无暇吃力着爬了起来说道着。

“不会无故受伤那是什么意思?”张飞还是没懂。

“你的智商还真……漏。”天然解释道:“不会平白无故受重伤也就是说它是被人打伤的,从它的伤势看来还是个用剑的高手。”

“那他现在哪里?”张飞问道。

“这就是我们要跑的原因啊。”说完天然走向无暇面前:“来吧,我背你。”

无暇呆呆看着天然……

“快走啦,要不然又要陷入麻烦了。”

“你们自己逃不是更快么?”无暇问道:“带着我不是累赘么?”

“说什么傻话?怎么可以抛弃一起战斗过的伙伴呢?”不顾无暇反对,天然强行将她背起。

“谢谢……谢谢!”无暇深感惭愧低下头:“谢谢你们在明知道会死亡的情况下还对我不离不弃,我很惭愧我昨天的做法十分抱歉!”

“和过昨天说那么多话干嘛?”天然笑了起来:“有话就跟今天明天说啦!昨天又听不懂你今天的话!”

“就是就是!”张飞不也跟着大笑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