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玄蛇!”贾诩难得露出惊讶的表情看着这庞然大物。

深渊玄蛇爆吼一声,无数碎石落下,好在【修罗的监狱】无坚不摧,众人并没有受道影响。

深渊玄蛇慢慢朝困在【修罗的监狱】中的天然等人游去,那色彩斑斓的蛇闪闪发光,妖异而又恐怖。

“这?这就是师傅说的小蛇?”无暇此刻连杀师的心都有了。

深渊玄蛇停止了移动,血红的双眼盯着天然等人。

“别害怕,这个牢房就是连传说中的修罗都无法破坏掉的。”无暇有些自我安慰着。

“有点常识好不好,蛇是不会去咬任何生物的。它们都是用吞的。”天然担心道:“要是它把我们吞了,那就完蛋了。”

几乎与此同时它张开了巨口,露出白森森的毒牙,毒牙锋利如剑,高达半米,狰狞而又恐怖。

望着那深不见底的巨口,天然几人的心跳不由着加快了许多。

“就是这时刻!”贾诩在等待它张开巨口,随之立刻浮空到它眼前,对着那恐怖巨口,施展【毒素浪潮】,大量的毒素如浪潮一样涌入深渊玄蛇体内。

深渊玄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唯一变化的是它将目标转向贾诩,突然一条长达两丈的血红毒信从它巨口中快速卷向贾诩来,

闻着那一面迎来的浓重的腥臭令人贾诩紧皱眉头,连连倒退,并解开【修罗的监狱】仓促说道:“快跑开……”话还未说完,贾诩就被长信鞭飞。

“深渊巨蛇也是毒元素的,你师哥的招数对它不起作用。”天然看着眼前情况急着说道。

“你们快点跑出去。”无暇说完,猛的一跃,朝深渊玄蛇冲去,并念道冰系咒文【极寒之地】。

深渊玄蛇所在的地面迅速结上厚厚一层冰,暂时控制住了它的移动。

无暇继续追击念咒【冰刺】。锋利的冰刺猛的插入深渊玄蛇体内,只听得“咔嚓”一声冰刺断了,它的身体一丝伤痕都没留下。

无暇有些惊呆道:“这恶心的蛇皮到底有多厚啊。”

贾诩得到短暂空隙微做调整,手中不知何时出现数十个根黑色羽毛,每根羽毛上都刻有一鸩字!

虽然这些羽毛轻飘如雪,可在贾诩手中的羽毛却显得锋利诡异。

鸩羽一出哪怕那冰刺都无法穿透的蛇鳞,也被刺透那流出的鲜血被鸩羽染成黑色。

“没想到居然可以看到江湖武器排行第三的鸩羽。”在惊叹深渊玄蛇之余天然更加惊叹贾诩手中的黑色鸩羽,那是一把附有剧毒的独特鸟羽做成的武器,哪怕是轻轻碰上一点也会中毒身亡:“你师哥浑身都是宝啊。”

“这鸩貌似除了师哥天下无能可用吧!”无暇刚刚说完,便见深渊玄蛇以近在咫尺那庞然巨口朝自己袭来,巨尾则扫向贾诩。

如此近距离面对着这恐怖的毒牙,可怕的信子,无尽的巨口,初出茅庐的无暇有些惊悚,行动变得缓慢起来。

【迟缓术】天然连忙丢了一记迟缓术,控制住深渊玄蛇的速度,对着无暇咆哮道:“发什么楞啊?会死的!”

被天然莫名的咆哮,无暇急忙集中精力倒退了几步,继续施展咒文【冰刺】,这次她的目标是深渊玄蛇的眼睛。

一道道冰刺如飞蝗一般向深渊玄蛇那血红色眼瞳射去,但令人吃惊的是深渊玄蛇只需要一闭眼就可以轻易用眼皮挡下,那极如箭的【冰刺】。

贾诩的鸩羽最多也仅仅只能让它颤动一下而已,根本无法造成致命伤害或者重伤,这也没辙毕竟它对剧毒免疫。

“免疫剧毒并且元素攻击无法破防,还真是伤脑筋,我开始后悔跑进来啦~”天然不禁如此抱怨着。

“事情发生后不是想着后悔应该是想着如何解决才对吧?”无暇对天然说完,转头对着自己师哥说道:“师哥你用鸩羽攻击它眼睛。”

贾诩似乎明白了她想做什么一样微微点头,手中鸩羽飞射向深渊玄蛇眼中,深渊玄蛇立刻闭上了眼,鸩羽如同攻击在金属一般掉了下来。

无暇学着天然之前咆哮自己一样朝天然喊到:“还愣着干嘛?快,使用你的迟缓术。”

天然被吼身体居然下意识的就使用出迟缓术。

深渊玄蛇不仅仅行动变得缓慢起来,就连睁开眼皮都比平时慢了半拍,这给无暇带来了足够的空间。

她从刚刚起她就在偷偷聚集大量冰系元素,凝结成了一把巨大的冰枪,这把冷气森森的冰枪在深渊玄蛇缓缓睁开眼睛时,无暇喊到:“去吧【冰魄枪】。”

冰魄枪携带者无穷元素力量宛如经天长虹般飞向它的眼瞳去。

深渊玄蛇一睁开眼睛【冰魄枪】近在咫尺,吓得它连忙想闭上眼,但一切都太迟了,在迟缓术的减速下,闭上眼的速度也没平时快了。

  c$酷6X匠K#网唯#q一正A版,(1其他%都!是'盗◇;版●

“轰!”地一声,【冰魄枪】穿透了深渊玄蛇的一只眼睛,鲜血如喷潮一样涌出。

然而深渊玄蛇没有像众人想象中的那样因为疼痛拼命挣扎之类的动作。

反倒是高高游起身躯,巨大的蛇头俯视着众人,那受伤的眼流出的血化成炙热的熔炎,那颗眼变得诡异无比其中隐约可见眼内微光闪烁一把如蛇模样的武器竖立在那一动不动,另一只眼则充满了炽热的血红之光,紧接着一股诡异的斗气从它身躯每个角落释放出来,元素所过之处,石岩粉碎。

“我的天啦,这条蛇成精啦!”天然有些不可思议着说道:“它现在才开始认真啊?”

“这才是一头灵兽真正的实力!”贾诩皱起诡异的眉头认真地说道:“接下来只要稍微判断错误就会失去生命,你们所有人都必须做好死亡的觉悟!”

“哈哈……哈哈……”夏侯端捂着胸口脸色苍白,疯癫着笑着:“找到了,找到了,真玄丈八蛇矛,我们夏侯家已经寻你三十年了,足足三十年我们家族不知道死去多人,原来你藏在这畜生的眼睛里啊!!”

夏侯端朝思幕想三十年的宝贝就在眼前,他早就失去理智施展身影朝深渊玄蛇的眼睛冲去。

深渊玄蛇炙热的眼睛中喷出恐怖的火焰,这股火焰的力量相当于高级火系元素,火炎的杀伤力。

带着重伤并且失去冷静的夏侯端如何能躲过这样可怕的一击呢?

他惊恐着望着迎面扑来的火炎,甚至连闪躲都忘了,就那样呆呆着漂浮在空中。

就在他以为死亡来临之时,一道幽暗的身影撞向自己,将自己从地狱拉了回来。

“你为什么要救我?”死亡的惊恐令夏侯端恢复了理智看着贾诩问道。

贾诩突然笑了起来,并且用着阴冷的声音在他耳朵边上说:“你们夏侯家可是我计划里最忠实的走狗,我怎么能让我的狗这么轻易就死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