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飞冲进衙役之中,天然紧跟其后,愤怒的拳头与仗义失约,扑向他们。

这些衙役们平时嚣张惯了,怎么也不会想到在涿县居然还有人敢跟官府作对,别说平民了,就连涿县最大家族夏侯家都不敢。

“小兔崽子你们是…”衙役话尚未落下,便见张飞的拳头迎面而来,鼻梁骨断掉的咔咔声从他面部传来,还不容他尖叫,天然手中的失约风驰电掣般夺下了他的一只耳朵。

鲜血飞溅,这名抓着夏侯娟的衙役立刻用双手捂着自己血淋淋的耳朵,趴到在地痛苦着撕喊着,抽搐着。其余衙役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吓到。

“嚣张,太嚣张了!连官府的人都敢打,不过打的好,这些官兵整天就知道为虎作伥欺压百姓。”一小女娃牵着一白袍老者路过集市。

“无暇为师跟你说了多少次了,眼不见为净,耳不听为清,不要钻进对自己没有利益的事件中。”那白袍老突然又说道:“这里的县太爷可是你师哥。没有尸横遍野就自己很不错了,你还奢求什么呢。”

那女娃翘皮地卷了卷舌头:“好嘛,不看了,不说了。”她松开老者的手快步走向前领着路。

由于集市距离官府十分近的缘故,官兵们很快就出现在集市中。

“快跑。”看着二三十个官兵追了过来天然忙道:“真伤脑筋,又捅娄子了!”

“而且还是大娄子。”张飞连忙抓住夏侯娟的手奋力奔跑,天然断其后,将集市周围的水果摊散满地,阻止官兵前进,却引来了阵阵民怨声。

俗话说人在做天在看,这不天然很快就遭到“天谴”了,他刚转身就踩到一香蕉皮,身体立刻失去了平衡,倾斜向了前方。

“哎呦…”

“唔~”

慌乱之下他只感觉自己好像抱到什么东西了,反正摔下去不是很疼“咦……不对,为什么嘴唇上传来软软温温的感觉?”下意识的他用舌头舔了下:“哇,好软……”然而此刻他好像想到什么东西一样,猛的睁开眼睛。

惊呆了……

自己此刻正压在一名和自己相差无几的女孩身上,这女孩清纯如水,明眸亮丽,琼鼻秀挺,唇似……

“真伤脑筋……这不是真的吧?”天然发现看不到她的唇,只因自己此刻正吻着她。

“嗯,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快跑吧。”无暇红透着脸,指着身后的官兵说道:“他们要追上来了。”

“抱歉,十分抱歉,算欠你一个人情。”天然说完连忙爬了起来撒腿就进人群。

“刚刚那轻吻你的孩子不是天然么?”白袍老者缓缓走进说着。

“师傅你认识他?”

问道认不认识白袍老者顿时咬牙切齿道:“岂止是认识啊,十八年后我跟他会有一场深仇大战。”

“什么深仇大恨?”无暇不解了,自己这个上百岁的师傅居然跟一个三岁小孩有深仇大恨。

“踢蛋之仇。”老者淡淡说道。

“踢蛋之仇那是什么东西?”

“你还年轻,等你再大一些就知道了,不过现在又加了一项吻徒之仇了,倒时候新账旧账一起算。”

然而就在无暇还想说些什么时,一道幽暗身影出现在两师徒面前。

“我说徒弟呀你怎么跑到这么远地方当官啊,为师从西凉到这里可谓是千里之遥。”白袍老者对着幽暗的身影抱怨道。

“贾诩知罪,辛劳师傅了。” 贾诩接着对着无暇说道:“小师妹都长这么大啦。”

“师哥好久不见了。”无暇高兴着说着。

“请问这次师傅为何而来?”贾诩朝重点问去。

“你一点都不尊重为师。”白袍老者露出很悲伤的模样:“都不愿意请为师到府中坐坐,找几个年轻漂亮点的姑娘给为师捶捶腿按摩按摩。一来就问何事,急着赶我们师徒走么?”

贾诩汗颜:“不是,不是,师傅您误会了,我这不是应为公务而乱了思绪么。”

“不乱,不乱为师认识那个小鬼,他化成灰为师也认识,等等你找人伺候为师高兴了,为师就画出那小兔崽模样,你在安排人将他的画像贴在全县各处通缉即可。”

“师傅明理。”贾诩深知自己师傅的厉害,过目不忘与妙手绘画的能力更是一绝于是也就不太担心了带着左慈和无暇朝自己住处走去。

天然和张飞夏侯娟三人朝后山跑去,还有二十来个官兵紧追不舍。

“真伤脑筋,这群官兵要穷追不舍到什么时候啊。”天然郁闷要命。

“天然俺们不跑了,跟他们打吧?”张飞提议道:“反正揍一个也是揍,揍一群也是揍啊。”

“我是不反对的,但是你考虑过她么?”天然边跑边指着夏侯娟:“倒时候混战起来,敌众我寡,很难保证她的安全的,而且这是可是经常训练的官兵不是普通的衙役啊。”

“都是我连累了你们。”夏侯娟悲伤着说道:“要不我去自首吧?”

“说什么傻话呢。”张飞骂道:“俺娘说了,只要是自己选择的不管多困难都要坚持到底,下定决心踏出去的脚步在收回去,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的不对么?”

夏侯娟愣住了,这一刻她真的被眼前这家伙感动了,她感觉他不像其他人一样他永远不会被命运被时代束缚,他身上充满了抗拒这个黑暗统治的力量。

“快看,那边有一个洞,我们快钻进去。”天然喊到。

“先看看这是什么洞。”张飞说道:“俺娘亲说后山很多洞是不可以乱进的。”

“那你快看啊。”天然急着催促。

“俺不认识字啊。”

“不认字那还看什么赶紧进去啦。”天然推着说:“官兵追来啦,快点没时间啦。”

“哎呀,不管了冲进去吧。”言后三人一起逃进了洞内。

“报告,那三个孩子逃进了,深渊洞内,是否继续追?”

  ,n看k2正E版K‘章({节,+上8酷&!匠;网j.

“你想死么?还继续追,这深渊洞不仅仅只是涿县的禁地还是整个幽州城的禁地,这些孩子死定了,里面的怪物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