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推到三个小时前贾府。

“嗯~嗯~嗯呀,舒服,舒服…用力,对对就是那里用力顶…哦…哦…好爽,好爽!”白袍老者一脸舒爽至极对着贾诩说道:“徒弟你家这些侍女工作起来好爽啊。”

贾诩脸色微红干咳了两声:“师傅您如果觉得满意的话,那就都送给您老了。”

“真的啊?”白袍老者高兴地跳了起来,这时才发有些失态,连忙咳咳几句假作正经说道:“既然徒弟都这么说了,为师也不好意思拒绝就这样安排下去吧。”

贾诩和无暇几乎同时对自己这个师傅投向低级的目光。

“哈哈。”白袍老者似乎也感受到了这股异样的目光,尴尬一笑:“对啦对啦,聊正事聊正事。”

贾诩和无暇依旧没有收起之前的目光。白袍老者不以为难估计早已经习惯了他说:“这次来主要目的其实跟你没太大关系,只是因为你恰好也在这里当官就过来看看了。”

贾诩听后已经满头黑线了心道:“你没特意找我刚刚还说什么千里之遥寻自己啊…”当然这些想法他并不敢说出来,只能附和着说:“那师傅是因为什么来此呢?”

“真玄丈八蛇矛!”白袍老者带着嫉妒的表情说道:“南华的那两个徒弟都出山了。”

“哦,师伯的两个徒弟都已经出山啦。”贾诩知道自己的师傅和南华老仙同是仙道的同门师兄弟,当然南华老仙在他小时候有见过,可是他的两个徒弟贾诩倒是没见过:“这么说师傅是想来此寻真玄丈八蛇矛赐给师伯的弟子了?”

“放屁!”白袍老者愤怒道:“我怎么可能会,不辞千里大老远的跑到这个破地方给那老不死的徒弟寻找武器?”

“那是?”贾诩的智才不差张良,陈平可却在这个无厘头师傅面前显得十分平庸。

“为师说你笨,你还不信,现在信了吧?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不懂?”白袍老者分析道:“为师跟南华在武艺、谋略、治国、乃至琴棋书画上都是平手,唯独,唯独一比撒尿,为师输了。”

“我怎么没听您说过这种事情呢?”贾诩问道。

“这种不堪回首的往事为师当然会不会随便跟人说。”

“那您现在怎么告诉我?”

“不是说了往事!往事!都往事了还藏在心里干嘛?”白袍老者不愉快着抓起桌边小旁里的花生粒朝嘴里丢去:“这花生粒还不错多给我准备点,过几天为师走了你在给为师打包点,一个麻袋就好了不要太多,背着重。”

无暇已经听不下去了,自己这个师傅太能耍宝了,无聊的她双手架着下巴,发起楞来。

“没…没问题。”贾诩突然感觉面对自己这个师傅有点欲哭无泪。他连忙将话题扯回正道:“贾诩愚笨还是没懂师傅的意思。”

“这都还不懂?这么简单你都不懂,你这几年都学了些什么啊!” 白袍老者生气着将一粒花生朝贾诩丢去:“就是为师撒尿输了感觉很没面子,不服气,所以为师必须要挣回面子,在徒弟上狠狠地赢一次南华,他的两个徒弟都出山了,所以为师也决定让无暇出山磨练。”

“贾诩懂了,师傅的意思是在小师妹出师前给小师妹准备一把称手的武器对吧?”贾诩这回总算听明白了,心想:“您要是早这么说不是早懂了。”

“现在才懂!”白袍老者毫无形象着吃着手中的花生粒说道:“太久没过问江湖事了,都忘了哪里有守护兽了,唯一记得的也就是最后一次跟南华约架的这里了,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好像叫做深渊什么的小蛇。”

“师傅我不需要武器。”无暇发愣了许久满脑子都是今天集市的画面连忙摇头,甩掉那些画面将注意力转移到个你加无聊的师傅和师哥的谈话上。

“那怎么行?”白袍老者苦口婆心道:“南华都给他两徒弟一人准备一把神器,虽然都在同一个起跑线但是初始工具差距太大啦。”

“可我不喜欢用武器。”无暇说道。

“不喜欢也要用,不然为师会很伤心的,无暇你不爱为师了么?为师送的礼你都不要了么?为师好伤心……呜呜……”白袍老者立刻装出一副委屈的表情哭泣起来。

“……”贾诩无语了。

“……”无暇无语了。

白袍老者哭了一会发现没人安慰自己,结果越哭越大声…

“够了,别哭了。我答应就是。”无暇在这奇葩师傅面前也是十分无奈。

白袍老者怕无暇变卦急忙对着贾诩说道: “贾诩你赶紧去查查那条小蛇住在什么地方吧。”

贾诩有些汗颜,那可是一条灵兽啊怎么被师傅说成一条小蛇……

“师傅不用查了,那条深渊玄蛇住在后山的深渊洞里。”

“这么快就知道了?”白袍老者皱着白眉怒道:“你这臭小子是不是不喜欢自己在这里白吃白喝所以办事效率才这么快?”

“不是,不是。”贾诩感觉自己实在没办法跟师傅正常沟通了连忙解释道:“是因为这几天有好几只小老鼠对那个洞垂涎欲渴。”

“什么?”白袍老者大急:“你怎么不早说啊,赶紧的,赶紧进洞把那只小蛇给我抓来,千万别被老鼠坏事了。”

“师傅我们完全可以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何必大费周章呢?”

“胡扯,净胡扯!”白袍老者一脸激动说:“要是被同道中人知道我们堂堂仙道做起抢劫,阴人勾道,那传出去师傅的老脸往哪里放啊!”

“师傅您那些道友那个不知道您没脸没皮啊?”贾诩打击道:“也不在乎在多这么一次吧?”

“逆徒啊逆徒!”白袍老者打骂道:“给我滚,少在这里墨迹,要是今天没有拿回真玄丈八蛇矛你这个县太爷就由为师代你做了。”

  m最A新H章!节|T上@酷}P匠r?网

…………三个时辰后,深渊洞内。

眼看着巨石已经近在咫尺了,张飞闭着眼张开双手迎接着死亡的暗潮。

“我还小还不想死啊!”天然抱怨道:“我还没玩够啊!”

【极寒之地】

就在千一发之间,天然只感觉周围温度极度下降,巨大的滚石被极寒冻住,一位白发少女和一个幽暗色怪大叔站在自己身前。

无暇转身淡淡笑着看向天然轻声说:“你没事吧?”

着美丽的身影和温柔的声音让天然呆了许久缓缓吐出几个字:“我又…欠你一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