卯时刚到,管家就准时来到张飞房间敲门。

“见鬼呀,这么早来敲门!”张飞愤怒声音从房间内传来。

“飞儿你见到什么鬼了?”

“俺…”听到是吴氏的声音张飞睡意全醒连滚带爬地起了床打开房门:“没,没俺在做梦呢,娘亲早上好。”

“赶紧起来洗漱还有今天你穿这套服装上私塾。”吴氏说完将一套私塾的制服递给张飞。

“哦!”张飞迅速穿上衣物快速洗漱后,来到客房叫醒了天然,两人一同吃过早饭在管家的带领下来到了涿县私塾。

私塾长王养年一大早就在私塾楼门口等候着张飞以及一位年纪与他相差无几的少年夏侯杰。

“没想到你们两会同时到啊。”王养年快步迎了上去,笑着道:“我等你们两位很久了。”

未等张飞开口夏侯杰气宇轩扬着说道:“不麻烦私塾长了,告诉我学习的方向就行,我自己过去。”

“不麻烦,作为私塾长为学生排忧解难是我的职责,我带你们过去。”

“本少爷说不要就是不要。”夏侯杰心想少爷昨天想了一晚上的帅气登场,要是你这个糟老头跟着场面多打折啊。

“那怎么行,夏侯夫人有交代……”王养年还未完,夏侯杰冷冷打断道:“耿纯动手!”

夏侯杰身后的书童立刻从怀中掏出一银币,在王养年的眼前晃悠了几下。

“如果你不跟着我这银币的主人就是你了。”夏侯杰淡淡着说着。

王养年见到银币,顿时皱起眉头:“我王养年为人师表怎么可能被这种肮脏的东西收买?

“再加十铜币!”夏侯杰说道:“我就这么多了!”

“我也觉得学生们需要自主独立。”王养年急忙收下钱后还不忘说道:“仅此一次下次别再拿这种肮脏的东西诱惑我了,我受不了诱惑!”

王养年收下银币后转身将那猥亵且带满罪恶笑容的转移到张飞身上。

“别这样看俺,俺没钱。”张飞见‘来者不善’忙道:“俺娘亲管的严!”

王养年回想多年跟师妹相处,也深知师妹的为人处事以及对孩子的教育。

他侧过脸收起那猥亵的笑容说道:“前面直走第一个弯左拐看到写有一号私塾的教室就是你们学习的地方了,我就不送你们过去了。”

言后,只见王养年一脸笑嘻嘻的摸着银币离开了。

“我呸,什么为人师表就是一条狗!”夏侯杰对着王养年远去的身影冷哼道:“还不是在少爷的金钱下乖乖臣服摇尾巴。”

“少爷威武霸气!”书童耿纯急忙附和着。

“走,陪少爷闪亮登场去!”

让天然没想到的是一号私塾的学生都来的很早,从门外就能听到悻悻学子们朗读声,正打算敲门就见夏侯杰抢在自己前面一记自认为很帅的飞腿扫向这扇木门,“呯”的一声。

立刻紧跟其后的是“啊!”的一声夏侯杰凄惨的喊声响起。

只因木门没有被他想象中的那般飞出,只踹穿一个小口,踹出去的小腿硬生生地卡那小口里。

“少爷,少爷!”书童耿纯慌忙道:“少爷你没事吧?”

“你眼瞎么?”夏侯杰生气着:“赶紧把着扇门给我拆了。”

“哦,哦!”耿纯接到命令后和夏侯杰用了同样的方法,猛踹木门结果连他的小腿也被木门卡住了。

“天然这两个人…”张飞笑道:“好逗哦!”

不仅仅天然笑了,就连发现门外大动静的学生们打开门后,见到两人挂在门上下不来这样的画面都不由着纷纷大笑起来。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一位三十左右男子皱着剑眉走了上来。

“先生快救救我,我被夹着好疼。”疼痛令夏侯杰龇牙咧嘴。

“呜呜……呜呜……”耿纯哭道:“少爷我也被夹的好痛,好痛…感觉要断了…要断了…呜呜!”

“哦,你们就是私塾长说的今天新来学生吧!”这名男子面对两人的举动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你们的出场方式很特别,不过在我问你们名字之前我要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邹靖是你们的先生。”

“别扯犊子了,快救本少爷下去。”

“好吧,先救人,关于赔损费用放学后你找私塾长聊。”邹靖说完,神色一聚双手举起对着木门,体内元素能量催动大喝一声【一道震】。

“轰!”一声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木门被震的七零八碎,至于夏侯杰和耿纯的吼叫声更是翻了一倍。邹靖看着两人会心一笑,心想:“不给你们点教训以后还得了。”

“天然怎么办?”张飞靠近天然耳边小声说道:“这先生会武术俺们反他会不会有危险?”

“你怂了?”天然摊了摊手说道:“那你就乖乖学习吧,反正和我这个钟点工一点关系都没。”

“别,别,别这样呀。”张飞连忙说道:“俺老张什么时候怂过!”

“那就大闹一场!”

“要怎么闹?”张飞小声问道。

  ●酷\N匠:网4正-F版Z9首z|发T

“所有事情都跟他反着来!”

“高明!”张飞伸出大拇指对着天然点了个赞!

“来大家一起鼓掌,欢迎新同学做个自我介绍。”邹靖拍着双手对着张飞和天然说道。

“等等……”声音是夏侯杰的:“让我先来!”夏侯杰拐着腿走上前,甩了下非主流的发型,心想:“风头怎么可以被这个又黑又丑的家伙抢去。”

“我爹娘希望我成为一个杰出的人,所以给我取名夏侯杰,我很困惑因为我家太有钱了,所以大家觉得我就是无所事事的大少爷,我很苦恼我的仆人太多了,导致我不论做什么都不需要亲力亲为,我很揪心我想发光,我不想凡事都靠别人,所以我来到了这里,我要学习,我要奋斗,我要用知识充实自己,我要用生命的力量去改变,去创造一个让我甚至整个夏侯家族都感到骄傲的人才,我努力的目标不是超越谁谁谁,而是努力到感动自己因为每个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成功后我要大声告诉我爹娘他们的杰长大啦!”夏侯杰越说越大声,越说越生动,以至于感动了许多人,同学们不约而同地纷纷给他掌声。

“呜呜……少爷你太威武了!”耿纯在一旁感动着嚎啕大哭。

“俺靠!这也太能扯了吧?”张飞在心里默默吐槽着。

“夏侯杰同学你说的太好了,老师为你骄傲!”邹靖说完看向张飞:“有请这位同学做个自我介绍。”

“俺叫张飞字翼德, 因为俺娘叫吴氏,谐音无事生非(飞),为什么字翼德呢,是因为俺爹娘第一次啪啪啪就成功命中,爹娘都觉得很容易就得到我所以字翼德。”张飞说完,全班同学早已经笑开了。

“这位同学你的介绍可真是幽默。”邹靖有些尴尬着说道:“还有其他的么?”

“还有他。”张飞指向天然:“俺的好兄弟,跟俺一起读书。”

邹靖看了看天然有些疑惑,富人家的孩子带个书童这是很普遍的。但大部分都是带个稍微年长一点的可以帮忙做事的书童哪有带个这么小的书童啊。

邹靖看着四人和蔼的说道:“夏侯杰同学张飞同学,以后们就是一号班这个大家庭中的一员了,希望你能够很快适应我们这个大家庭和班里的同学共同努力为一号班争取更多的光荣和骄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