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叮叮~”

“这私塾也是够奇葩,下课没有铃声,上课反倒有铃声。”天然不由着抱怨着。

没多久,那个叫做程立的生物先生走进了教室,程立给天然以及在坐的每位同学第一印象就是阴森森的可怕感觉。

生物课主要说魔兽的属性以及它们的强弱。

“今天给大家特别介绍的魔兽是猪鹿蝶。”程立阴森地语气说后,立刻体内浮出一股黑色元素,元素凭空勾画成一头猪头,鹿身,蝶翅,的大型生物。

“元素外放?而且还可以控制成图案。”天然有些惊讶,没想到在这种偏僻的小地方居然隐藏着这样的高手:“看来老头子说的对,山外面每个角落都隐藏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由于地区偏僻以及孩子们对武学和魔法的了解并不深的缘故,对于能够将元素能量外放且精准控制的程立所展现出的力量并未感到惊讶,反倒是觉得这位先生变得魔术十分精彩。

“这头魔兽大家要多注意。”程立继续阴骨森森说:“这几天后山森林砍柴的农夫已经被这畜生吃掉好几个了。”

“魔兽?魔兽怎么会出现在后山森林里呢?”有同学问道:“魔兽不是只会出现在魔兽山脉中?”

“兽类和人类不同,它们是会进化的,一头野山猪要是达到某种程度或者引用某种仙丹药材以及……”程立地声音更加恐怖起来:“药物,也是可以进化成魔兽的,还有千万不要被格局所限制,每个地方都有魔兽存在甚至拥有比魔兽更可怕的力量存在。”

相对于邹靖的文学课很明显同学们更喜欢这个阴森森先生的生物课,当然也不是全部人都喜欢还是有四个人对于这堂课满不在乎。

“少爷,少爷。”耿纯小声着对着夏侯杰说道:“那个站在后面的黑脸新生正对着少夫人意淫呢。”

耿纯这句少夫人喊着夏侯杰心里那个爽呀,转过头朝张飞看去顿时火气冲天心里骂道:“玛德,这个死黑皮居然用这种眼神看我女人。”

夏侯杰大声说道:“后排站着那个叫做张飞的黑脸同学,你的眼睛不好好看先生,你怎么会认识猪鹿蝶?”

“夏侯杰同学你的意思是先生是猪咯?”天然替张飞回答道。

“小书童你别血口喷人。”

“我可没有血口喷人,我相信在场只要不是聋子的同学都有听到吧?”

“我家少爷说话哪轮得到你这小小书童指手画脚?”耿纯愤怒着拍了下课桌站了起来。

“同学别冲动。”程立走了过来依旧那阴森口气说道:“有事好商量别动手动脚,那样不好。”

“耿纯给我坐下,上课时间怎么可以动粗。”夏侯杰阴险道:“这种私人问题应该放学后解决。”

“嗯,孺子可教也!”夏侯杰甚至班里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位先生居然支持学生打架:“多多打架是好事,只要不在我课堂上打架就行。”

程立一边朝课中央走去一边桀桀说道:“登顶者破万难,惧怕着死于垫脚,挑战需抱死心,困兽不挣则食!弱者不勤则死!”

言后,他又继续课程。

至于张飞天然估计他已经陷入单相思的爱河了,一整节课下来他的眼睛从未离开过夏侯娟的背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下课的时间终于到了,讲台上的程立说了声下课,缓步朝教室外走去。

此时夏侯杰再度阴魂不散的走到了夏侯娟桌前,看着里边的道:“夏侯娟,今天起我做你同桌吧?”

“不需要!”夏侯娟抬起头邹了邹眉头淡淡的道。

  /酷…j匠-"网唯x一正,;版●,dR其j他√都、/是U盗)版

“夏侯娟你真的不想跟我聊聊么?你看我们俩都姓夏侯,以后要是有了孩子都不愁跟谁姓啊。”夏侯杰用近似乞求的语气道。

“你无耻!”说完,夏侯娟转头不想理睬他。

夏侯杰的脸变的有点阴沉,没再说什么,转身走了,在转身的一刹那瞪了张飞一眼。

“还看!你看了这么久了你还没爽么?在看信不信本少爷把你眼睛挖下来?”夏侯杰把气都出在了张飞身上。

“有的时候管不住自己的眼睛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就不经意的成为别人的眼中钉了,这位同学以后可要小心,这个夏侯杰可是夏侯家的公子,家庭背景不简单呢。”简雍不知何时出现在张飞身边说道。

“是吗?既然他把我当成了眼中钉,那我也不能让他失望啊,燃烧吧我的爱情!”张飞不怒反喜,连忙跑回坐位上,把自己的课桌以及板凳搬到了夏侯娟旁边,并用着全班人人都能听得到的声音说:“夏侯娟同学从今天起我就是你最好的同桌!”

不等夏侯娟回答,夏侯杰猛的回头怒道:“你是在挑战死亡么?”

全班同学都被夏侯杰的愤怒所担忧,在涿县谁能不知赫赫有名的夏侯家族呢?

“你错了,我不是在挑战死亡。”张飞此刻显得很平静也许是因为跟他心目中的女神离得太近的缘故吧:“我是在珍惜一段爱情。”

言后他转身鼓起勇气含情脉脉的看着夏侯娟柔声道:“人的一辈子就是在等待一个人,这个不需要认识多久,只需要明白当她出现时,心会乱跳,俺的小鹿不仅仅乱跳还为你乱撞,很显然俺对你一见钟情!俺喜欢你!”

“黑皮人你在找死么?”夏侯杰怒了,这一刻他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怒气了…

“爱将至启能死?”天然冷冷的语气传进夏侯杰耳里。

“找死么?”耿纯手持扫把冲了上来。

“2v2!谁要是输了就再也不许靠近夏侯娟同学如何?”

“战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