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飞一张口,天然的表情立刻变得苦涩起来,他捂住耳朵:“你这嗓门加上你这智商其实也配当一头野兽了。”

  “俺当不了野兽,不信你看。”张飞脱下裤子露出小丁丁:“我娘亲说“尾巴”长在前面的就成不了野兽。”

  “滚啦!”看到张飞掏出宝贝天然顿时有种骂街的冲动:“赶快把你的“尾巴”给我收起来。”

  “可它好像想吐水呢?”

  天然实在忍无可忍破口骂道:“赶紧让它滚回去,继续喊救命!在不喊你这辈子都别想尿尿了!”

  张飞见天然突然发怒只好一脸无辜的收起前面的“尾巴”,继续喊着救命!

  “嘎吱~”

  “不会这么倒霉吧?”

  “救命啊~救命呀~”

  眼见着大树就要倒下,野山猪更加卖力撞击,然而就在大树几乎倒下的同时。

  从不远处传来马蹄声,片刻间便见两骑奔来,骑在前头的紫衣少年手挺大槊飞马而来,另一白衣少年则手持双剑冲杀而至。

  野山猪似乎感受到了生命危险,它立刻舍弃了天然和张飞将攻击转移到白衣少年和紫衣少年。

  “公孙兄,小心野山猪的正面冲击。”白衣少年提醒道。

  “刘备你我此次前往洛阳拜师,要是连区区一头野山猪都不敢正面迎战,又有何脸踏出故乡土地,拜大儒门下?更别谈日后除恶扬善?”

  }酷y匠"网#k唯!v一正3版I,s其L*他Pd都r8是c盗*7版

  言后公孙瓒挥舞手中大槊正面迎向野山猪的冲撞:“畜生接我一击「大槊之盖式」。”

  “哼~哼~”

  “哇,太厉害了,居然把那头臭猪打的哇哇大哭。”张飞兴奋着拉着天然说道:“你知道他手上那把武器叫啥么?”

  “我怎么可能知道。”天然一点兴趣都没的说道:“这世间各式各样的武器多则上千乱则上万,我怎么可能全部都知道,最重要的是还不是一把神器!”

  “那俺来告诉你吧,那叫大槊所谓的槊是由硬木制成,分槊柄和槊头两部分,槊柄一般长六尺。槊头呈圆锤状,有的头上装有铁钉若干,有的槊柄尾端装有鐏。其主要技法有三式,扫式、盖式、霹式。”

  “哟!没想到你对武器还挺了解的。”天然真是大感稀奇。

  “那当然,俺家虽然是卖猪的,但那些都是俺爹俺娘的梦想。”张飞摆出一个很酷的动作大声说道:“俺的梦想是成为一名锻造师。”

  天然呵呵一笑带过一切,很显然对张飞的梦想他一点兴趣都没。

  野山猪嚎叫后,浑身上下都是浓密的猪毛突然裹上一层黑色的泥巴,如同添增了一件盔甲一般。

  “这是一头极品野山猪啊。”天然不禁如此说道:“还好它的目标不是我们。”

  “俺怎么没看出来这臭猪哪里极品了?”

  “一般的野山猪只拥有一个绝招,它有两绝招呀?”

  “这俺听过,听说野兽最多就只能拥有三个绝招。”张飞恍然大悟道:“所以拥有两个绝招的野兽就是极品了。”

  “你总算开窍了!”天然继续说道:“极品的野山猪和普通野山猪不仅仅只有技能相差那么简单,在能力上极品野山猪也高出一大截。”

  野山猪硬甲完成后力量集中在腿上,「冲撞」朝公孙瓒猛击来。

  公孙瓒如同先前一般盖式出手,可谁知此时大槊敲打在野山猪身上,却不曾伤它半分。

  公孙瓒大惊之时只见野山猪那巨大的獠牙像无坚不摧的利刃般迅敏扑向自己的心窝。

  「迟缓术」天然连忙伸手丢出一记魔法,让野山猪的行动大大折扣,然而这并不能缓解眼前的危机。

  “公孙兄小心。”千钧一发之际,白衣少年双剑交错而出抵挡住了野山猪那对可怕的獠牙。

  “撑着点。”公孙瓒此时才缓过神,借刘备抵挡之时,他高高跃起大槊当空下霹。

  「大槊之霹式」

  “轰~”大槊正面击中野山猪,强大的冲击力使得公孙瓒手臂发麻,大槊脱手飞出。

  野山猪更是伤的不轻脑袋正中一击,即使硬甲后的它还是感到有些晕旋。

  “看俺专业的来ko它。”张飞高高跃起接住被震飞的大槊,将它柄头朝上趁着野山猪旋晕之际对准了野山猪的屁眼来了个一探到底。

  对于从小和猪打交道的张飞而言找到猪的弱点太过于简单了,野猪虽然皮糙肉厚但它的臀部那一带并非如此,这菊口的一探到底用的巧妙无比。

  只见野山猪菊口大量鲜血不断地涌出,野猪发出震天的嘶吼,张开大嘴想乱啃一气,却被刘备的双剑抵挡着,直到它鲜血的流失使得它的力气飞快的丧失掉,它已经无力再站起身了!

  看着眼前的这野山猪,死亡的全过程天然有些心酸,地上的血水和泥土混合成血泥,野猪的獠牙掘起的土块混合着嘴里的沙土,以及肝肠穿心时的挣扎……。

  “得救了,得救了!”相比较下常年屠夫生活的张飞,他就明显轻松许多:“谢谢两位大侠出手相救,走去俺家吃吃喝喝俺请客。”

  “见义勇为乃大丈夫所责,不需图所报酬。”白衣少年收起双剑准备上马。

  “等等,等等…”张飞热情似火:“俺只是想结交你们俩大侠,俺跟你们说啊,俺的梦想就是行侠仗义,平天下不平之事。”

  “你刚刚不是说你的梦想是锻造师么?”天然冷不丁着一把冷水浇下。

  “那只是其一啦,俺一共有上百个梦想。”张飞黑脸不由着露出一丝羞红:“我知道也许我的梦想多了点。”

  “这……”刘备显得有些为难将目光转向公孙瓒。

  公孙瓒面色难看,一语不言勒马行远。

  “他怎么走了?”张飞一脸茫然着问道。

  “估计是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吧。”天然回想起公孙瓒面对野山猪时说的第一句话,很显然凭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一个人对付一头极品野山猪。

  “这位小兄弟真是慧眼,公孙兄生来就是这样性格。”刘备指着张飞说道:“此次若非小兄弟你出手我们也许都栽在这獠牙上,对性格高傲的公孙兄而言确实是一种打击。”

  “什么乱七八糟的?”张飞大声喊到:“俺怎么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俺们不是赢了么?赢了为啥么还不高兴?”

  “你智商漏,跟你解释挺麻烦的等你在长大点就懂了。”天然再次无情地吐槽张飞。

  “哈哈。”刘备被天然的话逗笑:“两位小兄弟还真有意思。”

  看着刘备上马就要勒马而行,张飞赶紧问道:“真的不去俺家吃喝一场?”

  “小兄弟的好意备心领了,此次前去洛阳拜师重不可拖。”言后刘备马行远去但在林中留下一言:“在下叫刘备,若有缘他日再见,定不醉不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