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焦味,浓浓传来…

张飞和天然惊恐望着眼前这道瘦小的身影,此刻他们觉得这道身影不再是那么瘦小,反倒是如巨人一般庞大神圣!

但可惜的是这道神圣的身影此刻正在缓缓倒下……对就在天然和张飞的目光中缓缓倒下,最后重重和地面接触!

“天……天然!”张飞哭泣着看向天然,眼前发生的一切事情他早已无力判断了。

“我们……害死人了。”此刻天然也同样有些慌乱,他粗喘着气大声说:“师傅说的对,弱者…弱者就是害人精!”

“天然……俺好讨厌……好讨厌弱小的自己啊!”张飞泪如雨下着哭泣着咆哮起来。

“我也一样啊!”天然喊道:“我悔恨曾经不努力的自己!”

“天然答应我一件事!”张飞擦干眼泪神色变得无比坚定:“带着夏侯娟快逃。”

“很抱歉,我拒绝!带她走的应该是你。”天然召唤出失约冲向深渊玄蛇留下最后一句话:“记得要幸福!”

可随知张飞用着惊人的速度放下夏侯娟,紧握拳头紧跟着其后跑来:“那就一起死吧!”

“夏侯娟呢?”天然问道。

“俺对不起她,俺不配爱她。”

“我听不见!”天然说道:“与其研究早恋不如认真对付这大蛇吧!”

“俺知道啦!”

天然和张飞一同冲向深渊玄蛇,深渊玄蛇明显也是疲惫不堪,速度变得缓慢许多,外加天然的迟缓术,速度硬是降到跟天然一个级别。

深渊玄蛇那断掉半截尾巴带着劈山之势轰向天然和张飞。

“分开跑别走一起。”

天然狼狈着躲开攻击,绕到深渊玄蛇身后,手中失约对准它刺去,失约之刃的锋利度在此显得格外明显,就凭天然那种弱小的力道都轻易刺透深渊玄蛇那如钢的身躯。

深渊玄蛇吃痛长信一卷,带着剧毒冲向天然。

天然高高跳起,却被早料到他行动的玄蛇一下子卷了起来,将他胸部以下全部缠住了,挂在半空中。

几乎同步间,张飞奔跑着,奋力一跃,爪住缠绕在天然身上的蛇身爬了上来。

“快,用我的失约刺它。”天然将失约召唤在张飞身前。(这就是神器的好处啊,可以随时召唤来召唤去!)

张飞二话抓起失约,对着缠绕在天然身上的蛇躯一阵乱刺,相比较力气,张飞的力量远远大于天然自然刺的也比天然深,疼痛让缠绕在天然身上的蛇躯渐渐松动,眼看就要挣开缠绕时,狰狞的蛇头突然张开血红巨口向他们咬来。

  +更}新最_}快f上酷a%匠%#网

如此近在咫尺看着恐怖森森的巨口,张飞还是被吓得有些呆木。

“这时候你都还没做好死的觉悟你刚刚就应该带着夏侯娟给我走!来这里逞什么能?”天然的声音将张飞走失的神拉了回来。

“俺,才没有害怕呢!”张飞连忙回过神,紧握失约,待巨口靠近,他高高跃起,冲向那放有真玄丈八蛇矛的眼睛里。

【雷劈】就在天然要被巨口吞食时,王养年极度困难着爬了起来用着最后一点力气对着深渊玄蛇使用出雷劈,救了天然一命,当他看向张飞时大惊道:“别,别去碰那把蛇矛,守护兽还未死要是现在去触碰会被武灵反噬的。”

可一切都太迟了,张飞此刻已经高高举起真玄丈八蛇矛了。

几乎同时,真玄丈八蛇矛上绽放出无限光芒,一道魁梧高大身影在光芒下出现并且跪在张飞面前说道:“参见,主公!”

“你是?”不仅仅是张飞所有人都惊呆了,尤其是深渊玄蛇,见到这若影若现的身影时吓得浑身颤抖了起来。

“我叫丈八,是真玄丈八蛇矛的武灵”丈八指着深渊玄蛇说道:“我和小渊受挥公大人命令在这里等待您呢。”

“等我?”张飞更加不解了。

反倒是王养年什么都懂了,他一拐一拐走上前向张飞解释道:“盘古时黄帝有一子叫挥公,挥公在当时被人门称作战神,他不仅仅擅战斗还擅于发明我们现在的弓箭就是他发明的。因司弓矢之长(正)之理,因而黄帝赐张姓给挥公,从此世人就叫挥公为张挥公,也就是你们张家的祖宗。”

“那这说所有姓张的都可以驾驭这把蛇矛?”天然问道。

“挥公大人说他看不到那么远的未来,一切就让命运来做决定吧!”八丈的言下意思就是,挥公说未来他不可能知道,一切看缘分和命运,先到就是命缘吧!

“好吧!”天然心想:“你们还真廉价谁都能驾驭,不过看看自己手中失约,听师傅那老头子说这把武器也有武灵的,可是用了三年了,也不见有任何武灵出现呀!”

“闹了半天是踢了一个大乌龙!”王养年走到天然身边不说着。

天然也不禁苦笑了笑:“没死人,就好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