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侯智见如此阵容,不由着皱起眉头,光系元素缠绕在手,双手合印念出魔法【朝阳术】原本被阴云密布的高空传来金灿灿的光芒,这光芒让所有亡尸停止了动作,夏侯智趁势不进反退,消失在众人眼前。

“真是聪明的家伙。”

“是呀,聪明的令人害怕。”

“该走了,动劲太大了要是惊扰到王养年那老家伙可就没有这么容易收场了。”程立说完身体化作一团黑影消失了。

“其实可以别这么着急的走。”徐庶跟上说道:“王养年此刻正在忙着给他师妹治疗呢。”

……且说张府……

王养年还真是在忙着给吴氏治疗伤口。

“快脱,快脱。”王养年急切着喊着。

“师哥麻烦你收起那双色眯眯的小眼睛。”吴氏愤怒着瞪了一眼王养年。

“师妹,医者父母心。”王养年厚颜无耻着说道:“你现在是我父母,我怎么可能会做出你说的哪种龌龊事情呢?”

“还说没有?我说了什么龌龊事情了?”吴氏虽然如此说着但是还是把衣服脱了下来,他知道虽然师哥很色但那也只是口头色一色。

“哇~师妹你越来越美了,身材也越来越丰满了,是不是没少做那些事啊?”

吴氏怒握拳头道:“你要是在乱说话和乱看信不信我一拳打爆你头?”

“别生气,别生气,不闹了。不闹了。”王养年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啊,反正今天赚到了在贪心就不对了。

“你还在给我闹?”吴氏突然更加愤怒了。

“我没闹了啊。”王养年很无辜着说着。

“你没乱想怎么会流鼻血了?”

“那是你的血吧?”

吴氏实在忍不住了一拳砸在了王养年眼睛上,看着那黑深深的熊猫眼她才解气:“再给我乱想这就是下场!”

在暴力下,王养年顶着两双华丽的熊猫眼走出房间。

张飞就急急忙忙跑了过来看到王养年那对黝黑的熊猫眼愧疚说道:“看来俺娘是没事了,私塾长都怪俺不好,让你受牵连了你的眼睛还好吧?”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王养年轻轻抚摸着眼睛说道:“没瞎,没瞎!”便快步离开张府了。

“怎么样你还进去么?”天然跑了过来问道。

  )酷匠#网;I永Ou久免#i费(j看d小说

“私塾长因为没管好俺,就被俺娘揍的那么惨了,俺这个主犯要是进去后果不堪设想啊。”张飞害怕着说道:“还是不进去了。”

“反正你迟早要面对你娘亲的。”天然接着说道:“对啦,我要走了。”

“什么?”张飞吃惊道:“为什么这么快就要走呢?再多陪俺几天啊。”

“给你们家添了真么多麻烦要是在不走会被你娘亲扒掉一层皮的。”

张飞认真思考下心想:“私塾长都被打了那么惨更何况跟自己同辈的天然呢?”

张飞送天然来到县上。

“天然经过这件事情后俺发现读书没什么用,还是练元素力量才是出路。”

“话不能这么说,元素力量固然重要,但没有常识辅助也是不行的。”天然反思了下说道:“其实也许你是对的,应该先有元素力量然后再去学习常识,因为这个江湖太险恶!”

“可是县里面没人教元素力量啊。”张飞苦恼着。

“你娘亲啊。”天然刚刚说出口就发现不对:“要是你娘亲想教你的话应该早就教你了,也不至于一直让你练耐打能力。”

“俺娘?”张飞考虑了一会最终还是崔头丧气地继续问道:“还有其他人选么?”

“那就应该只有刚刚那个夏侯智和夏侯兽了吧?”

“那怎么可能,他两都是俺们敌人。”

“那就只剩下邹靖先生了。”天然说道:“除了他以外我就没在涿县发现有谁用过元素力量的了。”

“对,邹靖先生,我们去找他。”

“对什么对呀!”天然问道:“那你知道他住哪里么?”

“不知道!”

“那你就等明天上私塾时候在请教他吧。”

“天然你果然好聪明哦。”张飞有些失落道:“你真的不想多陪俺几天?”

“真伤脑筋别搞得那么伤感,有缘自然会再见的。”天然说道:“你要是觉得舍不得就去集市买点送行干粮给我吧。”

“没问题,俺现在就带你去集市买干粮。”

当两人来到集市时,天然突然感到。

“快看,那不是夏侯娟么?”一提到夏侯娟张飞的神色立马变了样。

“在哪里?在哪里……哇仙女!”夏侯娟此刻正坐在集市里专心画着一副莲花浮水图。

“原来她画画这么好啊。”

“哇,好美,尤其是画画时候更美。”张飞眼睛早就形成心字型了喃喃自语道:“俺跟女神原来有共同的爱好。”

“啊?”天然以为自己听错了重复了一遍:“你的意思是你也会画画?”

“对呀!”

“长成你这样也能画画?”天然露出十分不可思议的神态。

“雕虫小技而已俺就不爱拿出来显摆。”张飞还带有一些不好意思的神态说着:“俺又不画俺自己。”

“你也知道画你自己是浪费材料啊!”就在天然接着吐槽张飞的同时,集市中传来吵闹的声音。

五六个衙役,一边明抢着商人们的卖品一边脚踢看不惯的人,横行霸道在集市中走着。

“又是你?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这条街除了画员外可以排画以外其他人都不可以,没长耳朵么?”几名衙役说完,走向夏侯娟的画摊,对着她的画又撕又砸,还用力扯她的耳朵。

看着心爱的画一张又一张被撕,以及耳朵被衙役用力撕扯的传来的疼痛,夏侯娟红透了眼却坚强忍着不哭出声,并不是她不想哭,而是她早已经对这个王朝的黑暗低下了头。

张飞看到这样的场面,愤怒不已,最让他火爆是的夏侯娟的低头。

“混蛋,被欺负了怎么不反抗!你是胆小鬼么?”看到这些画面张飞愤怒着对着夏侯娟吼道:“想哭你就哭啊,憋在心里干什么?”

被张飞这么一吼夏侯娟真的哭了…她哭着很伤心,她对着张飞吼道:“你凭什么骂我?你们这些家境富裕的大少爷又懂能懂什么?我曾经又不是没哭过…我曾经又不是没反抗过…在这黑暗的统治下这些又能有什么用?不会有人怜惜,不会有人同情,不会有人帮忙的……”

“少废话啦,那都只是曾经,现在不同啦,因为俺出现在你生命中啦!”言后张飞带着无限愤怒冲向衙役们人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