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金鹏辉吗?”电话那头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

  “对,你是?”金鹏辉有些奇怪,便问道。

  “马上到公司来,四爷有事问你!”那人用命令的语气道,说完便挂断电话。

  “四爷?”他觉得脑中轰的一下“四爷怎么突然来a市了?该不会来处决我的吧?”金鹏辉在路上胡乱猜测着,心中很乱。

  他给方婷打了电话,对方却关机了金鹏辉站在芙蓉公司的大门口,紧闭的两扇玻璃门对他很自然的打开,这间公司他不知来过多少次,对这里可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虽然名义上芙蓉是家贸易公司,但那只不过是这里为方便毒品流通而做的一个幌子,账面上的生意都是与洪天集团其他的子公司之间合作,当然,也可以说成是互相帮助,毕竟如果相关部门来查账的话,没有账目总归是不行的。

  金鹏辉走进芙蓉的办公室,房间中有五个人,一人在房间当中的办公桌前坐着,其他四人黑衣人两站在那人旁边。金鹏辉猜想当中坐着的便应该是跺跺脚z国黑道就要为之一震的四爷了!

  他以前从未见过四爷,四爷有什么事都是联系他的老大胜哥。而他只是胜哥的手下,四爷这等人物岂是他这等小人物说见就能见的!

  金鹏辉小心的打量着四爷,四十岁上下的年纪,头发疏很光亮,一丝一缕的向后背着。鹰钩鼻子,最让他印象深刻是四爷那双不算大的眼睛,仿佛总是眯着的感觉,略向上挑,感觉和一种动物很相近——狐狸!

  金鹏辉站在四爷面前恭敬的道“四爷”

  四爷在桌子上正看着一些文件,自金鹏辉走进房间到现在甚至没看过他一眼,他放下手中的文件,看了看表,对金鹏辉道“嗯,来的到蛮快的,办事还算有效率,怪不得能够得到阿胜的器重。”,“站着干嘛?座下啊!?”四爷的声音很轻柔,没有丝毫嚣张跋扈的感觉,倒显的非常平易近人。

  “可能是外界的传说将这位大哥传的太神秘了吧”金鹏辉心中想着,顿时对四爷的印象在心中拉近不少,同时恭敬的坐在了前方的椅子上,这张椅子,他在芙蓉这么多年不知座过多少次了,不同的是,他面前的人已经从胜哥换成了四爷。

  四爷端起桌子上的茶杯,看是刚沏不久,还在冒着热气,袅袅茶香飘到金鹏辉的鼻子中,让他精神顿时放松了不少。

  四个黑衣人依旧站在四爷身边,神态肃穆,仿佛没有呼吸一般。

  “你跟阿胜多久了?”四爷一边喝着茶一边随声问道。

  “在有两个月就四年了”金鹏辉依旧猜不出四爷找自己的目的,所以就很小心的回答着。

  W更新l“最…c快上o酷y匠=S网

  就在这时,金鹏辉的手机突然响了,因为太专注了,不禁让他感到心头一惊,掏出手机来电显示的是今天来要看他的战友马立新打来的。金鹏辉果断的关了手机,不得不说,在四爷面前,他莫名的感到了一股压力,急忙道歉“抱歉四爷,我进来的仓促,忘了关机”

  “嗯,四年时间便能混到阿胜的助手,果然是个不错的年轻人,你跟我说说现在a市的局势吧”四爷似并没有被那意外打来的电话受到干扰,依旧与金鹏辉问着。

  “a市市区共有32家夜总会,其中有10家达到了年收益150万的规模,而我们的主要收入也主要在这10家场子中,占公司总收入的10%此外,在各个县城也分散有20家,但县城里的我们一直发展的不好,这些场子可能受经济的影响,并没有多少购买力。地下赌场共有6家成规模的,其中有三家是公司的,令三家是一个叫李鹏飞的人开的,那人手中有自己的势力,他是a市公安局长的小舅子,胜哥也就卖了个面子,让他的赌场留在了a市,不过公司享有这三家赌场的15%股份。此外,a市还有一个另一个黑道组织黑龙会的存在,我在公司的这几年内,一直与我们没有冲突。他们手上有6家场子。……”金鹏辉一一的向四爷解释着。

  “嗯”四爷满意的点了点头:“阿胜被杀时,都有谁在他身边?”

  金鹏辉心中一惊,虽然四爷语气依旧随和,但他隐约感到了四爷这问题背后的杀意。

  “我在,还有帮会里的常跟在胜哥身边的三个兄弟,分别是张旭,鬼血,和虎子”虽然,心中有些忐忑,但他依旧面色不改色的说道,金鹏辉清楚,如果四爷要追究,他们几人是躲不掉的,倒不如坦诚面对,在说保护老大不利,总不至于丢了性命吧。反正他已经想要退出了。

  “给你两个月时间,平了李鹏飞和黑龙会,那三个没能保护阿胜的兄弟也不能留!!事成之后你就是a市的老大”四爷说的很平淡,平淡的就像吃饭时对这服务员点菜一样,但不同的是,如此平淡的一句话,不知决定了多少人的生死。甚至还包括帮会里的兄弟。

  金鹏辉依旧静静的坐着,并没答话,他为自己刚刚的天真感到可笑,坐在自己面前的可是黑道四大势力之一的掌控者,四爷!自己这是第一次见到四爷,刚刚竟天真的以为对方有些平易进人。

  他略想了想,道“四爷,您的吩咐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件简单的事,能不能让我考虑考虑”

  当然,金鹏辉没想过答应,他现在每天想的是每次回家方婷会为他准备一桌什么饭菜,自己该给儿子买些什么玩具,不得不说,方婷的温柔,已经将金鹏辉的痞子气息扔的一干二静!所以,金鹏辉说的考虑,是考虑自己如何拒绝四爷同时让自己全身而退。

  “当然,不过我从没看错过人,我相信你的能力对我交代的事情是游刃有余的”四爷很爽快的答应了金鹏辉的要求。同时因为来的很隐蔽,他并不想用公司的车,便让金鹏辉送他到下榻的宾馆。

  四爷似对金鹏辉的感觉不错,很随和的与他闲聊了一路。就像个老朋友一样,丝毫没有高高在上的威严,甚至连此次来在机场看到一位很漂亮的女人,他准备今晚吃了那女人的想法都和他聊了出来。

  金鹏辉一面开车,一面小心的应付着,在办公室的谈话,他觉的对方像条温顺的毒蛇,表面上看去对你很友好,但冷然间便会对你发动攻击,而且是最致命的攻击,而这一路上的谈话后,他感觉对方不仅仅是条毒蛇,还是条好色的毒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