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塾长早已给两人安排好座位,是全班最起眼也是最好的座位,两人回到座位后。

“我们继续刚刚的课题。”邹靖指着沙盘上的被子两字提问道:“有谁知道这两个字?”

同学们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邹靖看了看张飞和夏侯杰,发现两人也没能回答上来心想看来新来的同学智商也不高嘛:“那给你们个提示吧!你们娘亲晚上睡觉时候身上盖的是什么东西?”

同学们陷入苦思的沉默,这也难怪毕竟孩子们睡觉的时间比她们的娘来的早很多。

“弱智题目!”夏侯杰突然喊了起来:“我娘身上盖着当然是我爹。”

听完夏侯杰的答案邹靖有些哭笑不得又问道:“要是你爹不在的时候呢?”

夏侯杰撇了一眼邹靖心想这先生怎么尽是出这么简单的题目,他大声回答道:“隔壁王叔!”

“…这…”邹靖哭笑不得的表情转为无线汗颜黑线。

这时坐在后排的一位美丽可爱的小姑娘解围道:“先生问的是盖,盖的话应该是被子,如果是人的话应该用压。”

“夏侯娟同学果然机智聪慧。”邹靖忙道:“没错这两个字就是被子,人们晚上都要用它盖在身上来取暖。”

“一派胡言!”夏侯杰生气着说道:“这两个字明明就是爹爹,我爹爹每次盖在我娘身上一会儿就会说软了,娘盖着爹爹取软不是么?”

邹靖狂汗一会好在学生们都是未成年对于成人那些事一点也不了解,并没有那个学生发出异样的笑容。

“夏侯杰同学,这两个字才是念…”邹靖在沙盘上又写了两个字郑重说道:“爹爹。”

“乖儿子。”张飞果断回复道,心想:“现在不捣乱更待何时?”

“哈哈哈~”全班同学都因为张飞的话开怀大笑。

邹靖顿时拉下脸,心里也算明白了要是不给这两个新同学一点教训他们是不会安分的:“你们俩给我站起来,把手伸出来!”

邹靖手持戒尺狠狠地在张飞和夏侯杰手上敲打了三五下。

疼得夏侯杰龇牙咧嘴,邹靖这时嘴角才浮出一丝微笑,但仅仅只有片刻因为同样被打的张飞居然依旧嬉皮笑脸的看着自己。

“笑什么笑?傻了么。”邹靖再次怒道:“一点羞耻心都没么?给我站到后面去。”

  a酷/匠'网,,首w◇发

“这种力量还不及我娘亲的百分之一力道呢怎么会让人哭。”张飞言后还不忘丢一记白眼给邹靖。

气的邹靖丢出了一句话:“你今天一整天都给我站着不许座。”

反倒是天然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之所以吴氏会那般无情的揍张飞其实是为了锻炼他抗打的身体。

“母爱在外行人看来还真是暴力,内涵人看那就是伟大吧……”天然情不自禁如此说道,随之摇了摇头甩开这种念头:“对于一个孤儿而言奢求那种伟大的暴力还是算了吧!”

看着张飞乖乖站到最后一排并且好一阵子不说话,邹靖心中的气渐渐消散,天然出师的第一节课在邹靖反复敲打夏侯杰的手掌声中结束。

“休息十分钟,第二节是生物老师程立的课,请大家好好学习。”邹靖走出教室时还不忘瞪了张飞和夏侯杰一眼。

下课后天然走向罚站的张飞身旁。

“你是什么情况?”天然疑惑着朝张飞问去:“被罚站后应该更加激励你的反抗欲望,怎么一言不语?让夏侯杰一个人唱独角戏去了?”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张飞抓起天然的小手放在自己心脏处:“有没感觉俺的小鹿在乱闯?”

“你…你歪男!”天然连忙收回放在张飞胸口的手退了几步:“我卖谋不卖身!”

“别瞎闹。”张飞指着距离自己不远的夏侯娟说道:“俺发现俺恋爱了。”

天然将目光投向正在做笔记的夏侯娟,一张精美绝伦的面容出现在了天然的视线中:“好美好清醇的女孩,难怪你会早恋。”

“不,不是早恋是恋爱,一颗内心深处的种子发芽了,它渴望迫不及待想要成为鲜花,一场华丽永恒的爱在这一刻降临了!”说着,张飞整理下衣裳和发型一步一步朝夏侯娟走来。

‌ “你好夏侯娟同学,看你天生丽质美丽如仙放学后有空?约么。”夏侯杰那烦人的声音抢在了张飞身前。

“不约!”夏侯娟精致的脸蛋上露出一丝厌倦之色。

“不考虑考虑?”夏侯杰接着说道:“如果你做了我女人以后有想之不尽的荣华富贵还有……”

“不考虑!”夏侯娟冷冷打断道。

“不要给你脸不要脸!”跟在夏侯杰身后的耿纯跑了上来怒道:“我家少爷看上你是你祖上几辈子烧下的福气你懂么?”

“夏侯杰同学,你刚刚高声喊出的学习初衷和你现在所做的事情不符吧?”一位年纪稍微长一点的学生很随意的躺在椅子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说着。

“你是谁?”

“在下简雍。”

看着简雍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夏侯杰怒骂道:“混混不像混混屌丝不像屌丝,你也敢管本大爷的事情?”

“非也,非也!”简雍懒懒散散说道:“我可从头到尾都没管你的事情,我只是说了一句“不和逻辑”的话罢了,你要做什么我懒得去管也没权利去涉及,请随意!”

“少爷,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要不要我去揍他一顿?”

“ 被狗咬了难道你还反咬狗一口? ”夏侯杰压制愤怒道:“今天我们全是栽在这条狗身上了,来日方长!”

言后夏侯杰带着耿纯回到了座位。

“谢谢。”夏侯娟对着简雍轻声说道。

“不用到谢,就怪他影响我睡觉了。”说着简雍又闭目躺在了椅子上呼呼大睡起来。

“这场面不对呀?”天然我有些着急说道:“出去英雄救美的应该你才对呀,你怎么站在哪里傻愣着?”

“她太美了,俺的小鹿乱闯的太厉害了,俺的整个人都要飘了,没办法靠近她太美了,太美了,美得我头晕眼花…哦,对了你刚刚说什么英雄救美?”

“喔!伤脑筋!”天然一只捂住自己脸对张飞也是无语了:“你居然可以把除夏侯娟以外的所有事物都从脑海里隔绝,也是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