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黑啊。”夏侯娟颤抖着身子。

“别怕,有俺在呢。”张飞拍了拍夏侯娟的肩膀安抚着道:“对啦,天然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你刚刚不是还说有你在别怕么,怎么就问我了。”天然鄙视道。

“别这样嘛。”张飞笑道:“这不,俺的脑袋没你墨水多嘛。”

“点一根火把先看看周围情况吧。”未等张飞和夏侯娟一齐问这鬼地方哪里有火把时,只见天然念出一道咒文眼前居然离奇的出现一个金灿灿的大宝箱,天然从宝箱里翻出三根火把,接着关掉宝箱,那金灿灿的宝箱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留下的只有张飞和夏侯娟那无比惊讶的表情。

“天…天然那个是什么?”张飞吃惊的问道。

“那是元素空间啦。”天然没想到这两人会如此震惊只好解释道:“就是用自己元素力量创造出一个元素空间,然后把这个宝箱放空间里,想要的时候在召唤出那股空间元素就好啦,简单的说和召唤师的通灵术有点相似。”

“这么说天然你是空间元素力量者?”夏侯娟说道:“我听私塾长说,空间元素力量是非常稀有罕见的,召唤师和结界师这两个江湖上顶端的职业都必须具备空间元素的力量才可修炼。”

“话是那样没错,但我并不是召唤师或者结界师。”天然似乎不喜欢被人提到这些连忙转移话题道:“真伤脑筋,现在好像不是聊这个的时候吧?”

“天然你这个骗子,欺骗俺感情。”张飞极度悲伤着说道:“你明明会元素力量为什么不告诉俺?”

“……”天然有些无语着说道:“你先别急着伤心,你好好想想你有问过我么?”

张飞冷静了下来认真想了一会,傻傻着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道:“俺,俺好像没问过…”

“那就对了。”

“对不起。”张飞露出一脸惭愧:“俺错啦~”

  3最9E新章●M节,3上+:酷z匠◇@网mG

“够了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天然点燃火把分别递给他俩。

火光微微照亮山洞,洞内阴森无息,瞧不见尾。

“我们别进去吧?”夏侯娟害怕着说:“我感觉里面好可怕。”

“别怕,别怕,就当是冒险,锻练胆子。”反倒是张飞和天然显得兴致勃勃,两人年纪都属于无惧年龄对任何新鲜事物同时也是充满了无限好奇。

三人在第一层走了许久,才发现了一条通往更深处的楼梯,在这条通往地下二层的长梯上张飞对仍旧在害怕的夏侯娟说道:“你看没什么好怕的吧,其实也就是除了黑以外其实也没什么啦,别怕,你要是真的怕就往好点的想比如下面有宝藏之类的心情就会好点了。”

“咦!还真被你这个大嗓门说中了啊。”天然突然停了下来,这条通往地下深处的阶梯上摆满了宝箱。

张飞和夏侯娟不可思议的走上前用火把照射着,还真如天然所说这段阶梯上每一小段都有一个银制宝箱。

“发了,发了,发财了,找到宝藏啦。”张飞兴奋着推开天然冲向前打开银制宝箱。

“急什么,又没人跟你抢!”天然稳住身形刚刚抱怨后,就听到惊天动地般地尖叫声从夏侯娟嗓门里发出。

张飞也被眼前的情况吓得倒退了好几步。

“是……是…人头!”夏侯娟指着宝箱惊恐着说道:“宝箱里装的是人头。”

“别看,别看。”张飞反过神来连忙安抚她,夏侯娟因恐惧害怕到了极限她紧紧抱住张飞颤抖着身体,泪水直流。

天然走进一看,是人头,而且还是活生生的人头,血是鲜的,甚至连脑浆的颜色都没淡去。

“怎么办天然?”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天然神色凝聚说道:“我们貌似没有别的退路了,你回头看看吧。”

张飞回头望去,表情中充满了严肃,一个巨大的石头顺着自己走过的长梯,无声无息的滚了下来。

“它什么时候出现的?为什么这么大的石头却一点声音也没?”张飞充满无限疑问。

“鬼知道啊,我只知道在不跑我们都要被压死啦,赶紧背上夏侯娟跑啊。”

“哦哦。”张飞马不停蹄着背起夏侯娟,两人咬着牙用着全力奔跑在这条诡异的长梯上。

在拼命奔跑过程中,长梯从最开始的人头宝箱,变成遍地尸片,血腥浓浓,就连长期以屠夫为主的张飞都为此感到恶心,因为他和天然这一路奔跑过来也不知道无意间踩爆了多少双眼睛。

“不行啦,俺跑不动了。”张飞喊到:“这梯子怎么这么长。”

“要在能跑动那才奇怪呢。我们已经跑了足足四个多时辰啦。”天然苦恼道:“不过相比你这个问题我更想知道,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尸体而且还是新鲜的。”

“马上俺们也要成为新鲜的尸体了。”张飞有趣地说道:“倒时候我们再问问他们吧。”

“你不怕死么?”天然反问道。

“怕什怕,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而且我已经很知足了那句话怎么说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张飞哈哈笑着。

“那只是你一厢情愿而已。”天然无情的打击着:“她要是醒着绝对也不想死。”

“为什么?”

“如果她早就抱有必死的决心,她早就反抗了,等着你说呀?”

“那她这次反抗了,肯定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了。”

“你错了,她从头到尾都没抱着必死的决心。”天然淡淡说道:“夏侯娟只是抱着对你信任的决心,所以她才敢反抗,她觉得你的那些话值得她信任,不过很可惜我们把她带入了一个死局!”

“这么说俺们害了她?”

“老头子说,超越自身能力以外的行侠仗义就是害人。”

“那你怎么不早点跟俺说?”张飞停下了脚步神情暗淡着看着天然。

“你还这么年轻不亲身经历怎么能懂其中事非。”天然也停下了脚步骂道:“道理千千万啊,可没有年轻,没有冒险,没有亲身经历你的年轻活着有何意义?”

“那又整样?”张飞愤怒咆哮道:“俺现在可是要害死俺最爱的人啊,你懂不懂俺此刻的心情?”

“为什么你不在自身找原因,而在道理上找原因?”天然怒容满面道:“与其找这些没用的理由不如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

“来不及了。”张飞望向身后巨大的滚石流下了泪水说了一句:“俺不配爱你。”缓缓着闭上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